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中国职业女性生存状态调查报告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听职场女性领导者们的故事与忠告……
《商业价值》杂志 赵杏儿|文
    女性需要顶的半边天不只是家里的,还有家外的。不过也感谢这些外出工作的机会,让女人们意识到自己除了具有家庭属性,还有无穷无尽可以释放的社会价值。
    现在,距离“妇女上班运动”过去几十年了,“白骨精”、“女强人”、“大龄剩女”等各种类型的职业女性层出不穷。而在职场性别越来越模糊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女员工乐于与男员工比拼“谁工作起来更玩命”,但少有人会关注女性员工“累不累”。
    社会对女性的期望始终是双重的:职业女性一方面需要在工作上积极投入;另一方面,她们是女儿、是妻子,还是母亲,在家庭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如何维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承受事业和家庭带来的双重压力,是当今职业女性始终需要面对的问题。
    全国妇联、阳光媒体集团、IBM、优兴咨询等多家单位第4次携手发起了以“职业女性幸福感”为主题的“2010年中国职业女性生存状态调查”,重点关注影响职业女性幸福感的各个方面。从当前中国女性的职场现状、职场关系、职场压力和职场发展等一系列热点内容进行讨论,希望能推动全社会对于职业女性的关注和关爱,帮助职业女性理性面对职业发展的问题和困境,提升职业女性的职业幸福感。
    为此,该项目在问卷调杳外,还特地选取了4位比较有代表性的女性领导者来谈谈她们目前的生活与职场状态。她们中有声名远播的主持人、媒体人,也有低调行事的高管,有养育3个孩子的妈妈,也有决定不要小孩的“丁克一族”。
    本以为她们的生活会被家庭与事业的难以平衡搞得一团糟,就像大多数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但其实,她们正处在人生最美好舒适的境地——在企业中做到一定职位,有选择的余地,对很多事情看得更为透彻。这就是40岁左右的职业女性,在职业道路上奋斗了将近20年之后,终于可以歇歇脚、看看风景,为后起之秀讲述一下自己的心得体会。
    至于你是否决定听她们的,则可以自行斟酌。每个人的人生选择都不尽相同,各人有各人的精彩。但至少,当问到这4个女人“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是否还会走同样的路”时,大家都毅然选择了“还要这样活”。就让我们来听听她们的故事与忠告。
    杨澜——女孩子不要轻视同龄男性
    作为很多女性的榜样,杨澜有着让人羡慕的人生轨迹。大学毕业即主持《正大综艺》,随后赴美留学。30岁开始创业,阳光卫视虽然在3年后卖掉,但现在阳光媒体集团的业务却开展得如火如荼:电视节目制作、大型活动策划以及天女网络社区三者互为支撑。
    生活虽然忙碌,甚至在车上还要接受媒体采访和处理工作,但杨澜却说“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些都是我的选择,所以会很享受。工作不是单向的能量支出,更是能量获取的过程。”而主持、节目策划是杨澜永远不会厌倦的工作。
    “做自己,更容易成功。”这是杨澜信奉的理念。无论在职场还是在创业过程中,杨澜总是鼓励自己说出内心的想法。“尤其对于女性而言,从小被教育得要招人喜欢。这也是女性在事业上做出一定成绩所面临的心理障碍。”杨澜在步入社会后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勇敢地表达自己,这是与我们所接受的教育背道而驰的一点。”
    所以,无论是对自己的一双儿女,还是对公司的员工,杨澜都鼓励他们提出不同的见解。因为观点的表达,其实就是个人思考的结果,“我们从小就被训练如何正确地回答问题,但却没有人训练我们提出问题。而提出问题就是坚持独立思考的一个过程。”杨澜没有奢望别人总能被自己说服,但表达和倾听是必要的。
    杨澜回忆采访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时, 希拉里同样说过,“在美国也有这种倾向,希望女性能够赞同别人的观点。当你有自己独立的观点时,别人就会说你是‘女强人’”。但在职场,正确的决定是非常重要的,不必要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也不必害怕别人叫你“女强人”。因为如果永远随大溜儿,就永远不可能显出你的才干。
