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Geek眼中的世界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匪夷所思的App,它们是如何诞生的?人认识世界的传统路径其实是单向的,所以总是有人想反抗,而且,他们成功了。
 
文|CBN记者 杨樱  实习记者 李蓉慧 王清 施钰涵
制图|宋赤兴


利用庞大数据库重新定义知识传递的方向。

  假设在野外,看到一种植物,你想知道它的名字,你电话请教一个植物学家,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准确描述这个叶子的形状、特点是一件很难的事。
  命名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最基本方式,我们学到的知识也大都是借助“被命名”来完成,也因为这样,知识传递更多的时候仅仅是个单向的过程。所以在一片叶子没有名字的时候,你会很茫然。
  当然,通常的办法是拍一张照片,然后把它发给植物学家,植物学家来告诉你这是什么。这样当然没问题,但它不够酷,是吧?应该有更酷的办法。
  Peter Belhumeur认为的好办法是做一个叫Leafsnap的App应用。他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教授,他觉得因为不知道这种叶子叫什么,所以眼睁睁看着它而获取不了信息是件痛苦的事。如果大部分植物已经被命名的话(事实上地球上40万种植物大概只有25万种有名字,但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据库),它们应该可以被机器识别出来,就像人脸识别技术那样。他和和他的马里兰大学教授朋友David Jacobs一起成立了Leafsnap研发小组,他们的合作者还有美国史密森协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植物学家John Kress。这些人历时8年拍摄并收集不同种类的树叶,并设计出世界上首款识别植物的移动应用程序。5月15日,它被放上了苹果App Store。
  正如这个App的名字所示,Leafsnap的工作原理很简单:把你所见的叶子拍下来,然后系统会自动上传到数据库进行匹配,最后它会反弹出来一串和你观察的叶子样貌类似的植物,包括它们的名字和对应信息。因为加上了地理定位功能,这个应用还能帮你记住你是在哪里饶有兴趣地观察了世界。当然,目前这个应用只对美国东北地区原生植物有准确识别的能力,但这是一个不断成长的数据库。Peter Belhumeur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找出树叶们具有代表性的图形,因为“世界上没有两片叶子是重样的”(他们想出的办法是,在叶子轮廓的每一个点上估计全轮廓的弯曲率,画出整体柱形图统计,再在不同的外轮都进行重复运算); 而且为了辨识准确,目前你需要在一个白色背景下拍摄叶子,这意味着好多“公民科学家”会选择把叶子摘下来,这可不是植物学家鼓励的。
  这是个让人推此及彼的好主意,试想如果把语音识别技术加以类似的应用,你的智能手机大概在听了几声鸟叫之后就能跳出来一个名字,以及比鸟类学家告诉你的还多的相关信息。如果置换到电视节目或者音乐,那些你“就在嘴边但就是想不起来”或者“我好想知道这是什么”的情况就会迎刃而解。
  2011年4月26日,雅虎以2700万收购了一个叫IntoNow的新创科技公司,收购时间距这家公司的创立时间仅仅12周。这家公司的同名App是一个分享电视节目的应用,用户不必添加好友,也能知道别人正在看什么电视剧或者电影。当然,也能把自己正在看的分享到Facebook或者Twitter这样的社交网站,而分享的方法是让你的iPhone听一段你正在看的节目。
  这是另一种识别技术,只不过基于音频波形而已。按照创始人Adam Cahan的说法,IntoNow算法能在4~12秒钟内,识别某部电视剧的“身份信息”,即便这部电视剧刚刚播出不久。他们有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其目录涵盖了过去五年来美国所有电视节目,等同于1.4亿分钟或266年的容量,并以平均每天2.5万~3.5万个电视节目及其它视频的索引的幅度增加。美国传媒巨头Scripps Networks Interactive高管维斯·威廉姆斯(Wes Williams)在其个人博客中评价说,IntoNow应用似乎融合了“Shazam、电视以及Foursquare等多项功能。” Shazam是伦敦的一家应用程序公司,同名App可以根据每个歌曲的几秒钟音乐来识别至少1000万首歌曲。
  如果我们暂不考虑版权问题(植物学家不会有这个担忧),无论是IntoNow、 Shazam还是Leafsnap本质上都是一种搜索。 谷歌的存在解决了一部分搜索的需求,你知道一首歌的名字,但忘了它的旋律,搜索一下即可找到答案,它让人类的意图变得可见、可交流。这些App与谷歌不同的则是,它们解决了“莫可名状”这个要命的问题,你不需要去描绘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不用等待权威人士告诉你那些其实是常识的东西。庞大的数据库和识别软件把搜索引向了一个更具化的领域,从某种程度上说,Geek们用一个完美的方式解决了语言学甚至是一个哲学问题:命名不再是认知世界的前提,人之于世界不再是单向的。

