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恐龙经济调查5】得失:“三城演义”看恐龙经济
将资源变成财富,三种不同模式打造恐龙文化基地
“三城演义”看恐龙经济

新京报·新知周刊

目前,很多地区都在加紧建设恐龙经济的相关项目。

《与恐龙同行·震撼舞台》大型演出登陆南京和上海,让一些人闻到了这类灭绝生物身体里散发出的钱的味道。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一恐龙化石资源大国,那么这些资源能否转化成钱呢?记者走访了中国南方三个最重要的恐龙景点:自贡恐龙博物馆、常州中华恐龙园和禄丰世界恐龙谷,如何利用中国的恐龙资源的答案,似乎可以从这三个地方的对比中得到。

资源
大都曾是“烫手山芋”

开始谈论中国恐龙资源和经济的关系时,很容易忽略一个重要的问题:和石油、矿产等资源不同,恐龙化石资源是不可能简单出售的。它们是重要的社会财富,国家有义务把它们保护起来。对于像自贡大山铺、禄丰川街这样的大型化石埋藏地,更需要进行原地保护,这就需要大量的资金。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地方发现了大量化石,不但一时间无法从中获利,而且要不断往里面贴钱。

侏罗纪世界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展馆部经理王涛说,自1995年禄丰川街发掘出大型恐龙化石埋藏地之后,科研人员进行过三次小规模的发掘。每次发掘都从当地政府以及部分科研单位拿到数万乃至数十万资金。但这些钱连完成发掘工作都觉得紧张,更不用说原址保护了。所以,通常只能搭起保护棚慢慢等待。2004年,政府决定招商引资,利用民间财富进行保护。最初,他们谈过四五家,但都因为资金不到位之类原因失败了,直到绍兴商人王铼根来到这里。王铼根在这里蹲点考察了 2年,调查了这里的交通、流量等外部因素,到2006年才真正和当地政府签订协议。王涛半开玩笑地说:“当年抗日战争也只打了八年,我们的‘恐龙之战’打了十几年。”自贡大山铺恐龙遗址也是类似,在张爱萍将军“一锤定音”之前,这里一直是个“烫手山芋”。


世界恐龙谷借助于禄丰当地的恐龙资源。

模式
博物馆还是游乐园

无论是自贡还是禄丰,基本思路都是把“死”的恐龙化石转变为“活”的旅游资源,然而它们所呈现的面貌却完全不同。自贡恐龙博物馆的门票收入根本不足以满足日常运营的需要,要靠政府投入的资金和外展来维持;而禄丰世界恐龙谷靠门票收入已经能够收支平衡,并有望实现盈利。从博物馆本身的观感来看,自贡恐龙博物馆虽然装满珍贵的展品,但缺少作为“旅游目的地”的策划与效果;而禄丰恐龙谷的展厅则非常壮观。相比起来,常州中华恐龙园又是另一番风景:在这里没有出土过哪怕是一小块恐龙化石,但却发展起了一个“纯赚钱”的游乐园。这里的博物馆在花哨的游乐项目的包围中显得灰头土脸,甚至让人视而不见。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古生物学博士生邢立达总结说,实际上自贡、常州和禄丰的三个恐龙旅游项目正好代表了中国恐龙经济的三种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建立在遗址所在地的传统的博物馆,其代表是自贡恐龙博物馆。这种博物馆最大的问题在于地理位置往往不在重要城市之中,就算本地游客也难以找到足够的理由经常去光顾。另一个问题就是展览的手段上,无论是传统的展示还是声光电多媒体展示,这些博物馆都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结果是展示效果不好,普通观众会觉得乏善可陈,留客时间短暂。其中一些馆还被作为“政绩工程”,往往是外观雄伟,建筑物耗资巨大,但展示手段陈旧,可惜了很多很好的化石标本。

第二种模式为常州中华恐龙园模式。本地没有一根恐龙骨头被发现,却硬是建立了一个恐龙博物馆与主题公园。常州不愁游客,因为它地处“长三角”经济圈。常州模式全赖长三角经济圈的巨大消费力,走出自己的独特的道路。但是,恐龙爱好者并不能从常州中华恐龙园得到很多知识上的体验。