    除此以外,杨澜还希望给现在的年轻女性一个忠告——那就是不要低估同龄男性。“2010中国职业女性生存状态调查报告”显示,对于“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这个说法,在今年的调查中,将近70%的被调查女性认同这种说法;而在2007年的调查中,仅有50%左右的女性认同“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女性变得更为现实和理性。
    但从杨澜的角度看,在社会性格方面,女孩比男孩早熟。尤其是20多岁女孩子特别容易得到各个年龄段男性的宠爱,有些时候会错误的估计自己的价值。而刚走出校园的男生刚从最底层干起,所以女孩会认为同龄男性不够有实力和魄力。
    “但真正内心强大、有潜力的男孩子,如果可以把时间放长远些,到30岁左右,他们事业爆发的力道会大于很多女性。如果能够有机会共同成长的话,情感的关系会更加深厚。对于年轻人来说,毕竟并肩走过的历程更可贵。”杨澜说得语重心长。
    已年过四十的杨澜开始注重养生,养成更为平和的心态,“年龄变大的好处是,你可以有选择的余地。而我正享受着这种幸福。”
    柳尽染——孩子接受教育比上学重要
    柳尽染现任IBM大中华区全球信息科技服务部市场与战略总监,同时也是3个孩子的妈妈。这个名字里有着无限古典情结的女人,接受的却是全盘西式教育,也更习惯别人叫她Jean。外公曾是清末庚子赔款第一批赴哥伦比亚大学的留学生,母亲的叔叔曾是哈佛商学院的第一位中国学生,母亲则以英美文学访问学者的身份前往美国深造。而她自己的母校则是Wellesley女子大学,宋氏三姐妹就曾经在此就读。
    20岁赴美求学,使得柳尽染养成了独立要强的性格。自认为颇具“Geek”(极客)特质,不爱看言情小说,更喜欢与现实完全无关的科幻小说,以及故事发生在世界各地的侦探小说。没和中国人谈过恋爱,丈夫是美国人,育有3个女儿。作为职业女性的Jean并没有经历过太多关于平衡事业与家庭的挣扎与纠结,这个国际家庭给予了每个成员理解与支持。
    “人们都说搬家和换工作是最容易引起夫妻争执的事件。但事实是,我们搬过3次家,每次搬家都是因为工作变动的需要,但从没有因为这个吵过架。”Jean更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每周四飞回上海与家人团聚,周一一早再回北京上班,有限的时间里更要多些快乐。
    当问到Jean是否因为工作忙碌而错过了孩子们的成长点滴时,Jean显得颇为自豪,“孩子们的演出、比赛我全都参加了。”Jean的育儿经大多是从书上学的,美国婆婆不会教她怎么做,也不会干涉她怎么做,“全部都是鼓励”。但Jean也承认,孩子小的时候确实陪伴她们较少,“一两岁的时候,她不会记得是谁给她换尿布湿;况且这种事情,月嫂会做得更专业。”
    作为母亲,Jean认为提供富足的物质条件不如在不同的年龄段满足孩子的情感需求。“3~4岁的时候要开始影响她,为她树立正确的是非观;而青春期的孩子们又不尽相同,要尊重她们的想法。”孩子们对于Jean从来都是无话不说,这让Jean感到十分欣慰。
    而这种相互信任源自于Jean的敢于放手。大女儿6岁就在玩伴家过夜,现在17岁的她甚至在父母无法出席家长会的时候,自己要求去和老师谈谈。“国际学校的家长会是7位老师同时在场,每个家长同每位老师一对一单独谈20分钟。”Jean最终让大女儿自己去了家长会,“这样她对自己的定位和情况会更加清楚。”
    Jean的丈夫对于孩子们的成长秉持着一个理念——“接受教育比上学更重要”。这种教育可能是来自生活,来自朋友,但不一定来自课堂。Jean有时候甚至会因为全家的旅行计划而让孩子请假;同时,也下定决心要让孩子们在大学毕业之后就独立生活。
    目前,工作已经占去了Jean全部时间的70%,剩下的时间还要分给孩子、丈夫,而最后想到的才是自己。“牺牲最大的还是与自己独处的时间,总以为可以补回来,但其实失去的就永远失去了。”Jean对此虽然感慨万千,但却并不后悔,“如果让我重新选择,肯定还是如此来过。”
    霍锦洁——丁克家庭的幸福
    霍锦洁是IDC亚太区总部研究副总裁,领导亚太区中央研究部以及大中华区的全面市场研究工作。在亚太区,她为13个国家的客户需求研究提供支持,并开发了互联网商业市场的研究模型。同时,她掌控整个大中华区的研究流程管理,麾下团队由30多名分析师组成。
    作为一名职业女性,往往会被工作占用过多时间,但在香港出生的霍锦洁自幼受母亲影响,仍保有对家庭的强烈责任感。“工作再忙,我也不会丢掉家庭的一些东西,仍然会为大家煮饭,依旧会做家务。”霍锦洁对于自己的角色转换十分清楚,“走进家门,做太太的就要把老公照顾好,做女儿的就要孝敬父母,这跟你做什么工作没有关系。”