 

他们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用智力去制定规则,而且要快,这是Geek法则之一。他们喜欢以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Danny Kok并不觉得自己是个Geek,起码在发短信这件事上。这个“极其怕麻烦”的人发短信“极其慢”,往往他的同事两三条短信过来他一条还没输入完,并且因此觉得很尴尬。更噩梦的是,虽然他讨厌发短信,但他更不愿意打电话,因为很多时候他不确信对方是不是方便通话。“如何跟朋友用最快速最不叨扰的方式沟通”成为他想要解决的问题。
  这个香港绿番茄软件公司的程序员有一个好愿望,但是没有很多钱。因此他选择不作任何市场推广,把产品质量做到高效简洁就好。2010年初,Danny Kok带领10个人的团队开始研发工作,持续将近1年的时间,仅技术攻关就持续了3个月,因为快速语音传输其实难度不小。在程序被一遍遍修改,直到Danny自己都觉得,“哇,好爽”了以后,一个叫Talkbox的应用登录了苹果App Store。
  它有点像个对讲机,但效果出乎Danny Kok的意料。原本只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但他收到了很多爸妈辈的用户赞美。“很多人都跟我们说有了Talkbox之后我更多同父母联系了,甚至还有盲人的那种互助团体来找到我们,说Talkbox给他们交流提供了很多的便利。”Danny Kok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很多人都觉得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一定是很伟大的,我做不到那些,我的passion其实就是创造东西。”
  David Lieb是另一个解决问题的人,他在做那个叫Bump的应用之前,还在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读书。在商学院这样一个交换人脉头等重要的地方,David Lieb对每个人都拥有昂贵和复杂的智能手机但仍然用古老的方法往手机里输入信息深感困惑,比如互留联系方式,他觉得一个字一个字输入“又无聊又浪费时间”。
  所以Bump最早是一个交换名片的应用,它的特点是:酷!只要两台手机轻碰一下(如果你够有实验精神,你会发现不用两手机相撞也一样可以),信息就这么传递完成了。后来Bump开始传递照片、音乐、日程表,甚至 App 列表。
  David Lieb依靠在德州仪器工作的时候认识的工程师Andrew Huibers实现了自己“自由传递”的创意,后者成为了Bump的CTO。用户每次轻撞以便彼此配对的时候,Bump的服务器就会根据设备间撞击的时间、地理位置、IP 地址等数据来识别身份。通过撞击的时间来判断哪两台设备需要连接。这并不是一个封闭的技术,David Lieb不久之后就将API 大方公开,一个新的生态圈就此成立,PayPal和社交新闻应用pulse都是它的成员。
  继发布Andriod版本之后,Bump在全球已经拥有3100万用户,最受欢迎的传输内容反而不是名片,而是图片,第二热门的功能则是聊天。他们也会收获一些意外。“有一些用户告诉我们他们如何在第一次见到如今的丈夫或妻子的时候用Bump认识对方”,David Lieb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像这样Bump在人们的实际生活中发挥作用的事情是我们很开心的事情。”


