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1933年证券法》——华盛顿与华尔街的对决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一个法律完善、治理有方的证券市场的珍贵价值在于,即使投机的泡沫破灭,泡沫下面潜伏的却是一家家上市公司真实业绩——那才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
《商业价值》杂志特约作者 刘戈|文
    在贪婪的沃土上最容易长出来的是骗子。华尔街显然是一个贪婪的土壤最肥沃的地方。每一次退潮,没穿泳裤的人都会出丑;每一次金融海啸过后,华尔街都会有骗子现出原形。
    1933年11月1日的《纽约时报》的头版头条这样写道:“阿尔伯特·威金今天在参议院银行与货币委员会面前承认,在1929年股市暴跌前一个月,他开始卖空大通国民银行的股票。”威金先生是大通银行的老板,这家成立于1799年比摩根银行的历史还长的银行一向有着良好的口碑。在股灾到来的前几个月,他通过几个自己注册的关联公司大肆卖空自己公司的股票。因为偶然的原因,威金的卑劣行为被发现。
    如果有人卖空自己掌管公司的股票,那么他就有故意让自己股票下跌的动机,而想让自己公司的股票下跌对于掌管公司的人像试图弄脏自己的衣服一样容易。在股灾中备受打击的人们愤怒了,他们把威金传唤到国会接受质询。
    银行与货币委员会律师出身的顾问皮考拉向威金提问:“作为银行首脑,卖空自己公司的股票是否是道德的?威金先生的回答是:“我认为让自己银行的股票交投活跃是值得称赞的。” 
    威金不承认自己的行为违法,连违反道德都不承认。每个人都觉得威金这么做不对,但没人能够引用哪条法律对他绳之以法。从这条街形成买卖金钱的小街那天起,游戏规则一直掌握在华尔街的手里,显然也不能指望他们从来不会订立对自己不利的规则。
    罗斯福下决心要终止这种无法无天的状况,他要给华尔街定规矩。最先通过的是《斯蒂格尔法案》,将银行的储蓄部门与投资部分强行分拆成分立的公司;接着《1933年证券法》获得通过。
    1933年5月27日,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了美国历史上第一部规范证券交易的法律《联邦证券法》,要求所有的新股发行必须在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而且披露特定的信息。同时法律明确规定,公司高级职员卖空自己公司股票属非法行为。威金虽然逃过了法律的制裁,但这一明显不利于股民的漏洞总算被堵上了。
    股市崩盘之后,道琼斯工业指数一路下降到41.22点,和1929年的最高点相比,跌幅达89.19%。1929年,纽约交易所一个交易席位价值50万美元,而现在不足7万美元。1929年的股票崩盘被认为是导致大萧条的根本原因,公众将主要责任归咎于政府对股票市场监管不力,任由华尔街的大鳄兴风作浪。
    华盛顿此时拿华尔街开刀,在华尔街看来,是罗斯福需要一只替罪羊,但在罗斯福看来,罗斯福坚持认为这既是一个道德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在1932年竞选的时候就提出对股市进行更为严格的监管。在一次演说中,他说:“政府无法阻止个人做出错误的判断,但政府却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阻止狡猾的人用谎言和隐瞒信息的方式进行欺骗。”罗斯福开始履行自己竞选时的承诺。
    在谈到证券市场的时候,罗斯福会经常引用一本名叫《别人的金钱》(Other Peoples Money)的名著。那本书中有这样一句话:“公开化被公正地赞誉为治疗社会和产业疾病的良方。人们认为太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而电灯的光明则是最有效的警察。”
    1933年3月29日,罗斯福将《1933年证券法》提交国会,这项法案的另外一个名字是《证券真实法》。议案在国会遭到了华尔街及其代言人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有些条款似乎过于严酷。面对强大的压力,议案被一再修改,最终通过的时候比当初的动议宽松了许多。
    罗斯福没有太较真而是留了后手。1年之后,又一项有关证券监管的法案被提交国会。1934年5月27日的《纽约时报》写道:“经过长时间的激烈辩论之后,今天与会者就《证券交易所管理法》全面达成协议。众参两院马上有望批准此法案。根据这个法案的规定,股票市场的管理将集中由名为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新机构进行,该机构由总统任命的5名成员组成。”“对于证券交易中故意的违规行为和触犯法律的行为,判以两年以下的监禁和1万元以下的罚款或者两者兼判。”
