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转载]转:刘志祥,百年老站新站长(普通人的故事)
媒体来源: 何三畏的BLOG
刘志祥,百年老站新站长(普通人的故事)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来源:《人民日报》1998-08-26 第12版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坐落在九省通衢武汉的汉口车站,是一个百年老站。1997年4月,这个老站迎来了一位新站长,他就是41岁的刘志祥。

 

    刘志祥当过火车司机、人事干事、纪委书记、副站长,对火车站的业务精熟于心,对汉口站的历史和现实也了如指掌。他知道,这个投资3亿元改造的车站,虽大方气派,但服务跟不上旅客要求,路风屡有投诉;经济效益上不去,已负债1380万元,每年工资、成本等缺口超过500万元。这是多么沉重的包袱,但更是一副重担、一份责任。因此,上任伊始,刘志祥想的更多的是,尽快扭转局面,让汉口这个百年老站重新站起来。

 

    1997年,中国铁路大提速,“客运营销战略”同时在全路展开。刘志祥看准了这个机遇。他敏感地意识到,营销是一个系统工程,首要的是领导层的思想观念转变和更新,其次是干部职工对营销技巧的掌握,从领导决策层到干部职工的实际操作是要环环紧扣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营销都不会成功。

 

    当过火车司机的刘志祥深知“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的意义。要搞好营销,先要从领导干部开刀。1997年7月,车站1200多名职工推出100多名代表组成了考核小组,对全站180多名干部就德、能、勤、绩四个方面考核打分。通过考核,汉口车站首次解聘了两名干部,通报批评了9名干部,降职1名干部,表扬奖励了19名干部,沿袭多年的干部终身制被打破了。

 

    刘志祥找到两位被解聘的干部交心谈心,帮助他们分析原因,找差距,鼓励他们。两位被解聘干部感动了,诚恳地说:“刘站长,我们感谢你。车站要是早点动真的,我们不会有今天。”刘志祥也感叹万分:我们的个别干部涣散,没有干劲,主要是机制问题,没有竞争,又何求提高、何以发展兀?

 

    干部考核成功了,干部们的积极性、主动性,还有创造性调动起来了,汉口车站营销的步子也迈开了。仅是售票这一环节,先是开通了流动售票车,接着搞起了电话订票,上门售票,上车售票,异地售票。异地售票点已辐射到湖北省各个县,最远的到了深圳、北京、重庆等地,实行了跨地区、24小时连续服务的售票新模式。这一年,汉口车站在新运行图实施后运能减少的情况下,运输收入超额完成任务。

 

    减员增效,如何减员?百年老站汉口车站动作起来似乎更难。刘志祥一笔笔算账,仔仔细细地寻找着每一个减员的突破口。他决定先从最要害的运转车间突破。运转车间有干部职工140人,使用新型的6502电气集中闭塞系统后,冗员一下增多了。但运转车间有一张最硬的“挡箭牌”:“减人会影响行车安全。”刘志祥也审慎了,他下到车间和有关部门认真对运转车间的工作量进行了核定,科学地把运转车间的人员定为102人。这样,一年下来仅工资支出就节省了36万多元,不仅没有影响行车安全,反而使行车组织和安全工作更加扎实有序了。

 

    汉口车站候车大厅的入口有四个岗亭,四班倒,定员就是16人。为阻止无票人员进入候车大厅,这16个人的作用无疑是重要的。刘志祥经过一番调查,在班子会上提出了建议。他说:“汉口车站本身就是武汉的一个景观,候车大厅里为方便旅客,设立了服饰店、快餐厅、录像厅等一系列经营服务项目。我们为什么要自我限制?现在的候车大厅宽敞明亮,又有空调,各种设施都较齐全,即使没票或者不候车的人为散步而来,也不会影响旅客的休息和候车,而且来的人多了对大厅内的服务项目的经营效益也是一种促进。”班子成员们听着刘志祥一笔笔细账算得有根有据,叹服之余,同意了他的方案。四个岗亭撤了,不仅省了16个人,而且搞活了车站的第三产业。

 

    下岗的确是件难以让人愉快的事。刘志祥主张“无情下岗,有情操作”。下了岗,给出路,给后路,仍可竞争上岗。运转车间两名职工下岗后,愿意到行包车间当装卸工,刘志祥就到行包车间落实,行包车间立即辞退了临时工。劳资人事科的一名干部下岗后当了营销员,一个月给车站拉了10多车货源,个人收入大大提高。此外,还有20名售票员、35名行李员甩掉“皇粮”,走出车站推销铁路产品,上门办理票务和托运业务。为多售票、多揽货,汉口车站职工已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面对此情此景,刘志祥感叹不已:“多好的职工啊,我不给他们办实事,就是罪人。”

 

    职工们说:“刘志祥是用他一身正气为人、两袖清风处事的人格魅力感染我们,激励我们的。”正是如此,汉口车站上下一心迎来了经济效益创百年之最的好光景:与上年相比,发送旅客量增长29%,客运进款增长38.5%,行包运输收入增长23.1%,全站运输收入达2.1亿元,真正实现了减员增效双推进。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武汉贪官刘志祥覆灭记:财色兼收疯狂报复举报人
  (《检察风云》2006年第10期)