发现潜藏的不为人知的世界的秘密。

  让我们再说一次Color。与其说创始人Bill Nguyen是一个Geek,不如说他是个连环创业家。在他第八次创业的时候,他做的事情是用一个绝妙的点子吸引了诸如DJ Patil这样的Geek,后者原来是LinkedIn的首席科学家,现在正在研究并实时测试一种“根据人们花在每个地点的时间和他们怎么在不同地点间转移来建立社交图谱”的算法,也就是Color 。
  “我们想开发一种适合装在口袋里的技术,无论你走到哪里,都可以让所在的空间更紧凑、更亲密、更有趣”。的确,把这个初看不知所云的App用上几次,尤其在“同类”很多的场合,你会发现一种神秘的亲密感。
  在Bill Nguyen眼里,仅仅是GPS位置没什么意思。比如对曼哈顿来说,一个随机的GPS位置几乎没有任何意义,各行各业的人都在那里。但有20个跟你志同道合的人同时出现在那个GPS位置方圆2公里之内,你的心态就多少有一点不一样。“在曼哈顿中心地带,我们尝试从2000个人中找出20个可能对你感兴趣的人。这个难题需要许多种技术来解决。”
  作为一个没有用户名、密码、个人信息或好友的应用,Color始终被人诟病“不知所云”。Bill Nguyen说他做这个也许有点超前的产品的动力来自乔布斯的 “后PC”时代理念。“乔布斯喜欢谈论卡车。他的意思是,工业时代的卡车令人敬畏。因为我们总是需要搬运东西,那个时候你有一辆卡车就行了,但是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一种工具再也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要。”因此Bill Nguyen为Color制定了一个复杂的目标:成为谷歌、Groupon和Foursquare的结合体。这当然是冲着广告去的,但Color在用户每次拍摄照片时捕捉到的信息构建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它重新定义了“location”这个概念。
  “比如咱俩去参加一个活动,用各自手机拍照,上传到网上,让人们浏览,但人们看不出是咱俩一起去的,照片中是两个毫不相关的活动。而有了Color之后,当你和附近的人一起打开这个应用之后,你会体验到亲密感,你是参与者之一。”这是Bill Nguyen常常说的一个例子,他不得不向各种人解释Color的“神奇”之处。
  还记得台湾插画家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吗,两个主人公近在咫尺但不知道对方在哪儿。当然欣然遇见会更像好莱坞大结局而不是一部弥漫忧伤气息的文艺作品,但我们可以把他们看作两个需要Color的人。有时候,“知道彼此存在”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它是你能发现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之一。


