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偷走自己的公司?!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创始人马云与投资人雅虎、孙正义之间的巨大分歧和冲突早已存在。这一次马云用最危险的方式扮演了一个商业契约精神破坏者的角色。
 
文|CBN记者 谢灵宁


  雅虎(Nasdaq:YHOO)的投资者们认为公司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资产被偷走了。
  对于这家已经日渐没落的硅谷公司而言,风头早已被谷歌和新兴的社交网站Facebook们抢去,而雅虎作为控股大股东的阿里巴巴集团的资产,是其当前股价的重要支撑。投资者最看重的资产之一,就是阿里巴巴旗下淘宝网和支付宝这两项资产未来充满想象力的估值。
  雅虎当前市值为191亿美元,而分析师们对阿里巴巴集团开出的估值则高达200亿美元—这其中当然包括现在处于争议漩涡中的支付宝业务。支付宝占据着中国第三方网上支付行业一半的市场份额,美国农业银行信贷证券公司为支付宝做出的估价为51亿美元。
  让雅虎的投资人愤怒的是,5月初,雅虎公司公告说,这家公司的核心资产支付宝已经不再属于阿里巴巴集团所有。也就是说,雅虎丧失了对支付宝的所有权。这意味着雅虎在阿里巴巴集团的投资可能在一夜之间市值就缩水了数十亿美元。
  支付宝的股权被“转移”到了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私人控股的公司。
  2009年6月,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以1.67亿元的价格,第一次收购支付宝70%的股权;2010年8月,又以1.65亿元收购了余下的30%。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的注册法人除马云以外,还有阿里巴巴的另一位创始人谢世煌。
  在两次转移过程中,阿里巴巴集团的第一大股东雅虎,以及第三大股东、孙正义名下的日本软银集团,都意外地保持了沉默。雅虎一直到2011年5月才发表声明,宣称对于支付宝的股权转移“并不知情”。
  娃哈哈达能的股权争夺此前一直被视为中国公司对商业契约精神的违背,现在,公众担心马云也会步娃哈哈的后尘。
  不过,马云否认自己“偷走”了支付宝。
  “我讨厌民族主义,更反对违背契约精神。我是娃哈哈事件的最大反对者。”马云在短信中回应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说。
  “3.3亿只是根据净资产价格计算出来的转让价格,并不意味着这是支付宝的全部价值,更不意味着这笔钱进了我自己的口袋。”马云说。


阿里巴巴曾经是马云的公司。
  2000年,公司刚刚成立一年的马云成为登上美国《福布斯》杂志封面的中国商人,这家知名商业杂志后来一直是马云坚定的鼓吹者。在那张封面照片中,身穿格子衬衫的马云露出顽童一样的笑容,紧握右拳,摆出向前冲锋的架势。身旁的白色大标题这样写到:Fighting for eyeballs。
  此时的阿里巴巴,是由马云和17个创始人在1999年筹建起来的一家B2B电子商务公司,最初注册资本只有50万元。
  他要上演一出“侏儒大卫打倒巨人歌力亚”的故事。除了福布斯,还有一个人相信这样的故事一定会发生,他就是日本软银集团的创始人、现任主席孙正义。他的“投资狂人”的外号最为人所熟悉,热衷于投资互联网和新技术领域,深刻影响着日本乃至亚洲的互联网格局,UT斯达康和雅虎都是他投资的经典案例。
  2000年正值互联网泡沫的第一次破灭,早期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也深陷其中,新浪、搜狐的股价跌破了1美元。而马云,他当然也需要钱。尽管他此前已经获得高盛400万美元的投资,但那时在他眼里,“全世界的钱也只有这么多了。”
  这一年的一天,马云来到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软银中国执行合伙人薛村禾等人所聚集的一间办公室,他穿着一件旧夹克,手里拿着半张纸,讲了6分钟。在旁人看来,瘦小的马云常常发出夸夸其谈的宏大论调,但孙正义却敏锐地注意到了马云言语中透露的价值。后来,马云获得了来自孙正义的第一笔投资,数额2000万美元。
  在随后的两年中,孙正义对马云的阿里巴巴数次追加投资,也支持了淘宝网的最初发展。不过,从那时候起,马云对于公司的控股权,已经不能完全控制在自己的计划之中。
  更大的转变发生在2005年。当年8月,雅虎以包括雅虎中国资产在内、总计10亿美元的投资,占股39%(2010年10月前拥有35%投票权),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的最大股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一项融资记录。而马云及阿里巴巴管理团队为第二大股东,占股31.7%;软银为第三大股东,占股29.3%。
  孙正义的精明在这件事上表露无疑。当时阿里巴巴的最大威胁是几乎横扫全球市场的电子商务巨头eBay,这家公司的市值已高达500亿美元,不过它并没有进入阿里巴巴所擅长的B2B领域。然而无论是高盛还是孙正义都担心,如果此时eBay向阿里全面开战,那么后者很可能无法抵挡。他们既不希望这样的情形发生,也不会在初期投资还未获利的前提下追加资本。
  在中国有着搜索业务的布局、但发展并不顺利的雅虎,成为当时阿里巴巴最佳的投资者和合作伙伴,而孙正义也极力撮合。雅虎的投资对阿里巴巴至关重要。它不仅让高盛、孙正义等获得部分变现、平息了投资者的质疑,也从此开始了阿里巴巴历史上高速发展的一段黄金时期。
  通过对雅虎中国运营团队的接管,阿里巴巴还获得了诸多技术:雅虎中国搜索团队成就了后来的淘宝搜索引擎,IM产品演化成为阿里旺旺,广告搜索带来了阿里妈妈广告平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雅虎中国充当着阿里巴巴集团内部黄埔军校的角色。
  至少在最初几年里,马云对外界表露的态度都是—这是阿里巴巴一笔合算的交易,并且强调“阿里巴巴收购了雅虎中国”。在大部分媒体面前,这家公司巧妙地回避了“雅虎已经成为阿里巴巴第一大股东”的事实。
  时间回到2007年12月17日。这一天马云登上了《财富》亚洲版,在时隔7年之后,再次成为国际权威财经杂志的封面人物。他穿着黑西装,系着红色的领带;顽童般的笑容消失了,只有嘴角微微上扬。他把双手抱在胸前,笔直地站着,似乎不再急于战斗,展现了一个成熟的商人和一个胸有成竹的谋略家的形象。
  不过在这一天,尽管他仍在实际上牢牢控制着阿里巴巴,但从控股权的角度而言,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公司。