    在华尔街拒绝监管的保守势力中,冲在最前面的是纽约证交所主席理查德·惠特尼,即使在大股灾之后,他依然用“完美无瑕”来形容他掌管下的纽约证交所。他的底气来自股市崩盘时他传奇般的“英雄壮举”。在股灾来临的时候,他果断地吃进那些迅速下跌的股票,试图挽救即将崩塌的大厦,虽然并没有产生什么实际意义,但却为他赢得了华尔街拯救者的声誉。   
    惠特尼和罗斯福同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格罗顿,两人同是哈佛大学的校友。
    看上去,惠特尼是那种典型的华尔街老牌贵族,出身富贵之家的老牌金融家。外表风流倜傥、生活奢华、出手大方、交友甚广。他在华尔街开办有自己的经纪公司,他的兄弟乔治是摩根财团的高级合伙人,他的岳父是纽约联邦俱乐部的前任主席。在纽约他有好几处豪宅,周末则在新泽西自家的农场里打狐狸。
    20世纪30年代初期,惠特尼成为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总裁,傲慢的华尔街作风越来越明显,甚至连当了美国总统的老同学罗斯福也不放在眼里。在各种场合猛烈抨击罗斯福新政当局的每一项改革措施成为他标志性的举动。
    但在一掷千金的豪迈和对总统指手画脚的气概之下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惠特尼一直在走下坡路,他的经纪公司赚不了多少钱,而他的自有资金在自己愚蠢的投资理财手段打理下,不断缩水。而因为他总是能借到钱,挥金如土的生活方式没有任何的收敛。最终,惠特尼陷入了债务累累的绝境。
    在圈子里的人渐渐有所察觉、借钱越来越难的时候,惠特尼就只得依靠挪用公款和金融诈骗来渡过难关了。他盗用纽约游艇俱乐部交他保管的资金,盗窃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用于救济经纪人遗属的基金,甚至偷窃了妻子和岳父的财富。直到1938年,惠特尼的骗局终于再也支持不下去了,一个来自华尔街的惊天大丑闻被昭告于天下。
    左翼的《国家》杂志幸灾乐祸地写道:“即使JP摩根偷拿圣约翰大教堂的银餐具时被捉拿,都不会比这件事更让华尔街更尴尬。”
    约翰·戈登在他的著作《伟大的博弈》中这样写道:“惠特尼的丑闻彻底改变了原来的力量均势。道格拉斯和证券交易委员会迅速抓住了这个保守主义集团土崩瓦解的好时机。纽约证交所有了新的章程,交易所总裁成为一名拿薪水的职业经理人而不再是交易所的会员。”
    成立由总统任命的独立的证券交易委员会对证交所进行监管,对故意操纵股票的人治罪,这才是罗斯福想要的。致力于推动这项法案的议员皮考拉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高兴地说:“根据《证券交易所管理法》,投资者将获得比以前更全面更可靠的有关数据,这样能够给投资者更大的信心。该法案将使操纵股市的人走向穷途末路。”
    法案通过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横空出世,罗斯福任命自己的老朋友肯尼迪担任首任证监会主席。此肯尼迪就是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那个肯尼迪的亲生父亲。这个任命被不少人反对。在他们看来,这就像派狐狸去看管鸡窝。《新闻周刊》这样评价道“肯尼迪先生——从前的投机者和庄家,现在的工作是制止投机和坐庄”。
    人们看到了老肯尼迪的历史却没有看到肯尼迪的内心。和绝大多数投机商不同,肯尼迪在政治上有雄心。在罗斯福竞选州长和总统的时候,都鼎力相助。事实证明,这是他最成功的投资。在资助罗斯福的时候,肯尼迪其实就做出了自己的人生选择——他背弃了华尔街,背弃了自己的过去。在不长的任期内,这位最熟悉华尔街投资伎俩的前投机者,探索出了监管华尔街的一套方法并被他的继任者道格拉斯发扬光大。美国证券业的监管体系就此奠基。
    这套制度,至今仍然是美国证券市场的定海神针。在之后的几十年时间里,虽然美国和资本主义世界又经历过好几次重大的危机,但以纽交所为代表的美国证券市场一直表现出相对的稳定性。即使是在2008年,这次被称为自大萧条后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中,纽交所的股指也没有像投行等其他金融业务那样陷入崩溃的边缘。
    一个法律完善、治理有方的证券市场的珍贵价值在于,即使投机的泡沫破灭,泡沫下面潜伏的却是一家家上市公司真实业绩——那才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每一次看上去的灭顶之灾,几年以后看都是浮云。法制下的证券市场是资本主义的真正基石。

    原文链接: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3649.html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