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屏蔽技术日臻精湛
媒体来源: 何三畏的BLOG

    在风起云涌的,划时代的互联网时代,中国一无原创,惟一的贡献,就是把互联网改造成“局域网”,把搜索技术变成“搜不出来技术”,把删除和屏蔽当成刻不容缓的任务。

    今天早晨起得太高,在杨继绳《墓碑》中取了四段话出来,先放新浪微博,又复制到腾讯微博。隔了一阵,就看到新浪博友说“这个也要删呀!”。我查,没删呀。但博友说,他们转,就说原帖也删。这是博自己看不出来的。博主自己还可以自己再转发,只是博友们看不到。

    再去腾讯微博看,发现只有一条后面有99个评论转播,别的三条,一动不动地躺着。短信询问腾讯微博的朋友,回答说,他们没干这个!又问,你们把后台管理技术向“他们”开放了?……

    下面把四条微博贴出来,大家看看在腾讯微博上巡逻的“他们”是如果“管理”微博的。你会觉得他们其实一点标准都没有,事实上,也不可能有一个管理手册,可以把四十多年前的敏感性也包括进去,可见,他们一方面工作没原则,认真工作会很茫然,但同时,没原则也带来无边的自由……

 

延安时代,毛泽东问他的俄文翻译师哲:总统和皇帝有什么不同?师哲用政治学的知识回答了个一二三,毛泽东听了哈哈大笑,说:“其实都是一样的!”1950 年,在新中国第一个五一劳动节颁发节日口号时,毛泽东在送给他审定的口号稿件上,亲笔加上了“毛主席万岁!”
公共食堂最重要的效能是把“无产阶级专政”贯彻到每一个人的肚子里。生产队长是一“堂”之长,谁不听话,他就不让谁吃饭。公共食堂实际是让农民把饭勺子交到了领导人手里,也就是把生存权交到了领导人手里。农民失去了饭勺,就失去了生存权。《墓碑》记载了大量因“扣饭”而把人活活饿死的故事。
今天 08:41 来自网页
在几千万冤魂中,有一部分是被活活打死或逼死的。河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杨蔚屏在1960 年10 月15 日《关于信阳事件的报告》中提供了这样的数字:仅光山和潢川两个县被打致死就有2104 人,被打致残的仅潢川一县就有254 人。其中被打死或致残的不只是农民,也有不听话的基层干部。杨继绳《墓碑·序》
今天 08:40 来自网页
[大饥荒与大稳定] 农民没有求助和外出逃荒的权利。公安局控制了所有的邮局,向外面发出的信件一律扣留。中共信阳地委让邮局扣了12000 多封向外求助的信。为了不让外出逃荒的饥民走漏消息,在村口封锁,不准外逃。对已经外逃的饥民则以“盲流”的罪名游街、拷打或其它惩罚。杨继绳《墓碑·序》
今天 08:39 来自网页
媒体来源:[文章]
(C) 何三畏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