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世博后世界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文|CBN记者 杭晓琳 顾燕萍  实习记者 赵蓉



  2010年10月30日,下午4点。

  位于外滩附近的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拍”)内,最后一声锤音落定,世博展馆“湖南馆”的主体建筑和馆内4件展品分别寻获3位新主人,总成交价为4332万元。此时,距离上海世博会结束还剩一天,湖南馆成为世博展馆整体资产拍卖的“第一拍”。

  上海国拍副总裁王坚坐在现场,目睹拍卖会全程,当湖南馆主体建筑以3040万元成交时,他有些意外,招商时曾经试探过买家的心理价位,预估成交价会在1500万至2000万元,这也是湖南馆的造价。

  这真是一个让人惊喜的价格,也让王坚意外之余兴奋起来。但并不是每一个场馆都进入了拍卖会。

  在世博园内,各个展馆的拆除正在进行中,最迟于2011年4月30日之前必须全部完成,所有展馆在那之前,都将有个最终归宿。关于大多数场馆的去向以及世博园保留建筑、土地的使用的最终方案,预计将在那前后确定下来。

  “政府没有公开规划,业内现在也不会因为某某说了就会更在意一些,还是等详规出来再说吧。”中原地产研究部总监宋会雍说。

  人们在等待最终方案,但这并不容易。

  2005年的日本爱知世博会后,全部建筑物都拆除了,恢复了爱知青少年公园的原貌,唯一留下的是通向世博园的磁悬浮列车—在此之前,日本政府曾打算将此场地作住宅用地规划,后由于居民反对,只得作罢。

  大多数世博会都是如此:建立临时建筑作为展馆,会后便全部拆除,只保留几件标志性建筑作为纪念或城市公共设施。

  例如埃菲尔铁塔,这个庞然大物正是诞生于1889年巴黎世博会。在世博会期间铁塔便靠门票赚得了140万美元,而最初的预计造价仅为160万美元,再加上政府补贴的30万美元,埃菲尔在博览会结束前就已经完全的收回投资。现在,它每年依然要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300多万游客。

  但第一个真正对其展览馆和场地进行全面开发和利用的是西班牙塞维利亚世博会。

  塞维利亚除了保留了具有日常使用价值的阿拉米罗大桥之外,当时世博会场馆60万平方米有60%被利用或改建。有26个国家的展馆被保留使用,包括法国、葡萄牙、芬兰、奥地利、加拿大等国的展馆,而这其中有14个展馆原本并不是永久性建筑。

  阿拉米罗大桥的设计师为圣地亚哥·拉特拉瓦,他的另外一件与世博相关的设计是1998年葡萄牙里斯本火车站。

  里斯本世博会园区的使用同样是一次成功的商业规划。结束后,整个园区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公园:万国公园,许多商店安家落户,成为里斯本最现代化的一个新兴城区。里斯本火车站是为1998年里斯本世博会所需的交通中转而建,但拉特拉瓦的设计将这座火车站变成了一个完善的交通枢纽。2001年,它被评为欧洲最安全的火车站。

  世博园区在世博后的规划和使用对于上海而言,是一个新的尝试—北京奥运会后的场馆使用到现在都还不算成功。

  “最初在申博时,世博注册报告里面曾经提到世博会后后续利用,世博园可能会成为国际贸易功能区。但这只是初步建议。”上海发改委副主任、上海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肖林说,“之后,一直是以办博为主。”

  肖林是“世博后研究小组”的成员之一。

  “世博后研究小组”成立于2010年3月,上海市长韩正任组长,常务副市长、上海世博会执委会常务副主任杨雄担任副组长,具体组织协调上海世博后的各项规划任务。参与进来的还有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上海市发改委、上海市发改委研究院、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市社会科学院、上海市委宣传部等。

  这个小组在讨论了9个月后,形成了一个初步规划思路—在此之前,上海世博会保留建筑之一,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已经开始了商业试运营。

  “世博园区作为国际文化交流、文化创意、博览展示、会展、博物馆、国际组织、跨国公司的集聚地,最大的特点是多功能区。不只是商务和商业开发,既是经济聚集区,又是文化交流区域,还是市民活动中心。定位是以人为本、集商务、休闲、文化为一体。”肖林说。

  在此期间,上海国拍副总裁王坚等人开始招商,北京金马甲产权网络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马甲”)也操作了“瑞士馆重建权”的拍卖。

  金马甲从5月开始进行前期调研,并了解相关政策,7月份制定了一套操作方案,这套方案中最大的调整涉及展馆的“授权重建”—展馆知识产权的授权转让。瑞士馆就是建筑本体授权复建,拍卖标的物是设计图纸以及重建所需要的供应商目录。

  确定了操作方案后,金马甲成立了一个世博团队,分为前方和后方,前方负责初期接触、沟通、谈判等;后方负责定价、路演、招商等。曹溯于7月12日抵达上海,在世博园附近安顿下来后,7月20日开始拜访各个展馆。他是金马甲公司上海工作站副主任。 

  8月中旬,曹溯第一次来到瑞士馆,当时正值观展高峰,曹溯没有见到馆长,只能将意图和方案发到瑞士馆的公共邮箱。两三天后,收到馆长的亲自回复,表示愿意面谈此事。十天之后,曹溯见到了瑞士馆馆长,第一次面谈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基本确定合作意向。

  9月23日,双方签订合同。5天后,全部内容就正式上线。瑞士馆的资产被分为两部分:展馆的独家再建授权及6000个“小太阳”(太阳能板),起始价为670万元人民币;全套厨房设备,起始价为37.5万元人民币。

  截至2011年3月初,世博展馆资产处置一直没有停止过。与此同时,各种小道消息也未曾停息过。此前,曾有消息称世博园可能有40%土地出让,即可建的商业及住宅面积将达到200万至300万平方米,按市价算,这一收入将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不过,此消息最终被上海市市长韩正澄清。

  自2005年以来,世博板块房价增幅为133.37%。

  对于香港九龙仓集团而言,世博后的规划方案将直接影响到该公司。2010年9月8日,九龙仓下属卓光控股有限公司以48.28亿元拍得黄浦区沿岸E18地块—这块住宅用地位于南外滩,也是世博园辐射区域,溢价率高达率41.3%。

  此前,2010年7月,上海卢湾区第104街坊137D-3地块,虽然紧邻世博会浦西园区,与D片区企业馆仅一墙之隔,但最终流拍。

  联系编辑:yangxiaoyu@yicai.com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