  阿里巴巴的崛起速度显然超出杨致远、孙正义和马云最初的想象,它的B2B业务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之一,是“中国制造”的生产商和采购商最受欢迎的交易平台。尤为重要的是,这家公司的新业务平台淘宝网和支付宝在中国市场击败了美国的eBay,成为最受中国年轻人喜欢的C2C交易平台,而通过后者进行的互联网交易年度交易额近1000亿人民币。
  谁都想获得这家公司的控制权:阿里巴巴越出色,雅虎越希望牢牢抓住这可能拯救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孙正义既然是“最会谈判”的投资人,当然也不希望自己这笔生意受到影响;而马云,他开始考虑从雅虎手中回购股份,并由此引发了阿里巴巴管理层与雅虎现任CEO卡罗尔·巴茨之间的数度争吵。
  2005年8月雅虎与阿里巴巴签署的交易协议中规定,从2010年10月开始,雅虎、软银及阿里巴巴三个股东当时达成的“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马云不会被辞退”条款到期。而持股阿里巴巴集团39%经济权益的雅虎,其投票权将从当时条款约定的35%增加至39%,马云等管理层的投票权将从35.7%降为31.7%,软银保持29.3%的经济权益及投票权不变,届时雅虎将成为阿里巴巴真正的第一大股东。这无疑对马云对阿里巴巴的控制权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阿里巴巴集团与第一大股东雅虎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2010年9月,阿里巴巴前B2B业务CEO卫哲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言辞激烈地表示:“阿里巴巴已经不再需要雅虎,雅虎是一个面临破产的公司。”之后,雅虎发言人在回应卫哲的言论时称,将维持对阿里巴巴的39%持股不变。
  当巴茨执掌雅虎、拒绝阿里巴巴管理层回购股份,同时还在阿里巴巴成立11周年宣称将进入中国内地互联网广告市场后,正如《福布斯》在2010年12月所评论的那样,马云心中最坏的可能已经越来越接近了。
  他有足够动机重新夺回公司的控股权。当然,转移支付宝并不能实现阿里巴巴管理层重新控股公司,马云本人也否认这一举动与试图从雅虎手中回购股份有任何关系。但重新掌握支付宝这样的优质资产,与放在雅虎和软银手中相比,肯定更有利于马云和他的管理团队。
  “我要强调的是,支付宝的两次所有权转移,均是在阿里巴巴董事会知晓的情况下完成的,否则问题就大了。”马云称。
  问题的确很大。支付宝先后两次所发生的所有权转移,恰恰成为了软银、阿里巴巴、雅虎三方此次争端爆发的开始。
  马云说,他一直在为支付宝寻求合法地位。2009年4月,央行出台首个对支付机构企业备案登记文件。马云等管理层在解读文件的过程中认为,如果参照银行业的作法,保持一定的中资比例就可以在未来顺利获取支付牌照。此后,发生了至关重要的第一次转让。
  到2009年7月24日,由第一大股东雅虎代表杨致远、第二大股东阿里巴巴代表马云和CFO蔡崇信、第三大股东软银的代表孙正义所组成的董事会,形成了一个董事会“会议纪要”,授权马云等阿里巴巴集团管理层为获取支付牌照而完成股权结构的调整。一年之后的2010年6月份,央行出台第二份备案文件,对外资支付机构资格申请、管理办法均需“另行规定”。同年8月,30%的支付宝剩余部分股权,完成了转让。
  这是整个转让过程中最令人费解的疑问:涉及股权转让这类重大事项的决定,是以“会议纪要”而不是通常程序所规定的“董事会决议”所作出。
  马云的说法是:自2005年雅虎入股阿里巴巴,形成由雅虎、阿里巴巴、软银三方所组成的董事会以来,决定都是以会议纪要的形式做出,从来没有正式的董事会决议。
  在马云的口中,会议纪要就是君子协定—Gentleman Agreement,曾经按照这样的方式做出决定的还有成立淘宝网,它获得了成功。但这也是一项并不完善的制度,并成为一颗从一开始就埋下的定时炸弹。
  而支付宝公司本身的章程规定,支付宝的股权转移,只需要经过支付宝公司董事会批准并告之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即可。而目前支付宝的董事会成员,仅包括支付宝高管和阿里巴巴集团的中方高管。
  如同《门口的野蛮人》一书中所描述的公司管理层与股东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由马云和蔡崇信所组成的董事会代表,在大股东面前也展现出了强大的谈判能力和控制力。阿里巴巴管理团队以第二股东的身份,占据了四个董事会席位中的两席。对此,2009年履新上任的雅虎新CEO、有着铁娘子之称的卡罗尔·巴茨,在可以增加董事会席位的时候,选择了暂避锋芒。谁都知道,此时选择与阿里巴巴的管理团队硬碰硬,就意味着两败俱伤的结局。
  “牌照分分钟就要发放,监管机构也发来了要求做出说明的信函。他们没有人愿意承担支付宝可能失去牌照的责任,而我必须做出一个决定。”马云说。
  2011年3月31日,阿里巴巴集团管理层单方面终止了支付宝与雅虎和软银的协议控制。在此之前,尽管支付宝的股权已被分两次完全转移,但很大的一种可能是,因为协议控制,杨致远和孙正义采取了“不表态”的姿态。这是他们可以保证自身利益的最大底线。
  协议控制方式在中国互联网界由来已久,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为了契合监管机构与上市要求、同时保障投资者受益的制度。通过与阿里巴巴集团与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签署的协议,杨致远和孙正义依然是支付宝事实上的股东。
  阿里巴巴仅仅通过一个简单的技术手段就可以实现协议控制的终止:不再合并三方的财务报表。当雅虎、阿里巴巴、软银三方坐上谈判桌的时候,讨论的也只是对股东们的赔偿条款。
  马云称这一切都是为了获得支付牌照。支付宝于2010年年底正式递交牌照申请,并在2011年1月收到发自央行的信函。这封信函要求支付宝说明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背后是否有外资背景,如果有,需申报;如果没有,需公开声明。这封信函无疑与此前的二号令相对应,有外资背景的支付企业牌照需另行申请,这很可能让支付宝与第一批牌照擦肩而过。
  马云认为,“另行申请”很可能就意味着遥遥无期,他不能冒这个险。然而,当他再次在董事会上提出终止协议控制的要求时,又一次被杨致远和孙正义所拒绝。按照马云的说法,孙正义当面质疑,为何他的一些朋友所投资的中国公司,都可以通过协议控制的方式获得牌照。他甚至还表示,中国的很多规定都是可以绕过的。
  “这不可能。(指终止协议控制)” 这是杨致远和孙正义给马云最后的答案。在他们看来,此事已经到此为止。
  雅虎与孙正义仍然对外保持沉默。除了董事会,没有多少人知道在那些“董事会会议纪要”中到底说了一些什么。
  “这样的决定并不完美,但在当时是唯一的正确决定。”马云说。


