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架起通向生命安息的桥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为死亡而歌唱的安魂曲
乔布斯生前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演讲时说过:“或许死亡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每个人都会同样面临死亡的结局,我们没有必要再患得患失;如果你把每天都当成你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总有一天你会如愿以偿。”

《商业价值》杂志特约作者 诺花|文
    几个月前,一个很要好的同事辞掉安排好的工作会议,紧急赶回法国去探望他病危的母亲,一个星期没有消息。后来才知道,母亲在他回家途中就离开了。不久他回到国内,按常理来说,失去母亲的悲痛加上路途劳碌,他一定是面容憔悴,可当我第一面见到他的时候,却意外地感受到他对母亲离开的平静和泰然。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自然地聊起了生和死的话题。他很认真地问我,“你相信人有来世吗?”我想了想回答说,“我还真是没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停顿了会儿说,“你最好认真地想想,因为这很重要,我相信人是有来世的。” 我接着问他,“那你怎么理解来世呢?”他说:“人离开这个世界就像从一个房间走到另外一个房间。我相信母亲从这儿离开后,会有更大、更舒适的房间等着她,所以我愿意在心中好好地为她祝福,为她唱上一首安魂曲,让音乐送她走到来世。”呼天抢地的场景、低迷回旋的哀乐是人们对于死亡的一贯认知,然而听到这儿我一下子明白,为什么他能够将痛苦放下,如此平静地面对母亲的离去。
    安魂曲又被称作“追思曲”、“慰灵曲”。
    几百年来,安魂曲已成为一种规范的曲式,赞美上帝,求得人类灵魂的自由和救赎。奥地利作曲家莫扎特的安魂曲是他一生最后一部作品,他只完成了开头的几个部分就离开了人世,他自己甚至也预感到当时是在为自己写安魂曲;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的安魂曲是为了纪念他最崇拜的意大利诗人和文学家曼佐尼而谱写,并在曼佐尼逝世一周年的纪念仪式上首演;法国作曲家弗莱的安魂曲则写给自己逝去的父亲,是一首远离宗教味道的死亡摇篮曲。而这三者也成为后来流传最为广泛的“三大安魂曲”。

    Requiem Mass in D Minor K.626
    奥地利人莫扎特写给自己的安魂曲
    电影《阿玛迪乌斯》是根据莫扎特的一生改编的,在电影的结尾,凄风苦雨中,一辆孤独的马车载着36岁既已逝去的天才,在其为自己谱写的安魂曲伴随之下缓慢前行。这首编号为第626号的作品是莫扎特一生中最后一首作品,他在弥留之际仅写完了开始的“进堂曲”、“垂聆经”和《继叙咏》的大部分,后面的部分是由他的助手苏斯梅尔(Sussayr)整理完成的。
    不管是电影中神秘的委托作曲人,还是莫扎特弥留之际呓语中的下毒人,天才的逝去一直是个未解之谜。但冥冥之中作曲家也在为离去谱写最后的挽歌。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莫扎特分别完成了喜歌剧《魔笛》和充满阳光愉悦气息的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但最后尚未完成的安魂曲也成为这位天才永恒的遗憾。
    安魂曲的第一句开始强大的合唱曲,“求上帝赐予永远的安息,并以永远的光辉照耀他们”。莫扎特的《安魂曲》后来被广泛地用于葬礼演奏中。1849年波兰音乐家肖邦的葬礼和1964年纪念美国总统肯尼迪的仪式都选择了莫扎特的安魂弥撒曲。

    Manzoni  Requiem
    意大利人威尔第为纪念一位大师而作的安魂曲
    1873年,意大利伟大的爱国诗人、小说家曼佐尼(Manzoni)逝世。他的诗堪称意大利的“歌德”,他的小说《约婚夫妇》(I Promessi Sposi )被翻译成多种语言版本,基于他在文学上的影响力,他把当时五花八门的意大利方言逐渐统一成为一种规范的语言。他是威尔第年轻时就崇拜的精神偶像,即便他自己已在歌剧界声名大振的时候仍然对大师敬仰有加。
    威尔第首次见到85岁的大师的时候,大师夸奖他,“你是个伟大的作曲家”,他连忙回答说,“但您是真正的圣人”。曼佐尼的逝世让威尔第陷于悲痛中无法自拔,他甚至无法参加当天举行的葬礼。他说,“尽管我无法去参加葬礼,可是或许今天没有人会比我更加忧伤。大师的离去结束了他圣洁荣耀的一生,没有哪些报纸上的文字可以表达出这深远的意义,我或许应当用另外的方式来纪念他……”
    不久,在米兰市政府的支持下,威尔第开始创作纪念大师曼佐尼的安魂曲,这无疑是倾其全部情感的作品,他也把曾为纪念意大利歌剧作曲家罗西尼而创作的片段融入其中。一年之后,该作品在纪念大师逝世一周年的仪式上首演,作曲家威尔第亲自指挥,并选择了庄严神圣的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
    威尔第的安魂曲澎湃激荡,而非传统的宗教式的庄严沉思,在结构的安排上更加自由。对于安魂曲的结尾,他选用了女高音的独唱“拯救我”来祈求上帝的救赎,以此替代了传统的“阿门”主题,好像一个远方微弱的声音期待着永续救赎之光的来临,音乐成为追忆大师逝去的载体。

    Requiem Op.48
    法国人弗莱追忆亲人的死亡摇篮曲
    法国作曲家弗莱的安魂曲中的“慈悲耶稣”(Pie Jesu)可以算得上一首取材于《安魂曲》的声乐作品,也成为很多电影的插曲,简洁淳朴可谓天籁之音。 1885年,弗莱为了纪念逝去的父亲而创作的安魂曲,也同时悼念了在创作开始后不久便去世的母亲。这是一首没有最后审判的安魂曲,他自己说,“我的安魂曲没有表现对死亡的恐惧,它应当称为死亡的摇篮曲,而这其中是我对死亡的感觉,一种快乐的救赎希望,一种能触及永恒的期盼,而不是为逝者所寄的哀伤”。
    作曲家把震怒的审判变成了安息的祈祷,以安息开头,以一首《在天堂》的独唱结尾,好像精神从肉体中解脱,在钢琴发出的一缕缕光芒下,天使的翅膀把生命带入了永恒的天堂,充满了温柔、宽恕和希望。这是一首没有宗教束缚的世俗挽歌。1924年,这首安魂曲在他自己的葬礼上演奏,伴随他飞向来世。
    2011年10月5日,那个国庆黄金周悠闲的下午,一个伟大的天才离开了我们。我没有想到去点蜡烛,再拿一个苹果咬上一口放在旁边,而是在我的微博上分享了莫扎特的D小调《安魂曲》。
    让一首安魂曲来送别这位天才,这位恰如古典音乐世界里的“莫扎特”,摇滚世界中的“列侬”一般狂放不羁的奇才。让一首安魂曲架起通向生命永恒安息的金桥,把他送到生命的彼岸,生者只有希望和喜悦,而没有世俗的悲天悯人,逝者将伴随着音乐走到来世的另外一个房间。乔布斯生前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演讲时也曾说过:“或许死亡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每个人都会同样面临死亡的结局,我们没有必要再患得患失;如果你把每天都当成你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总有一天你会如愿以偿。”

    原文链接: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5072.html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