第三种模式为云南禄丰世界恐龙谷模式。因为获得了大量的投资,加之此地交通便利,旅游服务业发达,可以增加留客时间,所以这里沿用了“就地保护”的恐龙博物馆。因为投资巨大,所以观赏效果很好。但这里不仅是博物馆,还带有恐龙主题游乐场与休闲度假项目,三者合为一体,独具“中国特色”。类似的情况在西方国家并未有模板可供借鉴。

“就以上三种模式而言,我们乐见这种禄丰模式在中国蓬勃发展,寓教于乐,善莫大焉。”邢立达说。


在中华恐龙园,恐龙是娱乐的一个噱头。


传统模式的自贡恐龙博物馆,外墙都显得有些萧条。

希望
在商言商不忘科学

从这三种模式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有共性的东西。发展地方恐龙经济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常州中华恐龙园完全是由当地市领导“要”下来的项目;而禄丰世界恐龙谷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强势推进”。而自贡恐龙博物馆的建成实则借助了来自国防科工委的支持。

另一方面,在中国单纯的政府投资的博物馆并不能吸引足够的旅客。在采访常州中华恐龙园的过程中,记者发现一些相关的领导都曾表示过“传统的博物馆缺乏吸引游客的功能”,这也是促成该园彻底改走“娱乐路线”的重要因素之一。而自贡恐龙博物馆“德高望重,地广人稀”的现状是这种观点的最佳例证。相反,以营利为目的的招商引资能给“恐龙”带来更高的人气,无论是常州中华恐龙园吸引国企的资金,还是禄丰世界恐龙谷招来浙商的资金,都打破了纯政府投资的模式,“在商言商”让恐龙体现出了丰厚的商业价值。

最后要讨论的,却似乎是应当最先提及的:恐龙的价值之一当然是普及科学知识和科学理念的载体,但更大程度上还在于人们对于它的天然兴趣。恐龙本身的魅力,才是恐龙经济的商机所在。在这方面,禄丰世界恐龙谷极富感撼力的核心展示可谓开中国风气之先。

在即将过去的虎年里,北京市民听到了一阵阵低沉的“龙吟”,在奥林匹克公园举办的“探梦恐龙岛主题乐园”和在景山公园举办的“自贡恐龙巡游皇宫景山”一度唱起了对台戏。其中于7月1日到10月7日举办的“探梦恐龙岛主题乐园”吸引了约20万人次参观,以每人消费90元人民币计算,营业额达到1800万元人民币。《与恐龙同行·震撼舞台》也极大地震撼了南京和上海的舞台。恐龙经济正在慢慢走进我们的生活。

【链接】
中国其他恐龙旅游地

●二连浩特恐龙地质公园

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二连浩特市是亚洲最早发现恐龙化石的地区之一。这里埋藏着十分丰富的恐龙等脊椎动物化石,白垩纪恐龙化石尤其丰富。二连巨盗龙是这里出土的“明星”。

 2009年9月二连浩特地质公园正式开园。据报道,该馆已吸收投资4000多万元人民币,完成了恐龙科普馆、恐龙化石原地埋藏馆、矿物晶体馆等博物馆建设。据介绍,未来该园西区的博物馆,光建筑面积就28000平方米,将投资1.55亿元人民币进行建设,完成之后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古生物博物馆”。

●诸城恐龙博物馆

位于山东省中南部的诸城市,以出土大型鸭嘴龙化石而闻名。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这里先后发现、发掘出土鸭嘴龙、霸王龙、鹦鹉嘴龙和原角龙等多种恐龙化石,出土地点多达20余处。

2001年5月9日,我国第一个县(市)级恐龙博物馆在山东省诸城市建成,并展出目前世界上最高大的巨型鸭嘴龙化石骨架和100多件恐龙化石。未来,诸城将在市郊“恐龙涧”建设“诸城白垩纪恐龙地质公园”。


相关阅读:
【1】
样本,与恐龙同行
【2】自贡,孤独者先行
【3】常州,无化石之地
【4】禄丰,投资手笔大
【5】得失,三城各不同
【6】经验,展览是根本

新知专题图文/本报记者 刘铮(除署名外)
本专题感谢:
邢立达(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古生物学博士生)
东洋一(日本福井县立恐龙博物馆馆长)
关谷透(古生物学和地层学博士)
包含(“现代戏剧谷”艺术策划部经理)
媒体来源:[文章]
(C) 《新京报·新知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