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2010年,等待市场“忽然认识”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文|CBN记者 崔鹏
插画|陈杨


  我原来在快餐店工作的时候有个同事,和我一样是实习店长,他喜欢上了我们店最漂亮的一个女孩,有一次下了夜班,那个女孩约他去酒吧,他和我们打了招呼兴冲冲的出发了—我记得他牛仔裤的兜里鼓鼓囊囊的,大概里边塞满了杜蕾斯—但是,第二天,他告诉我们,那一夜什么都没发生,他们只是喝酒然后各自回家。一切条件都具备了,干柴烈火的一对男女、夜、杯中之物、酒吧的情色音乐、各种型号的杜蕾斯,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种情况就像2010年,各种让投资者心悸的条件都具备了,高杠杆的金融产品、高风险的市场、流动性过剩、通胀预期,另外还有多变的货币和产业政策,但是对绝大多数人的财富来讲,2010年几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也许人生本来就是这样的,奇迹总是在很少的年份才会出现。
  还是按老规矩,现在让我们来做一件非常庸俗的事情,看一看我们理财版在2010年的投资建议的准确率怎么样。之所以说这个事情庸俗是因为首先我们总是反对预测的,但是又总是为了自己预测正确而欣喜为预测错误而颓丧;其次是在此我们还要嘲笑其他预测者的预测。
  根据经验,“分析师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确是一句真理。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所有的分析师都在争论整个市场是会出现“V”型走势还是会出现“W”型走势,结果股市基本上呈现一条直线。当然可笑的还不止是分析师们,我们的预测也同样是不太靠谱。我们曾经认为在2010年,如果投资于银行、钢铁,那么这个投资者的年度亏损将达到10%—20%。当然,如果采取我们一直坚持的小步慢跑投资法,会把这种损失减小到0—5%左右,但是这个成绩也比整体市场水平要差很多。如果可以的话,在这里我们还要提到长期投资。在流动性增加的情况下,很多有价值的股票却都在下跌,这对于投资者来说不是坏事,因为那些便宜而有价值的公司在这种时候并不难找。从这点看来,价值投资这些理念用途广泛,它既是价值追求者的启明星,也是预测错误者的遮羞布。
  我们也有预测对了的一部分,比如周期性公司中的有色、煤炭在2010年的增长幅度都不错,很多有色公司的价格在2010年上涨了一倍以上。这些产品的公司就像广发证券的朱平所说的那样,那些公司已经走出了周期性的低谷,收益已经开始上升,但是市场对它们估值的提高需要一种“忽然认识”,这种忽然认识可能是一个政策一个突发事件或者是一个杰出周期性公司业绩的明显改善。如果这种“忽然认识”不来怎么办?投资者就等待它到来吧,它总会出现的。
  在所有我们的预测中,黄金价格的预测离谱程度是最严重的,我们本来认为经济会在2010年走出迷茫,人们对黄金的依赖会有所降低,美元价格会保持比较平稳。但是世界经济似乎还是和2009年一样没谱,而且欧洲的国债危机也越来越不可测。黄金价格总是和衰退魔鬼站在一边,在2010年,它的价格还是屡屡创出新纪录。如果一个投资者孤注一掷地在年初买入黄金,一直持有到年末那么他的投资收益将有30%左右。
  据布隆伯格的资讯数据显示,在2007年以后世界黄金使用量一直在下降,2008年比2007年使用量下降一成,而2009年比2008年更是下降了接近两成,在印度很多消费者已经减少对黄金饰品的购买,原因很简单,那些黄澄澄的链子太贵了。
  人们也许愿意把更多的黄金用于投资,不过黄金投资市场上也有问题。由于黄金价格上涨的火箭速度,这就值得骗子们在做假上花一番功夫。比如金属钨的比重和黄金很接近,如果在金条中灌入钨的话,即使用比较复杂的手段,这种钨条也很难分辨出来,造一根钨金条的成本在5万美元,而一根纯金条的价格大概有50万美元。如果很多黄金基金公司的仓库里藏的金条只能去做灯泡丝,那将对黄金价格是个大的冲击。不过话说回来,黄金这种东西的价值真的很难判断,因为它的价格完全依赖于人们的心理偏好,价值投资者也许根本不应该去管它。
  对于大城市房屋的价格,我们的预测是准确的,这些年的房屋价格就像在高速公路上开车,2009年处于加速阶段,不管是投资者,刚需们还有旁观者都感到晕眩,而2010年这种加速得到了缓解,在一些一线城市的房屋价格似乎真的出现了缓慢的下降。除了急于出手的投机者,光从房屋价格曲线上说,这是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结果。
  2010年的投资,就像我们年初说过的,可能进入了新常态时期。也就是说,投资者的收益将在不短的时间里保持一种比较低的收益率,这个比较低是相对这个世纪前六七年而言的。新常态的说法和美国非常流行的“婴儿潮”对投资市场地预期有暗合之处。1993年,美国的哈利·登特曾经写过一本《繁荣可期》—据说登特从1980年代就开始准确地预测股市,不知道这种神奇的能力和与他名字相似的哈利·波特有没有关系—他指出了资本市场和人口增长率之间的关系。
  在1945年左右出生的美国人在1990年代正好是45~50岁,这些中年人有着最强的消费能力和投资能力。所以在这个时期,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最为繁荣,而在2000年以后,随着婴儿潮一代的退休,这种繁荣也将随之消退。登特预计,资本市场最后将在2010年崩盘,这是因为婴儿潮一代的人将会在自己退休的时候,大量在资本市场赎回投资换成现金度过晚年生活。
  2010年资本市场并没有如登特预期的崩盘,其中一部分功劳应该归于美联储的极低的利率和大批量的印刷钞票。政府通过通货膨胀把婴儿潮一代从市场上拿走的退休金稀释了,这种稀释工作可能在以后的好多年都将会延续,婴儿潮一代由于资产被稀释,所以可能还要继续进行投资,这也许将会让景气延续。
  就像在周期性产品市场上一样,投资市场也需要一个对价值的“忽然认识”,当这个认识出现的时候,投资市场就会转好。而如果它没有出现,投资者最好的方法就是“继续等”。