  曾经有个干部为了保留现有的位置,拿出1万元钱请刘志祥吃饭。没想到刘志祥当众对其嗤之以鼻:“你想拿这点钱就把我打发了,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2006年3月16日,曾先后任湖北省汉口火车站站长、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刘志祥,因涉嫌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传上了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他被指控伙同他人贪污公款1227万元,收受贿赂1439.8万元,并有1000多万元财

  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由于案情复杂,法庭宣布将择日宣判。(编者注:4月30日,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原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刘志祥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法院认定刘志祥犯故意伤害罪、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

  仕途上一路顺风

  刘志祥1956年出生于湖北省鄂州市一个普通家庭,学历不高,为人处事好讲江湖义气,在朋友圈里人称“爽哥”。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他就没有离开过铁路。起初,他是个工人,干过轧土工、火车司机。但在近十余年,刘志祥的仕途可谓是一路春风,有人戏称他坐上了升官的电梯。从人事科长到纪委书记再到汉口火车站副站长,刘志祥的升迁速度无人能敌,刷新了武汉铁路分局干部任用晋升的纪录。

  刘任汉口火车站副站长时,目光一直紧盯着站长的位置,但由于平时为人过于狂妄,招来不少嫉恨。出于无奈,他被转任武东车站党委书记。离开汉口火车站的前一天,他放出话来:我总有一天会杀回来,你们给我看好了!

  果然,1997年4月,年仅41岁的刘志祥升任为汉口火车站站长。2002年3月,刘志祥再次升任为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

  任汉口火车站站长的6年,可谓是刘志祥人生最风光的6年。

  汉口火车站坐落于九省通衢的华中重镇武汉,是一个百年老站。刘志祥刚上任时,汉口站负债1380万元人民币,每年工资、成本等缺口超过500万元。3个月后,在刘志祥的指挥下,一场包括考核干部、减员增效、调整营销系统等在内的改革如火如荼地展开。车站1200多名职工推出100多名代表组成了考核小组,对全站180多名干部就德、能、勤、绩四个方面考核打分。通过考核,汉口车站首次解聘了两名干部,通报批评了9名干部,降职1名干部,表扬奖励了19名干部。他还对全体职工定下铁纪:谁要是敢私自放人上车,一律停职下岗。在他的铁腕政策下,汉口站队伍建设成效十分明显。在他任汉口火车站站长的6年里,汉口火车站效益连年增长,汉口站运输收入增长了10倍。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媒体誉为“两袖清风”的站长,竟然因涉嫌巨额贪污受贿和涉黑命案而沦为阶下囚。善良的人们一时间似乎难以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更为他自毁前程而感到震惊和惋惜。

  事发“高铁柱命案”

  1997年元月,老家在湖北汉川的高铁柱通过合法手续承包了汉口火车站招待所,并签下了8年的合约。高铁柱向银行贷款28万元将招待所装修一新。本想安安心心做生意赚点钱,可没想到的是,由于招待所的生意越做越好,自己却引来了杀身之祸。

  仅仅9个月后,汉口火车站向高铁柱单方提出废除合同,高家拿出双方签订的合同表示拒绝。10月31日,汉口火车站执法部门不分青红皂白,强行将招待所贴上封条,一帮小混混将高铁柱一家赶了出来,连随身物品都不让取。

  无奈之下,高铁柱夫妇一纸诉状将汉口火车站告到法院,官司是赢了,判汉口火车站赔偿20万元,然而钱却一直拿不到。为此,高铁柱又多次找时任汉口火车站站长的刘志祥索要赔款,这一要就是4年。

  在刘志祥的指使下,2002年12月8日,无业人员彭支红(已判刑)、冯立海(已判刑)等4人携带砍刀、匕首冲进高铁柱的租住地。还没等高铁柱一家反应过来,歹徒就冲上前对高铁柱拳打脚踢。殴打中,冯立海持刀刺破高铁柱右股动脉,致高铁柱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高铁柱在被害前夕已有某种不祥的预感,他曾亲笔写下一封遗书:“我若遇害,就是贪官刘志祥指使人干的。”警方在被害人衣服兜内发现了这封遗书。

  事后刘志祥供认此案是自己指使:“没想到事情搞大了。”

  命案牵出大票霸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刘志祥的发家史源于倒卖火车票。与他里应外合的黄金搭档是原供职于武汉电视台后勤部门的职工何坚。刘志祥与何坚的密切合作开始于1998年。那一年,汉口火车站建站一百周年,汉口站出巨资在武汉电视台组播了一台专场文艺晚会。当时还在电视台工作的何坚,让刘志祥在节目中频频露脸。晚会的播出,让刘志祥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对何坚更是刮目相看。二人经常你来我往,谈话相当投机,合作的范围也从媒体炒作扩大到贩票“捞钱”。

