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LAL”:Live Alone Lady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在大城市里独立生活的女生们。

文|CBN记者 邹曈 实习记者 赵蕾


  女生越来越厉害了。尤其单身又独立生活的女生们。
  我们在这里不是要讨论什么男女平等的问题,也不是要追究在这个世界上男生到底该担负多少责任,女生又该担负多少。
  高木直子的漫画已经从《一个人住第五年》到《一个人上东京》了。虽然这一系列的书并没有指定它针对的对象就是女性,但多少女生看了它心中涌起共鸣与感慨?女生们自己知道。
  高木直子24岁的时候,辞去了在名古屋设计公司的工作,怀揣成为自由插画家的梦想去了东京。此处略去种种坎坷。最后,她的绘本作品接二连三地出版。
  在她的作品里,可以看到初到东京的她不少糗事:被五颜六色的地铁线路搞得分不清该买什么票;怕别人笑话,一个人偷偷躲在角落里翻随身携带的地铁图;家里的电视机坏了也不知道怎么修,等等。
  很多女生像高木直子一样,为了自己的理想—或者只是一个谈不上有多高尚的,对生存环境的追求的想法—只身一人来到一座陌生的大城市。
  她们对这座城市有很多期待。比如变成一个潮人,在环境优雅的餐厅里吃饭,可以衣着光鲜地去参加各种聚会,泡泡吧,认识各种不同职业、不同地区和国家的朋友,给自己的职业经历贴上“成功人士”的标签,哀叹大城市的生活好紧张的同时乐此不疲……
  除了那些迷人之处外,在大城市生活的苦恼也很多。比如在上海,租的老房子便宜归便宜(相对那些崭新的住宅小区来说比较便宜),总是很忐忑煤气管道老化、防盗设施简陋、楼板不结实等各种隐患。如果是在北京,干燥的天气还要让你在购置护肤品上加大投入。
  还有精神层面的。生活习惯、地域文化、人际交往的方式,哪怕手里有一本《××生活指南》也不一定够用吧。
  四川的女生说,以前我顿顿吃辣脸上都不会发痘痘。东北的女生说,上海的冬天怎么穿三条毛裤还是冷啊!中国的女生到了日本也有些不适应,因为那里的男生不会主动帮你拎包,吃饭还要AA。
  对大城市生活的陶醉和苦恼同时存在的时候,女生们显现出强大的勇往直前的本领。
  2009年底的时候网上就流传过一条“新时代IT女性”的帖子,还有人把它扩大到了所有女性的范围内称之为“当代新女性的‘十得’标准”并加以解读。这条帖子的内容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新房,斗得过二奶,打得过流氓。”
  当然有调侃和自嘲的成分,如果原作者确是个女生,大概还有对自己过往的反省和“警示”吧。
  在豆瓣上有一个叫“喜欢一个人旅行的女生”小组。一点进去就会觉得那是多彪悍的精神层面—把玩孤独,享受寂寞。
  “在一个人的旅途上,我并不害怕,即便我是女生。”

 

想得到和想不到的单身女生会做的事

永远不让路痴的标签上身。有太阳当空,有谷歌地图在手,无论何时都知道身在何处。开车从来都知道路在何方,在西直门拐弯也从来不被罚单。小团体里的人跟着你出行,结果全被养成了懒蛋。

 

自从老妈过来住几天之后,一直觉得她是个“安全隐患”,门忘记锁,晚上睡觉前总是多看一眼她说“关好了”的煤气。

 

成功换个小灯泡就当自己小超人,碰到不会修的东西坏了则能拖就拖。唉,淋浴器是没办法,要洗澡的啊。

 

打包能手就是你。行李箱内所有空间都要完美利用,并且整个过程迅速井然。出差什么的,收拾15分钟就出门上路!

 

暴雨将至,用光速把窗户都关死。但雷声轰鸣的恐怖怎么抵挡得住?家用电器们应该是统统关掉比较保险吧……可还是看着活生生的电视剧觉得比较温暖啊。

 

闲暇时间不抱手机上网,而是掏出一个魔方把玩。同事啧啧夸奖,你谦虚地说,哎哎没什么,我很慢,而且都是套公式。是呀,就三阶复原这个基本功在家对着公式慢吞吞地扭了一百遍。

 

每次大采购都会买一堆零食作为粮食储备,但买多了怕自己忍不住大吃特吃,买少了关键时刻又不能救急。吃还是不吃?明天把电子秤扔了再说。

 

送水的“怪蜀黎”、物业的“怪蜀黎”,一个人住的女生总会碰到那么几个“怪蜀黎”。

 

举起肌无力的胳膊把大件搬上搬上已经不能难倒你了。因为在实验室里工作,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时,一个人已经无比英勇而淡然地挑战过搬液氮罐子。

 

买房了。谁在乎那些登征婚启事的男生写自己有没有房啊!买车了。谁又Care是不是大雨天有人来接啊!

