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游戏机要来了?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水货的存在、技术的进步让中国政府对家用游戏机的管制政策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联想eBox的上市又给市场提供了政策松动的最新联想。

 

文|CBN记者 王林 邹曈 金晶 徐涛  实习记者 白雪骐
图|王卓 林舒

 


  下个月,中国最重要的IT公司之一联想将推出一款家庭娱乐机,这款号称“中国版Kinect”的eBox预计将抢占很大一部分游戏机市场,而号称世界三大电视游戏机公司的索尼、微软和任天堂对此不但不忧心忡忡反而满怀期待。
  呃……这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肯定有些东西扭曲了,要么是这些跨国公司的心态,要么是这个不同寻常的市场。
  2000年6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关于开展电子经营场所专项治理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44号文件),文件第六条明确规定:“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生产、销售即行停止,任何企业、个人不得再从事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的生产、销售活动。”这意味着所有游戏机行货在中国内地的销售都是不合规的。
  这本是一条针对电子经营场所规范经营的法规政策,但因为其中明确规定在中国不允许经营与销售电子游戏设备,而将家用游戏机也一并挡在了正规市场的外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2009年,大型电子游戏机被允许公开生产销售,但家用游戏机却一直未再有政策提及。
  直到2010年8月9日,联合绿动公司在北京成立。这家主营家用游戏机产品的公司由联想集团、联想控股和联想投资共同投资建立,其首款产品eBox将于2011年5月召开上市发布会。按照已经泄露的消息看,eBox就像是一个略显粗糙的结合了手柄与摄像头的体感游戏机。
  这让三大游戏机公司感到兴奋。因为在它们中的一些人看来,中国游戏机市场之所以不废除对家用机型的禁令,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这个世界上主要的家用游戏机被牢牢把持在三个跨国游戏机厂商手中,而中国自己的公司在这方面无所作为。“保护中国自己的网游市场也是没有人再顾及家用游戏机的原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游戏机厂商负责人称。
  他说,现在三大游戏厂商都在等着看联想eBox的销售情况。“如果(eBox)允许销售,那么就会被视为政策松动一个最主要的迹象,”到时候他所在的公司就会考虑将游戏机以这种名义引入中国市场。
  而另外一家游戏主机公司的工作人员则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即使联想产品获批,该公司也不会以此为理由要求平等待遇,因为“政府对待联想和国外游戏机厂商态度不可能一样”。他说,该公司会等到政策真正放开再进入市场,不会再接受打擦边球的做法。
  除了加上家庭娱乐的称号外,另一种尝试便是厂商开始积极地与政策制订者有更多的接触。“政府公关是必须的,比如积极参加政府举办的关于动漫产业的展会,或者是赞助高校的动漫产业课程。”上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称。他的日常工作也包括多去部委走动,互相交换意见。
  被游戏机厂商视为政策松动的另一个迹象是,官方的科研机构正牵头制定一种游戏机产业标准。“只要拿出了培养皿与放大镜,一切就可能摆到台面上来了。”上述游戏机厂商负责人称。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在2010年12月27日成立了工作组,进行有关游戏机方面的技术研究。“但现在还不是标准的制定,”游戏机标准工作组秘书长赵菁华说,“只是在做游戏机技术方面的讨论,希望可以制定一种软硬件的参数。”
  这些参数包括了视频游戏的规格,以及各种机器的硬件接口,安全性等技术规范。赵菁华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如果有标准出台,也一定是开放式的标准,所有工作组的成员都可以看到文本,可以投票与提意见。“不会是民族保护主义式的标准。”