    但男性和女性在选择工作时,女性还是会更多地考虑家庭。“2010中国职业女性生存状态报告”显示,尤其在近两年来,职业女性的生活中心开始更多地转向家庭,有将近35%的女性生活重心在家庭。而2007和2008年这一比例只有20%左右。“我认为工作的选择首先应该以兴趣为主导。在这点上,男生可能会更坚持,女孩考虑的会比较多。”霍锦洁十分庆幸自己一毕业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职业。霍锦洁拥有香港理工大学数学、统计与计算学专业的高级证书,并获得英国兰开斯特大学管理科学(运筹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一直在咨询行业工作。
    另外一件让霍锦洁感到无比幸运的事情是自己能够找到现在的丈夫。“老公是我的大学同学,当时我决定去英国念研究生,他就跟过去陪读。当我决定不要小孩,他也不给我压力。5年前我决定来北京,他毅然跟来。”没有丈夫的支持,霍锦洁无法想象自己的生活将变成什么样子。
    通常,人们不会问一个女人为什么要小孩,却会百般追问一个女人为什么不要小孩。霍锦洁对于这样的质疑与压力已习以为常:“我从小就没有一个要小孩的概念。当时决定不要的时候,就觉得如果有一天想要了,社会上有这么多没人照顾的小孩,领养一个也可以。但没想过要自己的小孩。”
即便如此,也并不影响霍锦洁对小朋友的爱。在畅想退休之后的生活时,霍锦洁直言自己的计划其实已经开始实施——要在中国大陆的农村办所学校,帮助孩子们学习英文。而目前霍锦洁已经在寻觅合适的外教老师,学校将很快启动。
    霍锦洁对于自己目前的生活很满意,“家人都身体健康,如果愿意可以全家出去旅游,想去哪就去哪。”和睦的家庭给了霍锦洁努力工作更大的支持,虽然没有小孩,但霍锦洁却也不觉得有何不妥。况且,这样自己还可以永远当个小孩。
    李曦——相信沟通的力量
    几乎所有初识李曦的人都会好奇,为什么一个当年英语专业出身的人进了索尼这个日资企业?标准答案是索尼公司的工作语言以英文居多,日语不做特殊要求。但李曦言谈举止中所流露出的严谨、低调却是典型的日企风格,这也是十余年在索尼工作受到的熏陶与冲刷。
    目前已经升任索尼有限公司传媒公关及CI管理本部副总裁的李曦有着令人惊叹的职业生涯。“我的两次升职都是‘跳级’完成,几乎每次都是连升三级。”这在一向严谨认真、对于规则格外遵守的日企来说,相当难得。但李曦就凭着不断学习、低调做事的认真心态、相信沟通的力量,而一步一步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我认为女生的一大优势就是在人际沟通方面,会比较恰当地表达自己,同时让对方不会感到压迫。”李曦25岁进入索尼公司,就负责传媒公关方面的工作,与人沟通更是每天都在做的事。
    “所以当家庭中出现了一些分歧或是矛盾,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沟通,不能逃避或是想着它会自动消失。”李曦的儿子已经11岁,身高马上就要追上妈妈了。“我每天的工作其实就是与人沟通,所以当我在家庭中遇到问题,用这个方法来解决肯定是理所当然的,并且是我最擅长的。”虽然现在儿子有点青春期的小叛逆,但还都在李曦能够搞定的范围内。
    李曦相信,无论在现实中隔着多么远的距离,如果沟通是有效的,传递的信息是准确的,那么空间不会成为阻隔人与人之间、老板与员工之间的障碍。“我和我老板的沟通就十分有效。即使我们一个月才见几次面,但却比成天和他见面打交道的员工工作推进得更为有效。”李曦平时很少与老板私交,主要就是谈工作,“我每一财年都会通过人事部门,十分正式地向我的老板提出约见要求,共同制订工作安排。”
    “在这个交流过程中,其实是双方互相确定对方想要的和自己能够提供的是方向一致的东西。”李曦对于该和老板保持怎样的距离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通过沟通,将你的目标设定与他对于公司路线的规划保持一致,就不会出现大方向的偏差。”
    年过40的李曦,将自己目前的状态描述为到达了一个“越活越明白”的阶段——不会因为一些诱惑而去做急功近利的选择,对于事物也有了更为清晰和宏观的判断。年龄越增长,幸福感也随之增长;工作年限的增加,幸福感也会慢慢累积。
    李曦希望在未来儿子和自己也能无话不说,就像她本人那样善于并乐于与人沟通。

    原文链接: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3993.html

媒体来源:[文章]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