 

五金工具什么的,似乎是遥远记忆中爷爷出场时的道具。不过像《娜娜》或者《托斯卡纳艳阳下》里的女主人公一样,蹲在地上打造家具、参与施工队闹闹笑话,也是很金光闪闪的形象。

 

到时间了没人拖你去吃饭,入夜了没人催你去睡觉。于是对着电脑不吃不睡地又过了一个周末。但是忽然发现你被熬夜和饥饿弄瘦了!不过想要这种干物女“福利”还是请慎重。

 

一个人看比赛,进了球也不叫。不过看见一只小强缓慢地从卧室爬向客厅时发出的惊叫把自己都吓到了。

 

一个人做饭是很无聊的。但是你拿个大单反,仔仔细细地切一阵就咔嚓一张,花了超长时间做了一盘精致无比的炒土豆丝,然后也做好了一个相册“姐教你刀工呗”,上传到豆瓣。几顿饭下来你就红啦。

 

在家发烧发到头晕眼花,还要拖着软绵绵的身体去倒水、吃药、量体温。妈妈快喊我回家!

 

这年头上“推特”追个球星都颇为不易,今天又死了一个客户端。一气之下,你操起信用卡,刷了个未死的国外空间,找出教程来自搭自用。以后“发推”的后缀就可以设置为“本MM手艺高超自备API”了。

 

为什么很多女生剪了波波头呢?一定是有人扫头发扫烦了吧,长发堵住下水口,疏通起来也是恶心值爆棚的事。

住六楼的你总是时常想起高中生活,原因倒不是高中有多么难忘,只是上下楼让你想起了高中跑800米的那段“青葱岁月”……

 

为了防止主动或被动地猝死,以上什么都没空做也拼命保住健身时间,如同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可以成为健身教练的教徒,练就更结实的线条;可以进道馆学一两招,嘿哈声中建筑放倒坏人的勇气;可以高举羽毛球拍拉个高远球,盘活颈椎—就等着第二天醒来幸福地全身瘫软酸痛吧。

 

33岁了,2011年1月1日那天你对自己说:今年我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于是你买了一本风水书,按照书里讲的,在窗口放上了一盆波士顿蕨。结果这天回到家,看见倒在地上的植物残肢恍然大悟:怪不得早上挤地铁时扯断我耳机线的男生只赔了耳机没要我电话号码!

 

家里门锁虽说是三道的,但,有时候出门锁了两道,回家时就很害怕。把大门敞开,然后故作镇定地对着里面乱叫:“我知道你在里面的,我知道的,你快点出来!”最后,还非得自己吓自己地去开衣橱的门—里面真的没有人。

 

作为“不收拾干净桌子就无法使用”星球的人,每次想要享受灯光、茶杯、书本的时候就大动干戈地清理一遍桌子及周边,并暗暗发誓努力要做那种“东西拿了还放回原位”的淑女。不过一般无法坚持过24小时。

 

很多伟人教导我们要多仰望星空……于是在夏日晴朗的夜空下,也许是跑道边,也许是户外帐篷边,最次是加完班走出办公楼—你拉住伙伴说,“今晚的星空真美啊”,并开始夜观天象。北极和北斗就忽略不计,从大三角开始,蔓延到各个星座。第二天周围的人都装上了星空教学软件。传播情趣就是这么美好。

 

做饭的时候千万别以为走开20分钟后还记得回来。离开厨房你就不会知道你干过开火这件事。直到一小时后,家中烟雾缭绕如入仙境,才方寸大乱。幸好没有大事,但是锅被烧穿了底,去了商场货架前看到价钱才知道你有多恨自己。

 

为了努力体察到时代的洪流,也为了不被通胀太多,财经动态、投资理财这些以前两眼一抹黑的东西也努力关注起来了。于是在微博上成排的吃喝玩乐中,你时常冷不丁来几句“又加息了……”、“打新股不好使了呢”、“去纳斯达克IPO的互联网公司好多啊”、“i美股真不错”,可爱的头像立刻变得精干起来。

 

除了你,家里还有谁会说话打破寂静?“竟然真就没有了……”的感觉特别糟。所以哪怕只是放放电台,也去配备个音箱让嘘寒问暖声充满从厕所到厨房的所有空间。要是自己能做DJ编辑一份文艺且美妙的播放列表,瞬间就美满了。

 

姐妹A去做公务员了,闺蜜B嫁了人跳去轻松的岗位,朋友C跑去做NGO项目上马达加斯加看大海去了。没有人陪你走一样的路,你就在一地鸡毛的岗位上默默进补着行业知识,阅读器里满满的专业博客,包包里装着不闲的书,走起路都握握拳挺括起来。相信小苗也有春天。

 

公司年会还在模仿Nobody就太没劲了。你拉来几个有爱的伙伴,每个周末你们都勤加练习,终于把女子乐队动画片里的主题曲磕磕绊绊地搞出来了,“燃”得不行。没等年会到,就自己录下来放上Youku然后感动得热泪盈眶。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