  与政策层面的小心翼翼相比,市场上发生的一切显得那样生机勃勃。
  游戏机刚刚创下了电子消费品的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2011年3月11日,吉尼斯世界纪录组织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微软 Xbox 360 最新体感外设 Kinect 凭借发布后首两个月800万台、平均每天13.33万台的销量,被评为有史以来销售最快的电子消费产品,这个数字超过了苹果公司 iPhone 和 iPad 产品发布后的同期销售量。
  中国的用户同样为这一销售记录做出了贡献,不过不是以通常的行货形式,而通过一种众所周知的不合规方式—水货。
  中国买家手里的游戏机需要经历这样的旅程:实力雄厚的批发商从香港进货(作为免税天堂,游戏机在香港也是免税的,在日本约有5%的消费税)后,将它们存放于香港的某个仓库,在专门的清关公司的协助下,通过深圳,汕头或者是东莞的海关,随后进入内地市场。这些清关公司会免去游戏机报关的各种障碍,代价是批发商付给这些清关公司每公斤货物大约30元人民币的价格。随后批发商把货交给水货店的卖主,最后到达中国买家的手上。
  最有名的水货游戏机市场就坐落于北京鼓楼大街,在互联网上(比如淘宝或电玩巴士这样的连锁水货卖场)这桩生意也无比兴旺。北京晨光电玩与龙翔电玩的老板声称,最新的任天堂掌机3DS的出货量大约为一个月150台左右。这些地下市场最兴盛的时候,承担了索尼PSP游戏机在全球1/4的出货量。
  “谁都知道这个市场很大,但问题是谁敢轻举妄动呢?”索尼电脑娱乐公司(下称SCE)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瞿述铭说。
  索尼在这方面曾经有过失败经历。SCE曾在2004年1月的时候以多功能娱乐机的名目引入PS2(PS2拥有可以播放DVD格式的光盘等功能),但后来因为44号文件的存在而最终放弃—PS2最终被定性为游戏机。
  这也让它们面对媒体时更加谨慎,截至记者发稿时,这家公司并未对《第一财经周刊》的采访要求做出回应。

  政策让中国的游戏机市场展露出了一种奇怪的特征—这个市场曾经因为害怕出现网吧大火以及青少年心灵的扭曲,而通过文件的形式禁止了游戏机的公开销售。但现在允许网游的存在与大型游戏机的解禁让网吧以及电玩中心的生意变得红火,唯独被这个政策“误伤”到的家用游戏机仍在被禁之列。
  更何况,现在的家用游戏机已经今非昔比。在Wii开拓了体感游戏机新市场后,索尼与微软跟进的游戏机型均以健身游戏吸引更多的轻玩家(Light User),而不是此前更青睐动作类或者是RPG(角色扮演)游戏的核心或主要玩家(Core User)。益智类的游戏,比如以家庭娱乐为主的回合制健身游戏开始大行其道。

  “现在的游戏机已经越来越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游戏机,它看起来确实像某种健身的娱乐器材。”以广大的电子游戏机爱好者(特别是家用游戏机爱好者)为读者群的《24格》的编辑葛仰骞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
  游戏机正在变得更酷更炫。作为一款可以用声音与动作而不是操作手柄来控制的外设,Kinect被认为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人机交互,虽然有时候会有些小瑕疵,比如在玩赛车游戏的时候识别人们的挂挡动作还屡有出错。
  因为日本地震的关系,索尼在4月6日的公开采访中称,本打算在今年的圣诞节发布的NGP将有可能推迟发布。这款游戏掌机也同样被业界寄予厚望,它有更快的速度、更大的屏幕,而且它第一次可以让手机(主要是Android系统)的用户拥有Play Station游戏库及PlayStation认证体系下的游戏软件。这是第一次游戏机开始尝试跨平台的内容推送服务。
  游戏机看起来像是个新技术的试验场,比如人机交互的人工智能技术被运用在了Kinect上;任天堂此前发布的掌机3DS则尝试了裸眼3D的技术;而因为具有媒体播放器的功能—可以在PS3上看各种蓝光或者是3D影片,则让游戏机的界限也变得越来越模糊,起码它看起来可不再只是玩游戏一个用途。
  但是中国的用户只能在不合规的灰色通道中满足他们被这些新奇的玩意吊起来的胃口。