他们只是想让世界更好玩一点,更酷一点。

  《2001:太空漫游》的作者、英国科幻作家亚瑟·查理斯·克拉克曾经写过著名的“克拉克三定律”:一,如果一个年高德劭的杰出科学家说,某件事情是可能的,那他可能是正确的;但如果他说,某件事情是不可能的,那他一定是不正确的;二:要发现某件事情是否可能的界限,唯一的途径是跨越这个界限,从不可能跑到可能中去;三:任何非常先进的技术,初看都与魔法无异。
  2011年4月,斯坦福的音乐及计算机系教授王戈在他成立的Smule公司内部会议上,为这个三定律增加了一条:过去的编程是看电脑能做什么,而现在,编程是为了看人能够做什么。这是Smule的公司守则。2010年,Smule在App Store发布了一个叫Ocarina的应用,它把iPhone变成了一种古老的乐器“埙”,俗称陶笛。只要打开这个应用,用手指分别按压触摸屏上四个圆点,再冲着麦克风吹气,就能产生实时的音符。更神奇的地方在于,同样通过Ocarina你还可以去聆听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人,通过Ocarina传递出的任何一种声音,而此时,也许你吹奏的音乐正被某个人所倾听着,这种感觉很奇妙,而这种设计也贯穿了Smule软件的设计始终。“分享你的存在。”王戈说。
  这个Geek教授博士除了是Smule的CTO外,还是Stanford Laptop Orchestra(斯坦福膝上电脑管弦乐队)的理事,也是Chuck音频程序语言的创作者。除了Ocarina这个笛子应用以外,Smule还编写过钢琴和小提琴的应用。在不指挥斯坦福“笔记本乐团”和“智能手机”乐队演出的时候,王戈通常泡在学校附近的Smule办公室里,与公司其他20名工程师研发新软件。他们为一款叫做“魔术提琴”的应用花了三个月的工夫,而创意来自于王戈去听朗朗旧金山的演出。“走出会场的时候,我们觉得再做个小提琴魔术乐器是个不错的点子。”王戈说,“我们希望任何人不必太伤脑筋就能玩乐器,自由自在享受创造的乐趣。”
  这不是App Store里最酷的应用程序,参照克拉克的标准,最酷的应用程序看起来没有任何目的,但一样匪夷所思。
  2010年6月,前苹果工程师 Jason K. Smith把一款叫做Uzu的应用发布后短短几周内,他就接到了苹果公司的电子邮件,希望把uzu作为明星产品在App Store里推荐。紧接着,Smith就看到自己的app出现在美国App Store里“本周最受欢迎应用程序”排行榜里,用Ars technica网站的话说,这属于“走了狗屎运才能遇到的好事”,因为上榜当天Uzu的销量就暴增了10倍,并在一周内产生了1.8万美元的销售额。
  Smith没有指望它赚钱,事实上他没有指望它做任何事。作为一个互动多媒体设计师和业余天文爱好者,Smith只是在阅读一堆量子力学和弦理论的书籍之后获得了“在iPad上作一款多点触控式运动粒子成像仪”的灵感。听起来有点复杂,但玩起来可能很简单:当你的手指接触屏幕,几个光点就在屏幕中穿梭,并按照你的指令飞来飞去,以漩涡般的轨迹和多变的色彩快速旋转,你也可以用手指让图形瞬间定格在一个3D影像中。通过不断变幻接触屏幕的手指数量以及先后顺序和方位,你会探索出各种神奇图形效果。理论上,Uzu欢迎各界人士都伸出手指来放在屏幕上,小孩、猫都行。
  在没有手指放在屏幕上的时候,红黄绿三种颜色的粒子就会做布朗运动,一旦它们受手指牵动,每次每根手指的接触背后就有225万次的运算量,每一个运动着的粒子都有多达25项控制在同时发生:颜色、位置、速度等等。Smith说,最迷人的时候就是有3000个粒子在屏幕上同时运动。“Uzu给人的感觉就像指挥一个粒子交响曲。”他想通过这个程序带给用户一点敬畏惊异的感觉,同时却又感到愉悦。
  “这或许是我见过的最酷的iPad应用程序,见鬼,貌似不只是iPad,对任何设备来说Uzu都是一款了不起的应用程序。你可以用它在iPad上展示一场烟火秀。”美国科技节目主持人Chris Pirillo说:“这是一款很复杂的应用程序, 开发这个应用程序的人一定是很喜欢这些东西才愿意付出这么多的工作量。”
  见鬼。这样一个Geek,他们大概什么都不要,只是为了……好玩。

  

联系编辑:yangying@yicai.com


匪夷所思的App

拍照类

Leme Cam
一款拍照软件不新奇,各种镜头背后的算法才有趣
开发者 YIN XUE from MoMoTravle Consulting Inc.

Polarize
手机拍出宝丽来效果,分享控还省去用相机拍好再扫描上传的程序。但“杯具”的是,这款软件已经停止供应
开发者 Christopher Comair

Trover
又一个用照片来了解附近发生了什么的软件。它从近到远的展示你附近trover用户拍好的照片。如果你坐在教室里,用它可以看看操场上发生了什么。总之,LBS,你懂的
开发者 Trover LLC

Color
相对封闭的空间里、wifi、同样用color的人、传照片,满足这些条件后,你们就互相看吧。虽然它自己不认为是图片分享软件
开发者 Color Labs,Inc.

Photosynth
将大量照片做3D处理,你要做的就是拍拍拍,随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立体的世界里
开发者 Microsoft Corporation


音乐类

Air Harp
8根琴弦就能用手机弹竖琴
开发者 touchGrove,LLC

Shazam
和soundhound异曲同工。麦霸们正好可以比较一下Shazam和Soundhound哪个更准确
开发者 Shazam Entertainment Limited

Silent Film Director
用iPhone做20-60年代的默片,如果你为老派电影着迷,试试贴上胡子两脚张开180度,看看镜头里有没有卓别林的范儿?
开发者 macphun.com,LLC

Planetary
你以为又是卫星图,其实它是一款音乐软件;你以为像科幻电影,其实它是一款音乐软件。创始人是想告诉人们“自然界的特定系统已经蕴含节奏而且以自觉的方式进行着自我组织。”
开发者 Bloom Studio Inc.

Soundhound
“听音辩歌”,当你想听某一首你只记得一两句旋律的歌时,就对着你的手机哼一段旋律。歌曲、歌词就都被搜索出来了
开发者 Soundhound,Inc.

