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无限风光在险峰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全国性的物流公司将是考验中国投资界和实业界实力、眼力和胆略的最佳试金石。
《商业价值》杂志 刘湘明|文
    2010年国内电子商务的火爆,在新年到来之前被狠狠地踩了一脚刹车——由于节前购物量猛增,物流环节直接被压垮,很多电子商务网站根本无法兑现自己的送货承诺,大量货物淤积在仓库里、甚至送货的路途中。
    物流不仅是把商品送达客户的渠道,更是虚拟的卖家与客户的第一甚至唯一的实际接触点,在物流上体现的一系列服务质量——准时、规范、专业等诸多体验都在时时塑造客户对于整个电子商务品牌的认知和态度。其作用之重要,根本无需再着笔墨强调。
    如果画一张中国的商业版图,会发现和北京的交通状况非常类似——规划宏大但瓶颈甚多:整个行业对于商业模式和战略的思考能力、管理和执行能力,再到与之配套的物流和服务能力依次严重衰减,呈现出头重脚轻的泥足巨人形象。
    这种严重的失衡,让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机会——中国缺乏一个甚至多个能够提供优质可靠服务的全国性的物流公司。
    这种情况与美国上世纪60年代的情况非常类似——当时美国也正在进行经济结构调整,服务业和高技术产业正在兴起,原有的原材料和生产基地相距很近的大规模工业生产时代已经过去,设计、生产与原材料基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这就使得对于小宗、高价值、高时间要求的物流需求越来越高。这时候,有个叫弗雷德·史密斯的年轻人考入耶鲁大学,当时他就已经看出传统的物流运输已无法胜任现代商业社会的要求。他认为创立一家隔夜快递公司是非常必要的,并专门为此写了一篇论文。
    1969年,在他从越南服役归来后,就开始着手准备,并于1971年成立了联邦快递公司。1975年7月,联邦快递公司实现首月盈利;1977年,公司年度收入突破了1亿美元;1978年,联邦快递上市;到了1999年,联邦快递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隔夜快递公司。
    这是一个典型的时势造英雄的创业故事,看了让人热血沸腾。中国与美国在国土面积上非常接近,而经济总量的差距也在不断缩小,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我们很有理由期待中国的“联邦快递”会很快出现。
    前景看起来非常美好,那是因为大家没有看到联邦快递从创立到首度盈利之间的故事。弗雷德在公司创立之初信心满满,但是市场根本就没有准备好,一方面没有法律条例的支持(根据美国1938年的《联邦航空法》,只有载重量不高于7500磅的小型飞机运输货物才不必向政府申报),他的新公司很难和其他大航空公司甚至是美国邮政总局较量;另一方面,因为投入资金太大,投资商怕承担风险,都在观望。1973年,联邦快递向全美25个城市提供服务,第一天夜里运送的包裹只有186件。在前两年多里,联邦快递亏损了2930万美元,欠债主4900万美元。后来弗雷德的一个员工回忆,公司初始的三四年里,有五六次都濒临破产。弗雷德最终把自己的850万美元身家都投进了公司,在一次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甚至用700美元从拉斯维加斯赢回了2.7万美元为员工发薪水。但最终,他还是凭借他的精神和能力打动了投资人,最终融资9600万美元,创下美国商业史上单项投资的最高纪录。1977年,他为废除已经过时的《联邦航空法》而进行的斗争也取得了胜利,他终于可以购买一批载重4.2万磅的波音727飞机。
    所以,成就这样的传奇需要几个极其严苛的条件——一个坚韧决绝的企业家、一群有眼光和勇气的投资家以及提供支持的法律环境。这些,中国都准备好了吗?
    原文链接: 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3167.html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