2010年最影响公司人资产状况的敏感词

 流动性泛滥
  最可恶的事情是什么,就是你知道一个地方在不停地把钱以极低的价格出售,但是能买到钱的不是自己。流动性泛滥对一般公司人来说,基本上就是指不希望涨价的东西都在涨价。

 股指期货
  股指期货,这个幻想中的投资产品明星。推出后很快就成了专业投资者和交易狂的玩具,总的来看这个玩意对市场的价值发现毫无价值。

 加息
  加息听起来很热门,在央行第一次加息以后,所有人都在议论它。实际上,加息对公司人的影响很小,它伴随的一些财务问题,其实都不是加息造成,而是加息的原因造成的。所以总的来说,不要对加息过于敏感,除了房屋贷款会稍微增加,其余的几乎不关你的事。

 通货膨胀
  通货膨胀的预期与我们去年的预计差不多,属于温和的通货膨胀,但是对通货膨胀最为敏感的恐怕是那些经常在外就餐的公司人,因为食品和基层服务劳动力收入上升幅度比较大,所以这些公司人会感到通货膨胀真的来了。不过,为了保卫自己的财富水准,多回家陪陪老婆孩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房价
  2010年中国大城市的房屋价格是比较稳定的,在货币泛滥的情况下,这个结果真的是不容易,政策当局在这个问题平衡把握上的拿捏,在2010年令人赞赏。
  80%的房地产报道是矛盾的,没人知道中国房地产会怎么样。
  不过,如果有公司人喜欢看现在电视秀里的劝架节目,可以统计一下,有多少劝架案例是因为房子引起的。在上海的“老娘舅”里我统计了一下,因为房子而引起的家庭纠纷,大概能占到所有节目的80%。如果房价下跌,会不会导致家庭纠纷减少?很可能房屋价格的泡沫和房屋引起的纠纷之间存在着一定关系。

 加薪
  对于绝大多数公司人来说,只有加薪是最实际的财富获得方式,所以在这个年代,还是更多的投资给自己吧。

 创业板
  关于创业板,我听到一个投资专业人士的见解是,创业板的积极意义在于,在创业板套现的创业者们不会拿套现的钱去“吃喝嫖赌”,他还会再进行创业,再做一家所谓的创业公司,再次套现。不过,也许这些创业者套现后去“吃喝嫖赌”对整个社会消费的拉动比他再去弄一家创业公司,再上市圈钱来得还要积极一点。

 海外投资
  把部分钱投资到更稳健市场是个好主意,这不一定让你获得更好的收益,但会让你避免更差的亏损。没必要再去寻找风险更高的新兴市场了,因为我们就是。

 买黄金
  如果黄金已经增加了你的财富,也别太迷恋它,因为还是那个原因,你没法分清黄金到底有多少价值。其实黄金的市场价格起码有70%要靠市场的“忽然认识”来支撑,如果在某些情况下,人们“忽然认识”黄金没什么价值,那么它就会变得不值钱。

 投机“收藏品”
  这个圈子骗子的产出量总是比机会要多得多,如果有公司人听了某个“专家”的话后,开始相信那些核桃、橄榄核除了砸开吃之外,还潜藏着巨大财富的话,就应该去星巴克买一杯冰咖啡,然后在一个角落里冷静冷静。记住,再好的核桃也只能卖35块一斤。

 第二套房
  用房屋作为投资标的涉及道德问题,这在很多市场或者很多时期都是不曾有的。但是如果不允许用房屋来投资,对于一般公司人来讲,还有什么更好的投资标的么?关于一线城市第二套房贷款问题成了政策当局的一个态度窗口。

 房租
  如果租售比过低,比如说买一个房子要花的钱足可以租这个房子40年,那么人们为什么要买房?2010年对这个问题作了一定的解答,租售比过低存在两个可能性,一个是房屋价格下跌,但也可能房子租金上涨。有人认为租金上涨是个阴谋,我觉得这是愚蠢的想法。因为如果有谁能控制整个城市房屋的租价,为什么一定要等到2010年再让它上涨。总之,房屋租金上涨再加上食品生活成本提高让中国大城市的挤出效应更加明显了。

 房地产保有税
  如果房地产保有税达不到它希望起到的作用,那么这种税收就可能是一种“坏”的税收—其实从广义来讲,税收没什么好的—而且中国缺乏征收房地产保有税的合理架构,所以如果房地产保有税征收,除了增加腐败的机会和国家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以外,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投资移民和留学价格
  2010年,投资移民和留学的价格都上涨了,这对于很多中国公司人来说不是个好消息。很多国家对中国实施涨价策略—其实他们投资移民价格上涨不只是对中国人—并不是对中国人更讨厌,而是他们那里就业真的需要更多的资金来解决。
  联系编辑:fuqiaolin@yicai.com              

 

更多精彩请关注:http://www.cbnweek.com/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