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当马拉松遭遇Ultra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如果精神也有商品的话,超级马拉松一定属于精神奢侈品之一。
《商业价值》杂志特约作者 王乐|文
    2011年5月7日凌晨4点半,我登上居庸关长城,征战自己的首个超级马拉松比赛——TNF100北京国际户外耐力跑挑战赛。经历诸多起起落落,最终以14小时07分完成比赛。这是一次无比艰苦的比赛。我在20几公里时撞到低矮的树枝,划伤鼻子;在50公里的时候双脚磨出水泡,举步维艰;到75公里的时候几乎体力耗尽;艰难挨过80公里的补给点,才又“活”了过来继续前行。及至终点,笑容和泪水在一秒钟内同时出现。朋友的等待,一路的坚持,还有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瞬间化作自豪和感动——我终于是个百公里选手了。
    第一次经历这样艰苦的比赛,它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修正了能力与认知的差距。这些主动的、带有些许疯狂的挑战,有着其他项目无法比拟的积极意义。我爱这咬牙切齿、痛不欲生,却又给我巨大收获和震撼的比赛。
    马拉松的品牌价值
    一年以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参加超过42.195公里的超级马拉松比赛,甚至在3年之前,马拉松距离对我来说都是天文数字。更早的时候,半程、10公里,甚至那个该死的5公里都能带给我无比的挑战和完赛后的小小虚荣。如今,我真的成为一个百公里选手,一切都来得不慌不忙,井然有序和震颤人心。
    为了这次超级马拉松比赛,我准备了大约6个月的时间,一路坚持,过程曲折而有趣。我已经参加过21次马拉松全程比赛了,对我来说,42.195公里的距离已成常态。那些和我有着类似经验的人,大多也会在此时间段转向更长的超级马拉松,或者更为复杂多变的铁人三项赛。我能感觉到这种人都保持的态度——没有惊奇和进步的人生是乏味的。
    在所有运动项目里,马拉松算得上是最有品牌价值的赛事。有朋友开玩笑说“无马不成跑”,想想也的确如此——21公里叫做半程马拉松,10公里叫做四分马拉松,5公里叫做迷你马拉松,超过42公里的则称为超级马拉松。所有长距离奔跑都集中在这项以地名命名,以一个具有深远影响的希腊故事为背景,令人骄傲的运动。某种意义上讲,迷你、四分甚至半程马拉松都属于品牌推广类别,而超级马拉松则是这个品牌的延伸。是的,没有比“马拉松”三个字更有广泛价值的运动了。
    很多人都以为马拉松只有一个长度,这是一种错误。其实,单是马拉松组织者对这项运动的理解差异,就足够隔开太行、王屋二山。当身边很多朋友还在问马拉松有多长距离的时候,马拉松早已进化出新版本。这是一种文化现象。放眼世界,就会看到马拉松品牌的多样面孔。有累积距离的马拉松,只要多次累积跑完42.195公里就可以获取证书,旨在鼓励更多人参与;91岁高龄的女性跑完马拉松,将追求挑战的热血放大到人类衰老过程的极限;还有那些无比艰难的赛事,比如世界上难度最大的超级马拉松——恶水马拉松,无不深深影响着热爱跑步的人群。
    理论上讲,哪儿都可以举办马拉松,它是那样的平易近人。然而,马拉松能办多长时间和具有何种意义,则是另一种高度的象征。波士顿马拉松已经连续举办100多年,一战、二战期间都没有中断过,也是迄今为止门槛最高的马拉松赛事,甚至出现了许多因为报不上名而强行参加比赛的“马拉松土匪”。这种看似长距离的艰辛,俨然拥有愉悦和积极的情怀。
    可是,马拉松这项非常有价值的运动在国内还有着相当大的误区,其实只要看看新闻报道用词就知道了。比如形容工程延期——“马拉松工程”;谈判缓慢叫做“马拉松式的谈判”等等,都将“马拉松”3个字与拖沓冗长画等号。但真正理解这项运动的人绝对不会这样说。它是种神圣的精神。
    有非常多的人像我这样,跑过迷你马拉松,跑过半程马拉松,跑过标准马拉松,踏上100公里超级马拉松之路。或者,更远的100英里比赛,更或者未知的更长距离的Ultra马拉松。生命不息,跑步不已。
    越痛苦越奢侈
    世界上从来就不缺乏各种追求卓越、不断挑战自己的人。他们上高山、下深海,寻求速度的极限、长度的极限、追求难度的进一步超越。在国内比较普及的是登山运动,这与房地产界领袖王石登山带来的影响力不无关系。仅深圳的登山人群就有30万,而全国参加马拉松的人也不过3万人。和登山比,马拉松消耗的资源很少,却是个不争的事实。马拉松可以从距离上进行超越和难度提升,登山实际是无法从高度上进行超越的。珠穆朗玛峰已经是一个顶点,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降低高度,所以人们想出更多的方式增加难度,比如攀登全球1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
    相较而言,当马拉松遭遇Ultra,就有无限可能。超级马拉松没有尽头,这个品牌有着无法比拟的魅力,以及那2500多年精神的延伸。倒退几百年,世界上第一个马拉松冠军斯皮里东·路易斯的成绩为2小时58分50秒,如今这个成绩完全没有竞争力。同样,今天的超级马拉松,未来也会成为很多人都可以达到的事情,那时候,只有更加超级的赛事,才能够吸引到不断超越极限的人们吧。
    昌平的TNF100公里比赛已经连续办了3届,第2届因为完赛率太低,还曾想过降低难度。后来,主办方的决策还是明智的,没有降低难度。参加这种比赛的人绝不是为了轻松惬意,而是为了更多的挑战。这毕竟是一个“多数人知道少数人拥有”的奢侈品牌,LV如果容易获得,也就没那么多人追求了。
    物质文明发达之下产生了很多奢侈品,人们用不断积累财富的方式来获取;如果精神领域也有商品的话,超级马拉松一定属于精神奢侈品之一。能够拥有它的人,需要付出超凡的精神意志和行动,也因此能获得常人无法享受的精神愉悦。马拉松这个古老的故事,奔跑这项最原始的运动,超级马拉松这个几乎无休止进化的奢侈品牌,让我着迷和渴望,正如一个女子喜欢LV。
    跑步在国内初见规模大约在2005年。那时候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主力跑步人群渐渐结婚生子,一些小小的“跑二代”出现了,我经常看到跑友带着孩子们出现在训练场地。试想这些“跑二代”所处的环境会更好,至少,他们不会再因为外界的不理解而放弃退缩,他们更有可能品尝到奋斗的硕果。
    “苦难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祝福”。从迷你马拉松,到半程马拉松,到标准马拉松,再到超级马拉松,我开始渐渐彻悟这句话了。当我的马拉松遭遇Ultra,那些更远更具挑战的、未曾想过的前景,慢慢清晰明了。我喜欢这极具挑战的生活,它是我的精神奢侈品,我喜爱那该死的刻骨铭心。

    原文链接: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3984.html 

媒体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