  一种观点认为,包括索尼与微软在内的游戏机公司的盈利模式主要是靠软件赚钱,而硬件并不盈利,这最终阻碍了它们进入中国市场的信心。因为中国并未建立起行之有效的游戏软件版权机制,在国际市场上售价约为300元的游戏软件在鼓楼大街的售价通常只有3元或5元。因此事实上这些游戏机厂商真正进入这个市场的兴趣有限。
  但瞿述铭说,“SCE很希望可以进入这个市场,从2004年做过的努力就可以看出来。根据我们的内部销售数据,在同样有盗版的国家,比如亚洲其他市场,一个作品一样可以有约合几十万张的销售量。”瞿述铭表示他完全相信中国市场的消费能力。
  而由苹果公司开创的App Store的模式,比如允许游戏软件制造商直接上传它们制作的游戏,用户在线付费下载,也可以成为另一种防范盗版的有效方式,虽然大部分的游戏厂商目前还未接受以开放平台的方式在他们的网络平台上出售游戏。
  索尼公司最新的财务报表显示,索尼第三季度的游戏机业务表现出色,“网络产品及服务业务利润大幅增长263亿日元,为457亿日元。PS3硬件成本大幅下降以及软件销售数量大幅增加是利润增长的主要原因。”;任天堂的Wii也一直是保持单机盈利,再加上NDS掌机,使得任天堂的利润率一直保持在35%左右;而Kinect在发售后也抬高了微软的营收能力。至于Xbox,早在2008年6月公布的2007至2008财年第四季度财报中就已经实现了盈利。
  因此从自身角度出发,现在应该是三家巨头进入中国市场的最好时机,问题就在于这个市场是否可以准许它们进入,哪怕是以其他名义进入,或者付出更多代价。
  “如果政策制订者还有担心,完全可以靠补充协议的方式强制要求我们采用中国本土的游戏。”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游戏机厂商负责人看来,只要可以进入这个市场,所有的问题都有解决之道。
  在2011年的早些时候,微软大中华区总裁梁念坚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希望可以将Kinect以某种方式引入中国。他说事实上他最大的担心并不是盗版,而是如何进入这个新市场。 这说明问题依然卡在政策层面,哪怕他们和政府的关系被公认是在三家游戏机厂商里是最好的。
  另一家著名的家用游戏机生产商任天堂也正在寻找可以变通的方式进入中国。“Wii还没有行货,因为通不过审查。”神游科技公司公关人员柯杲说,该公司以学习机的名义在2005年开始销售掌机NDS。神游科技是任天堂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Wii是任天堂在2006年推出的畅销家用游戏机,也是最早引入体感控制的家用游戏机。但很遗憾,独树一帜的用户体验也不能保证它顺利进入中国市场。

  当然,即便它们能够进来,也未必一定就能够取得成功。“即使现在放开管制,它们最好的时光恐怕也已经过去了。”《24格》的葛仰骞说。在它看来,这些家用游戏机在中国的最大机会只能是针对非核心玩家的健身游戏,而非此前以精良的画面感取胜的复杂的闯关游戏。
  “用户也已经习惯了花20元钱玩一个月,并且可以获得更多认同的网络游戏,”葛仰骞说,“网络游戏可能更有市场。”葛仰骞认为电子游戏杂志行业的极度衰落,就证明了原来家用游戏机针对的核心用户市场已经萎缩到了令人难堪的程度。
  但上海的资深游戏机玩家“饼干”则不这么看,他同时也在经营家用游戏机网店。“国外个人家庭网络条件好,家用机很多游戏都可以联网打,这一样可以实现网络游戏的那种认同感,但家用游戏机的画面质量却要好太多了。”
  “问题在于价格,如果放开管制后,家用游戏机的价格还是要贵于水货,而游戏机软件的价格也没有下来的话,那的确放开管制也不会带来更好的销售。”阿文说,“虽然放开管制意味着更好的售后服务,但如果价格偏离水货太多,那便无法推动行货的销售。”2003年索尼销售的PS3价格曾一度被认为比国际主要市场高出30%至50%左右,而最终影响了鼓楼大街的水货店转行卖行货的热情。
  而另一个问题是,是否可以缩短游戏面市的时间。
  价格的问题可以靠厂商解决,但审批流程的缩短便只能依赖于政策是否能如同当年扶植网络游戏一样扶植家用游戏。政策制订者需要意识到的是,如果放开管制,受益的并非只是这些跨国公司。
  网页游戏平台商51wan总裁刘阳称,很多国内公司也可以参与到游戏平台上来,“当家用机上网的量足够大,就会有类似网页游戏的游戏形式移植过来。”就如同在放开大型游戏机的管制之前,人们认为这个市场被世嘉等外资游戏机厂商牢牢把持,而事实上放开管制后,世界上最大的大型游戏机生产基地现在却位于广东的番禹。

  2011年3月3日,网友“lygzql”在电子游戏玩家聚集的电玩部落论坛发帖说“中国游戏市场肯定不会永久封闭,但是离开放还会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他预测这段时间将是绿动公司的黄金发展时期。
  无论如何,在5月到来之前,所有游戏机厂商还需要屏气凝神一段时间。联想公司拒绝在发布会之前透露任何有关eBox的信息,因为这是“机密”;至于该机型是否得到了文化部的许可以及这是否明确意味着政策松动,则被这家公司的公关部形容为“高度机密”,不予透露。


联系编辑:fengdagang@yicai.com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