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如果你懂投资,你大概也不会成剩女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如果我们按照投资的理念来恋爱,是不是会有更多的女性找到自己的感情和幸福呢?

文|CBN实习记者 虞鑫 
插画|宋赤兴


  女权主义的研究为什么在中国始终流行不起来?应该不是中国学术界的无能,实在是因为男女平等的口号已经喊了若干年了。从“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到上个月我们的政协委员为了照顾妇女的感受,提出的“翡翠张小丫”提案,都很能说明问题。
  但是,无论叫“张小丫”还是“王小丫”,那些大龄的、未婚的女人就在那里,不多不少。就好比无论女权主义的研究是昌盛还是萧条,男权的中心还是竖在那里,不偏不移。英国的杂志《经济学人》说了,越富有的地方女性结婚越晚,越贫穷的地方女性结婚越早。
  如果把婚恋市场比作投资市场,并且假设女性为投资者而男性为投资品的话,那么上面这个结论的内在逻辑就在于:在越富有的地方,女性所拥有的资产—当然是广义的资产,包括财富、品位、性格、价值观—越多,能给她带来合理投资回报的男性就越少,导致众多女性无法做出投资选择。有些悲剧的是,虽然“剩女现象”,或者说“张小丫”们看似是一个妇女解放的象征,但是它的前提却是十分男权主义的:女性需要找一个比她更优秀的男性。这就又有些像理财投资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声称自己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一百年不动摇,但是这其中90%的人时时刻刻都在投机。
  从这儿引申出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如果我们按照投资的理念来恋爱,那么是不是会有更多的女性找到自己的感情和幸福呢?

 

纠正自己的假设
  如果高智商的你可以理性地进行投资,那为什么你不能接受两性间女性比男性强势呢?女权主义代表作《欲望都市》就提供了鲜活的例子。生活在纽约的律所合伙人Miranda找了一个事业比较无成的老公,照样幸福美满。不过,纠正“男主外女主内”的假设也不是什么一朝一夕的事,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优质的大龄女青年了。毕竟,人是社会化的人。那个把男人归为火星人,把女人归为金星人的作者约翰·格雷就固执地认为,要想吸引异性的注意力,男人就得是阳刚的,女人就必须阴柔起来。再说了,女方改变观念也还不算,还得男方也能接受一个女强人妻子才行。所以,如果你只愿意纠正自己的观念,那估计还得引入另一个变量—运气。

 

 独立判断
  当所有人都一哄而上地抢一样东西的时候,那绝对是充满着非理性的—比如,最近大家的口味都变重了,买一堆盐来吃。在政治中,遵循大多数人的意见或许是一种规则,一种牺牲少数人利益而使得所有人总利益最大的规则。但在投资市场和婚恋市场里,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所有人”,你所要关注的就仅仅是自己的利益。这时,“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上”的谚语就成为了王道。
  可能因为对于财富的渴望,你渐渐从实战中认识到“大家好,不是真的好”的道理,但你是不是还死磕着那些长辈或者同辈眼中“好男人”的标准而郁郁寡欢呢?我有个未婚的女性朋友,年芳35,无论长相、学历还是工作,哪一方面单拿出来跟别人比几乎都是以完胜告终的—标准的新时代剩女。现在她又有男朋友了—在一个二线城市工作,两人“异地”着。新男友无论是长相、学历还是工作,单拿出来都没有她的几位前任优秀。朋友说,以前的她总是把男朋友当作和闺密聊天时的筹码。在少女的眼中,帅哥、气质、多金构成了一个完美男友的国家标准,而快乐与否则被抛到一边,或者仅仅是作为一个plus。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一帮人调查了1000个家庭,发现越帅的男性挣钱能力越差,而丑男人的挣钱能力则比较强—长相和财富是对立的。所以现实点,不要再妄想得到一个国标版的男朋友了。

 

控制自己的贪念
  传播学有一个理论叫做选择性注意,说白了就是一旦一个人有着某种主观情绪之后,他就会选择性地强调来支持这种主观的“事实证据”,而把其他那些相反的例子淡忘掉。小心了,你对男友越来越高的要求可能会毁了你们的爱情。
  在理财领域中,理想化的投资逻辑应该是:找到一家价值被低估的公司,在其股价低于价值—并且一般还得留有一定的安全边际—的时候买入,达到估算价值的时候卖出。然而,在实际操作上,贪婪的人们又往往期待着股价能够继续上涨—即使已经超过估值的一半了还不满足—这也基本解释了为什么赌场的盈利能力会这么强。
  如果将这条法则移植到婚恋市场,并不是说当你的男友无法升值时你就得分手,而是说当他达到你心里的估值时,你就应该停止你对更高的投资回报的奢望了。
  我有一个非常善于思考和总结的朋友,每一次分手后她都能强烈地感受到“吃一堑长一智”的美妙之处。最近她的择偶标准已经升级到了3.0版,具体要求有两条:1. 性格好—这是她从她的朋友的恋爱经历中感悟到的;2. 有志向—据说她的前几任男友都没什么志向,她从恋爱中明确知道了自己并不喜欢这一型的。要求看上去很“知足”,但她依然单身。于是我问她:“歪瓜劣枣要不要?”答:“不要。”我再问:“月薪6000以下要不要?”答:“不要。”……一问一答后,她终于建立起了一套熟悉的指标体系:帅哥、气质、多金,还外加一条“具有理想主义情怀”。
  兜了一圈,我们才发现,原来大龄女青年要的越来越多—当然,这和她们自身价值的提升是匹配的(注:同时伴随着年龄的上升)。如果随着你对感情渴望的提升,并且逐渐控制住自己的贪念后,你是不是会有这样的感觉:以前的那些男朋友怎么个个都这么优秀呢?

 

接受事实:你无法知道所有的事
  对公司未来价值的前景预测构成了股票投资的大部分内容,当然,这是建立在严谨分析基础之上的。但是任何一个投资者都不会预测到未来一定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能保证他所做的分析是将所有的因素都考虑进去的结果—所以我们需要有安全边际,当一些不利的新的因素被考虑进来后不至于损失得太大。
  恋爱同样如此,你无法知道你的男友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女同胞们,你的投资品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变数不知比一家公司大了多少倍。当股票价值发生不可预知的事件后,理性的投资者思考的是如何将他的损失减少到最低。与此同时,非理性的人们可能在做的事情则是在祈祷,或者咆哮。


联系编辑:fuqiaolin@yicai.com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