  一个熟知其中黑幕的职工形象地描绘出刘何二人坚实的“合作伙伴关系”——刘志祥总牵头,与何坚联袂,控制汉口火车站绝大部分卧铺车票和俏销的座位票,形成一个坚实的网络和繁杂的销售体系。何坚的电脑直接与汉口站配票室电脑相连。在刘的指使下,通过配票室陈某把持计划配票大权,从票务中心主任徐某——计划室的姚某——配票室的陈某一条龙直通何坚的电脑销售窗口。按照“行规”,从何坚那儿卖出的票每张都加收了“手续费”,从5元至50元不等,一般卧铺票加收20元,黄金周和春运期间一律每张加收30元,票源紧俏时,“手续费”高达50元。而每年春运,汉口火车站日均发送旅客就达4万多人次。这些紧俏票源全部由刘志祥一人把持。自然,最难买的票只有到何坚的售票点能买到。

  刘何“二人转”有着相当“正规”的游戏规则,两人签订了明确的利益分成合同。汉口火车站每年运送旅客1000多万人次,卧铺票和紧张方向的座位票占30%至40%。每月何坚的电脑打多少卧铺票有明确的数据统计,何依票数对刘志祥进行回扣结算。

  除了倒票,垄断汉口站所有基础建设工程项目,被认为是刘志祥的另一条生财之道。车站老职工回忆,在刘志祥任站长期间,汉口火车站售票厅工程不断。2000年厅内刚花巨款安装好中央空调,还未使用,2002年又被敲了重新装修。车站贵宾室装修,刚装修完了,又把装修好的全部挖掉再重新装修……几年来,汉口站用于装饰维修费用就高达1.74亿元。而施工方基本上都是刘志祥家乡的施工队——湖北鄂州的建筑队。

  翻阅账目,专案组人员发现其中维修、装修费用水分很大,仅车站站台新修的一处花坛,决算竟花了30多万元;而在车站出站口修的一处5平方米见方的小休息厅,造价高达110万元。刘志祥从诸如此类工程里“黑”了多少钱?绝非小数目。

  疯狂报复举报人

  2002年,一位职工以匿名信向上面举报刘志祥的经济问题,最后信件居然直接转到了刘志祥手上。

  在每个月例行的干部大会上,刘志祥竟然肆无忌惮地一边把信拿给大家看,一边说:“有人向北京举报我的经济问题,没有用,信转到我手里来了,我红道黑道都有人,你们举报到哪里都没有用!”

  铁路职工张汉生曾向有关部门反映,刘志祥在主管基建项目中,把汉口站几栋家属楼交由不懂基建的原汉阳县建筑公司一民工肖跃进承建,家属楼施工中钢材、水泥、运输都是车站通过关系平价购进,运输由部队免费支援,而结算工程款项,则高价结算。刘志祥从诸如此类工程里拿了多少钱,难以计算。得知此情后,刘志祥把张汉生叫到办公室,张狂地拿出举报信,指着张汉生冷冷地说:“你给我放聪明点,不要搞小动作,不管什么人写揭发信,一样都会转到我手中。”

  为了躲避报复,张汉生先后搬了三次家。然而就是这样也没有逃出刘志祥的魔掌。1999年1月,三名凶手在上班时间手持西瓜刀闯进车站办公室,不由分说就向张汉生连砍三刀,致使张头部、背部、手部等多处受伤。幸而当时办公室的客运车间主任周国发等及时出面救助,才将三名歹徒赶走。受此事牵连,出面救人的周国发很快遭遇下岗。汉口站业务拔尖的统计员蔡鹏,因代张汉生领过几次工资,被刘志祥传唤到办公室,要其交代张都在背后说了他哪些坏话。蔡鹏说不知情,随后不久,他由干部被降为工人,下放到了车间当环卫工。

  “好色”中加速覆灭

  在刘志祥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期间,车站里只要是刘志祥看中的女人,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手。作为回报,刘志祥会给她们重新安排好的岗位,或是提拔重用。当然,刘志祥也有碰钉子的时候,当遇到性格刚强、坚决不从的,刘志祥就会找出各种理由,不是将其调到又脏又累的岗位,就是让她待岗。

  在众多被他玩弄的女性当中,不能不提原汉口火车站副站长潘某。起初,潘只是一名普通的车站广播员。因为长相出众,声音甜美,深受刘志祥宠爱。此后短短几年,潘某从广播员到客运值班员再到客运副主任、主任,2004年提任汉口火车站副站长。潘某在素有汉口“华尔街”之称的黄金地段购得100多平方米的豪宅,每天开着小车上下班。在刘志祥被执行“双规”前夕,执法部门从潘某家中搜出数百万元来历不明的现金。目前,潘也深陷囹圄。

  刘志祥长期生活在花天酒地中,因为有求于他的人太多,他经常出入于高级会所、桑拿房、歌舞厅。甚至有些干部为了巴结他,请他洗桑拿……自己则在楼下站岗放哨。

  一位资深法律专业人士评说,刘志祥这一典型案例和全国铁路政企不分、缺乏外部监督机制有着密切联系。由于这种管理体系,铁路局很容易成为一些领导干部贪污腐化、行贿受贿的“遮阳棚”。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彻底改变这种政企不分、缺乏外部监督机制的落后体制。(《检察风云》2006年第10期)

 

 

媒体来源:[文章]
(C) 何三畏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