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马拉松表情——回归本真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在世界发展、科技进步的同时,人们更需要保持生活的节奏与步伐。
《商业价值》杂志特约作者 王乐|文
    马拉松运动起源于公元前490年希腊与波斯的战争,到2010年,正好有2500年的历史。2010年10月31日,我和一群朋友参加了第28届雅典传统马拉松赛(Athens Classic Marathon),暨纪念马拉松起源2500周年活动。我带着佳能单反相机,边跑边拍,最终用4小时17分钟完成比赛,拍了1000多张照片。
    雅典马拉松是从马拉松镇跑到泛雅典体育场,路线就是当年菲迪皮得斯传递希腊人胜利消息的路线,途经几座小镇,这是最原始的马拉松路线,是马拉松中的“马拉松”。与很多久负盛名的马拉松比赛有着极大的不同,雅典马拉松并不突出旅游产业,马拉松小镇连最基本的住宿条件都没有,只有一年一度的传统赛,才会让这里瞬间热闹起来。
    清晨,大巴车把运动员集合在起点马拉松镇。这里曾是冰刀雪剑的战场,现如今一片安静祥和,只看见绿树茵茵蓝天白云,和一群群虔诚如宗教徒的马拉松爱好者。这里是真正的马拉松爱好者的大聚会,你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运动服装品牌、世界各地的跑步装备、世界各地跑步者的神情体态。可以说,马拉松起源2500周年的纪念赛,把世界上绝大多数铁杆长跑爱好者都集中到这里了。
    马拉松是这样一种运动:42.195公里的距离,在北京打车要花100多块钱,却要求选手完全用双脚跑着完成。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这是自虐或者疯狂,然而在马拉松的故乡,我只感受到了无限的欢乐。每个人都像过节狂欢一样,大家穿着最亮丽的比赛服装,头戴橄榄枝,或者身着古希腊的民族服装,或者干脆把自己装扮成手持刀盾的斯巴达勇士。
    雅典马拉松的赛道并不宽广,甚至有些狭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起点分成7个出发区,每个出发区相隔2分钟发枪,单独计算时间。我在第三区,速度不快不慢的那个阵营。本次比赛共有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5万人参赛,我这个黄皮肤的“外国人”在完全国际化的比赛里显得比较稀少,但至少我们来了,在纪念马拉松起源2500周年的赛场上,有中国28条好汉的身影。
    比赛开始,一出马拉松小镇,观众就多起来了,他们挥舞着手中的旗帜,兴奋地大喊加油。憨态可掬的大爷大妈,美丽帅气的姑娘小伙,顽皮可爱的小孩子,让整条赛道变得热闹非凡。一位老大爷搬来梯子坐在自家院墙上观看比赛,美丽的姑娘高举着橄榄枝说:“荣誉送给英雄”,身边不断经过身形健美、精神爽朗的跑步爱好者,大家友好地打着招呼,那种感觉真是太棒了。马拉松是唯一一项可以让业余选手和专业运动员站在同一跑道上的运动,千万人用奔跑的方式纪念送信的希腊英雄,用原始的方式、用超强的意志力完成一次次心灵的轮回。
    以前我从没有扛着单反相机跑过马拉松全程,还担心拿不动相机,特地背了一个包,必要时可以把相机放在包里省些力气。记得出发前,一位女性朋友曾用很江湖的口气对我说:“别给中国爷们丢脸!”这让我倍感压力。后来我发现一切担忧都是没必要的,当我走上赛道,当我拿起相机,就会不由自主地勇往直前,我由此也认清了自己对于奔跑和摄影的热爱。我在背包后面安放了一面国旗,在相机的遮光罩上也贴了一面,这一刻,我是中国的跑步者,我是中国的摄影师。
    我在路上遇到一位加利福尼亚来的小伙,他手持DV,也是边跑边拍,他给我录像,我给他拍照片,我们还相互地敬佩了一番,把彼此留在各自的镜头里。
    时快时慢地跑在路上,我东瞧西看,不时拍下一些风景和奔跑的人群。赛道附近植被很多,远处是起伏的小山,古代的战场而今已是安静祥和,现在的比赛,我们有充足的后勤保障,而在当年,菲迪皮得斯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争,还受了伤,为了送信,他用尽生命奔跑着,他没有水只有信念。
    路上看见一位女孩的T恤上写着“I will finish this thing if it kills me”,可以翻译成“拼命也要完成它”,这姑娘比较丰满,不像一个长年坚持的跑者,但这件衣服足以令我肃然起敬。温度渐渐升高,赛事变得艰苦起来,跑到30公里处,身边的人或多或少开始出现了痛苦的表情,我加大拍摄的频率,我想这也是对那些面露艰辛依然向前的跑者最大的尊重。
    就这样跑着、拍着、看着,感受着雅典传统马拉松的魅力。经过几个弯道后,开阔的泛雅典体育场跃然眼前,数不清的观众向你欢呼呐喊,惊讶得我几乎热泪盈眶。人潮如流,每个人都那么热情,时间已是正午,日照非常强烈,你无法想象还会有那么多观众等在那里为你加油欢呼,你能感受到他们对马拉松的由衷的热爱,这一刻,再艰苦的奔跑都是值得的。
    我已经参加过15次马拉松了,跑完之后仍无法平静。马拉松本是一个在外人看来艰苦的事情,在雅典,我的最大感受却是热情和享受。跑步的人在享受比赛、享受运动精神——无论表现出的是欢愉、痛苦还是潇洒、平静。能够享受它的人,一定是达到了更高的精神境界吧。不光跑步的人在享受比赛,观众也乐在其中。你能感受到他们对于奔跑的认同,那种认同是发自心底的,每个人都是真实的自己。
    我一直认为有两个行当永远是朝阳产业:一是推动世界发展、科技进步的产业,另一个就是回归本真的、把人们的生活节奏往回“拽”的产业。马拉松运动就属于后者,一来长跑可以抵消现代生活方式“过于舒适”的副作用,二来它关乎于心灵,属于精神文明层面的范畴。这项具有2500年历史的运动,在国外已经得到普遍认可,然而在国内才刚刚起步。
    长跑领域或许就是下一个商业金矿,那些物质快速进步带来的“副产品”,竟然也会衍生出难以估量的巨大市场,这就是张弛进退的平衡吧。此次雅典马拉松,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也参加并跑完了10公里比赛。而在其他众多的大型马拉松比赛中,社会精英参与的情况也不在少数,越是发达国家,这种比例越高。由此不难推测,马拉松这项运动,看似痛苦的外表之下一定有它令人着迷的部分。
    比赛完,我回头翻看拍摄的照片,忽然发现马拉松表情其实就是一种原始本能的真实表情,一种社会化活动之外的、久违了的原始表情。当我们从一个文明走向另一个文明时,千万别忘记祖先是怎么走过来的。在蛮荒、痛苦挣扎中与大自然抗争,让人类变得聪明强壮,体力智力的多重交互才造就了更先进的文明。
    “如果你想强壮,跑步吧!如果你想健美,跑步吧!如果你想聪明,跑步吧!”古希腊的名言早已揭示了这一秘密。倘若你愿意进一步了解那些在和平年代主动艰苦奔跑的行为,幸福感,肯定会多一些。

    原文链接: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3141.html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