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专访郝景芳:中国的”短期思维”使基础研究突破面临挑战
媒体来源: 中金投X

正值美国发起贸易战企图将“旧制造”重新带回世界最大经济体时, 马云在上个月发表言论称中国需要关注“新制造”。 暂且不论这样的理念差异,中国对新制造业的关注从未如此强烈。中国正在努力建立智能工厂,政府对该倡议的补贴也在增加。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智囊机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记录了一些这样的现象。   例如, 东莞是广东沿海的一个小城市,在为期三年的“机器人替代人工”活动中,已经裁减了25万个工作岗位,约占该市注册劳动力的5%。市政府每年花费2亿元人民币(约2900万美元)支持企业升级自动化设备。十年前,杭州的一家公司已将每条生产线的工人数量从原先的200到300个减少到11至13个。杭州另一家厨房电器制造商获得了相当于其生产线升级成本5%的政府补贴,三年前就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劳动力,并且目标是在十年内实现全自动化生产。深圳市政府每年花费人民币5亿元(约7200万美元)支持当地机器人、可穿戴设备以及智能设备产业。 这一期播客节目的嘉宾郝景芳是本报告的作者之一。郝景芳也是一位科幻小说作家,并于2016年凭借“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奖,成为亚洲第一位获此奖项的女性作家。 中国在新制造业的努力印证了郝景芳的观察,“当取得技术突破的时候,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进行测试对于中国科技公司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随着企业,政府和投资者将中国制造业“升级”为“全自动化”和“智能工厂”,大量就业岗位将逐渐消失。但报告推断通过对劳动力的精心管理和再培训,中国将能够克服大规模采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所造成的劳动力替代问题。 然而,清华大学物理学和经济学博士毕业的郝景芳担心中国将在从“技术采用者”到“技术创造者”角色的转变过程中面临困难。 “很多公司都太短视了。过去,这些公司有很多机会赚快钱……或许这些公司没有耐心追求更大的目标。而且对于投资者,他们只是想要复制成功最快的商业模式。所以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耐心进行长线投资”,郝景芳在天津世界经济论坛举行的新领军者年会期间接受中金投X采访时表示。 请继续阅读以下的访谈问答实录(略有修改编辑),同时也请订阅本播客节目,以及中金投X的每周英文邮件更新。 问:您写了关于中国未来的科幻小说,同时作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理事,您站在一个最佳的角度来观察中国技术领域方面的发展。您对中国科技行业如何发展的总体看法是什么? 答:中国科技产业发展迅速。它具有巨大的国内市场以及与客户联系密切的优势。每当技术有突破时,中国科技公司能在国内大市场中进行测试都是一种优势。 但是,也有一些不足。其中一个主要问题就是缺乏基础研究。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基础研究投资相对较低。因此(可能)使中国的技术进步变得很困难。许多公司只是从外国公司购买基础知识和技术,然后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本地化应用。 然而,由于当前的贸易冲突,未来这种方式可能会越来越困难。这需要中国在基础研究中投入更多的资源和人力资本。 问:您刚才说中国缺乏基础和核心技术研究的意识。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您认为这种情况将来会改变吗? 答:也许主要原因是中国在过去四十年里发展得太快了。因此,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基础研究,因为所有这些基础研究都需要投入很长时间和大量的人力资源。 也许最大的突破需要最长的时间。所以也许将来,当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放缓到每年三到四个百分点时,人们就会这样做 我认为政府在未来将会更加关注基础研究。中国有大量青年学生和科学家,可以给经济带来更多的能量。当我们着眼于在基础研究方面取得进展时,我们必须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待,至少五十年的时间。 问:您对中国能够实现这一转变是否持乐观态度吗? 答:我认为中国人足够聪明,可以实现这一改变。中国有很多聪明的学生和科学家。主要问题是我们是否有相关机制来促进这个改变。我会更乐观地认为中国确实有潜力可以实现这一改变。 但如果市场环境不好,学术环境不好,资源配置不够有效,也许就不会实现。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建立促进基础研究的正确机制。 问:我所观察到的是中国公司,学术界和社会普遍存在短期和实用主义的心态。您认为这种氛围会得到纠正吗? 答:我认为原因是许多公司过于短视。因为在过去,这些公司有很多机会赚快钱。这样的例子为后面的公司树立了模式,他们都希望能够复制这些快速成功的模式。 所以我对你的问题的回答是不,也许这些公司没有耐心去追求更大的目标。而且对投资者而言,他们只想复制最成功的商业模式。因此,他们没有足够的耐心进行长期投资。 这使得这些初创企业变得更加害怕失败。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进行创新实验。大学也是如此。我想现在,在大学里,教授们每年需要发表两到三篇论文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否则将失去工作。 对于基础研究而言,对于那些非常重要的大发现,他们确实需要时间。也许一个实验需要五年,然后花费又一个五年来发表结果。但中国目前的气氛并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我希望这样的规则和管理方式在中国的学术界能有所改变。 问:我们谈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刚刚发表的关于人工智能和人力资源如何相互作用的报告,以及它们如何相互影响和相互作用的。该报告的主要结论是什么? 答:我认为总的来说,我们对AI创造就业岗位持乐观态度。虽然它将减少一些工作,但它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但是,我认为目前的教育和培训体系与未来所需的教育体系之间存在很大差距。 […]

专访郝景芳:中国的”短期思维”使基础研究突破面临挑战中金投X.

媒体来源:[文章]
(C) 中金投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