Aweditorium
音乐版的Flipboard。它提醒你音乐不止是声音,要结合触觉、视觉才够酷
开发者 thesixtyone, Inc.

Ocarina
还可以听到其它人用它演奏的音乐
开发者 Smule,Inc.


趣味类

Iwatermelon
依据西瓜的大小、颜色和拍击时的声音,决定你有没有花钱的必要
开发者 Look And Feel Interactive

Uzu
你用手指在屏幕上定格3D影像,自己随意怎么变幻手指和方向,它会出现很多神奇的效果
开发者 Jason K Smith

Talking Tom
这大概是继小叮当之后最有名的猫,它除了能用另一种声音模拟人说话、挨打、喝牛奶,还帮很多人抒发了咆哮之情并从中小赚一笔……
开发者 Outfit7 Ltd.

Leafsnap
用手机拍下某一种植物,软件会自动匹配相关信息并加上你所在的地理位置—你是观察世界并行走中的极客
开发者 Peter Belhumeur from Columbia University

Brass fu—ring
如果你不担心摔坏了iPhone,可以把它挂在窗边,只要有风吹过它就会变成一个风铃。这款拟真应用来自日本,颇有民族风韵的意味。不过前提是你不怕摔坏了它
开发者 Pro Mobile Co.,Ltd

Paint It Now
在一张照片的基础上随意作画,油彩、水墨、插图、印象派、现代派……你自己决定吧。By the way,除了运行有点慢,它当然是可以分享到Facebook、Flicker、Email的
开发者 Corel Corporation

Get off Now
传统闹钟加上新宠LBS,坐车时尽情去看书听歌发呆穿越吧,只要提前设置好下车地点,快到目的地时手机会提醒你的
开发者 Kwong Leong Wong

Distant Suns
存储13万颗星星的资料以及每颗星的连线,用维度来模拟头顶的天空,人人都是观星的诸葛亮
开发者 Mike Smithwick

The Elements
这下你记得住元素周期表了吧?
开发者 Element Collection


工具类

Zapd
就算是网页技术小白,也能几十秒内做好个人网站
开发者 Pressplane

Lockitron
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控制自家门锁。如果家人被锁在门外,发个邮件或短信就可以把钥匙给他
开发者 Y Combinator的孵化公司Apigy

Extraction Zones
用手机“透视”汽车。这款应用也许是你最不想用的,因为你平常不一定需要知道车的内部结构,但如果被困在车里或者要修车……
开发者 Adam Weiss

IntoNow 通过几秒钟的录音就能识别出它来自什么电视节目或电视剧,它也可以分享,让iPhone听一段你在看的电视就把它分享到Twitter或者Facebook了
开发者 Adam Cahan

Convex
单位转换工具。选择一个单位,系统会自动匹配单位列表。这看起来是此类工具都能做到的,但亮点在声效和画面的配合。如果你在转换温度,能听到试管里水滴的声音;如果你在算汇率,能一边看到保险箱里钱财的变化,一边听到钱币流动的声音
开发者 Ergonotices Sas

Google earth
用电脑看地球的体验不用多说了,用手机感受漫游太空、深入峡谷的同时,查驾车路线、找餐馆酒吧,顺便看看早上在阳台上晾的衣服有没有被风吹走
开发者 Google

Bump
创始人的意思就是你们不要再互相交换名片啦,手机撞一下什么都有了,电话号码、音乐、App列表、照片,再聊个天什么的 
开发者 Bump Technologies LLC

Flipboard
从Twitter 和Facebook种子抓取URL、将用户喜欢的消息和网站以杂志的形式输出。你最爱不释手的可能还是它最大限度地理解了平板电脑的优势
开发者 Flipboard Inc

Instapaper
阅读+存储,如果你暂时没空阅读,用instapaper将网页保存为标签,再“reader later”
开发者 Marco Arment

Word Lens
把相机对准看不懂的英文单词,翻译就出现了。不过目前还只支持英语和西班牙语,中文用户还要再耐心等等
开发者 Quest Visual

Talkbox
手机上的对讲机。录音之后发给别人
开发者 Green Tomato Limited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