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坦塔维:接过穆巴拉克的“枪”

坦塔维:

接过穆巴拉克的“枪” 

 

很显然,坦塔维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他甚至没来得及拉上几个盟友

 

 

文 | 王锦文

 

对于不少人来说,埃及总统的头衔似乎是穆巴拉克这个名字的前缀,因为近30年来,这两个名词就一直牢牢绑定在一起。但是,惯性被打破的速度往往超乎人的意料。在位30年的穆巴拉克,带着家人离开了开罗。埃及的头号人物变成了穆罕默德.侯赛因.坦塔维,一个拥有军事科学硕士学位的埃及元帅。

 

拥有21枚勋章的战争英雄

 

穆巴拉克辞职之后,76岁的坦塔维接手了国家事务。与身着西装但却表情异常坚毅的穆巴拉克不同,坦塔维虽然身为埃及武装部队总司令,穿着军装的他表情却要柔和许多。可是,或许他的表情属于高明的“战术伪装”,因为跟1952年革命以来的所有埃及掌权者一样,坦塔维也有强硬的心和强力的军方背景。

出生于埃及南部地区努比亚的坦塔维,21岁就加入了埃及陆军,作为新兵蛋子的他参加了苏伊士运河战争。当时,英法为夺得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与以色列联合对埃及发动了突然袭击,而坦塔维与袍泽们对外来侵略进行了英勇的反击,他也在硝烟和战火的磨砺中迅速成长起来。

男儿功名马上取,深谙此道的坦塔维的履历可以作为中东各类大规模冲突的一个注脚。自那之后,他还参加了1967年的 “六日战争”和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两次对以色列的战争,当然,也没落下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

由于作战勇敢、思路清晰,坦塔维深得上级赏识,一路从基层军官擢升,历任野战军参谋长和司令等职。从1991年起坦塔维就担任埃及国防部长,并于1995年成为埃及武装部队总司令,并拥有军队中最高的元帅军衔。

在戎马生涯中,他共获得了来自埃及、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的科威特解放奖章在内的21枚军功章。

军队是坦塔维的根基,虽然有人担心他在军队中的支持率不足可能对他的前景造成影响,但出身行伍的坦塔维将军队视为保护宪法和国内稳定的利器。2008年地方选举前,他曾发出信号称,愿意借助军队控制埃及最大的反对派 “穆斯林兄弟会”。

 

保守派展现新干劲

 

在临危受命成为埃及的副总理前,坦塔维一直保持低调的生活,并不常在公众场合露面。但事实上,比穆巴拉克年轻7岁的坦塔维早前就曾被认为是总统的可能人选---虽然大家都没有料到权力会以这种形式交接。很显然,坦塔维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他甚至没来得及拉上几个盟友。

尽管坦塔维当过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武官,在外交领域却没有得到强援。和坦塔维打了几十年仗的以色列对他颇有微词,近年来,以色列官员一直抱怨坦塔维不愿在埃以边界方面配合打击武器走私。他们抱怨道,当穆巴拉克全力配合以色列时,坦塔维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美国人虽然需要坦塔维来避免埃及与以色列爆发新的战争,但他们也对坦塔维评价不高,一直认为坦塔维是穆巴拉克的忠实追随者,甚至称其为“穆巴拉克的狮子狗”。在他2008年访问华盛顿前,美国驻开罗大使馆向美国国务院呈报的一件电文中评价称:“他和穆巴拉克全心全意维持政权稳定,维护现状,直到永远。他们根本没有从事任何变革的干劲、意向或世界观。”

在这份维基解密揭露的2008年美国外交电文中,美国人承认坦塔维“富有魅力且彬彬有礼”,但也称其“年事已高,不愿革新”,数十年来一直用心维护同伙的利益,他力抗政治和经济改革,认为改革有碍中央政府的权威。

在穆巴拉克下台后,坦塔维用实际行动反击了这一被美国人贴上的标签。目前,掌管埃及的军事委员会宣布将在10天内完成对埃及宪法的修改工作,由一位退休法官所领导的委员会负责拟定宪法的修改草案,修改之后的宪法将交给埃及公众来进行全民公投---这就是坦塔维带给埃及的新的变化。

 

年轻副手亦受关注

 

和前任相比,坦塔维远离西方世界“违反人权”的指控,这与埃及情报和警察机构的不少高官有很大不同。外界认为与野蛮和腐败的警察部门相比,军队看上去更能让埃及人接受,这可能将帮助坦塔维获得一个“蜜月统治期”。

坦塔维是埃及政府过渡期间最有权力的军事人员,他非常谨慎,熟知国家体系,而且较有经验。尽管如此,很多人仍然认为坦塔维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最高领导人,因为他的高龄和不佳的身体状况是重大障碍,也有人认为坦塔维缺少政治野心。因此坦塔维的副手,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的二号人物、埃及武装部队总参谋长萨米.哈菲兹.阿南中将也受到世界关注。

出身空军的阿南要比坦塔维年轻13岁,1967年进入埃及空军服役,同样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勇将,参加过埃以战争。几天前,陪同穆巴拉克前往沙姆沙伊赫的正是阿南。与坦塔维相比,阿南更加年轻,如果半年后脱掉军装参选的话,阿南更有可能在政府部门获得更高的职位。

阿南也似乎更受到美国人的认可,与阿南共事的美国人表示,阿南聪明且具有创新精神。美国陆军退役中将史蒂文.惠特科姆2007年时曾邀请阿南夫妇到他家做客,惠特科姆同忆说,阿南曾抱怨穆巴拉克为了应对政治和经济问题而削减军事预算,这对埃及军队产生不利影响。

看起来,阿南更担心伊朗在中东的势力,这正是美国最看重的安全重点之一。据一份电报显示,阿南曾在2009年4月时“强调解决阿以冲突的重要性,以便阻止伊朗干涉该地区事务。”三个月后,时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戴维.彼得雷乌斯告诉阿南,埃及成功压制了哈马斯这个巴勒斯坦的伊斯兰组织,从而削弱了伊朗的影响力。

在埃及动荡中的表现似乎又为阿南在美国人眼中加了不少分。美国官方表示,阿南将军曾在打给华盛顿的几通电话中明确向美方表示,他所带领的军队不会朝抗议者开枪。

不管是现在走上前台的坦塔维还是充满希望的阿南,他们接替了穆巴拉克的职权,但却没有接受埃及总统这个头衔。现在坦塔维被称为国际事务掌管者,而埃及总统府的网站至今仍在重建中。■

媒体来源:[文章]
(C) 《瞭望东方周刊》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