  现在的阿里巴巴已不是那家诞生在杭州普通住所之中、注册资本只是50万元的小公司,它在中国市场击败了eBay、催生了支付宝,设定了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最初的版图。现在,仅仅支付宝一个业务,估值就高达近50亿美元。
  这是一笔大生意,马云和他的团队有自己的理由可以获得更多。曾经与阿里巴巴针锋相对的雅虎中国第一任总裁、现360创始人及CEO周鸿祎现在站到了马云的一边。“最好的方案是向马云定向增发,比如10%股权(溢价),完成马云对阿里巴巴,甚至对雅虎的反向控制。”周鸿祎说。
  马云对公众公开了与雅虎、孙正义之间存在的巨大分歧。他表示现在已经进入了股东赔偿问题的谈判阶段,但拒绝透露任何细节,并声称与孙正义的谈判将是最艰难的。
  这位阿里巴巴的创始人正面对自己最严重的一次信誉危机。
  所有人都想知道,他究竟偷没偷走自己的公司?


联系编辑:renxuesong@yicai.com             

 


VIE结构
VIE结构即协议控制,又称“新浪模式”、“搜狐模式”,在2006年以前主要应用于互联网公司的境外私募与境外上市。指离岸公司通过外商独资企业,与内资公司签订一系列协议来成为内资公司业务的实际收益人和资产控制人,以规避《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对于限制类和禁止类行业限制外资进入的规定。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