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生命能否承受价格之轻?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一切皆有价格,意味着一切皆存在成本,有时是显性的,有时是隐性的。但对我们生活中羞于定价、无从定价的事物如何定价,以何种方式定价,却是一个异常困难的事情。
《商业价值》杂志特约作者 李志军|文
    当拿到《一切皆有价》这本书的时候,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是两个现在固定看的电视节目:《非诚勿扰》和《职来职往》。痴迷的原因不是对自己婚姻的不甘,而是与我研究的领域——沟通——关联度很大,进而是要指导孩子们如何面对未来的工作挑战。但后来发现,《非诚勿扰》看不下去了。因为实在参不透男嘉宾的成功与失败,女嘉宾看起来个个表面无所求,实际上标准一点不含糊。而《职来职往》则不然,新人求职,明码标价;用人单位,按质付酬,虽然少了些和气,但是简单、清晰。所以有人讲,用钱能解决的事是最容易的。所以,我并不惊讶“一切皆有价”的论断,因为一切皆有价格,意味着一切皆存在成本,有时是显性的,有时是隐性的(比如免费)。但对我们生活中羞于定价、无从定价的事物如何定价、以何种方式定价,却是一个异常困难的事情。
    书前的“好评如潮”对我产生了误导,很多名人告诉我这是一个“有趣”的书。我必须承认这本书真的很有可读性。但吸引我的,首先是以经济学的视角探讨了社会中一直以来都被大家关注的恒久命题,比如商品、生命、工作、女性、文化、信仰、未来等等,但由于有了价格这个支点,就很容易洞悉看似缥缈,甚至很多不能言的内容,这对现实中极为务实的芸芸众生似乎更易于接受。但必须承认,总体来说,这本书我读得不开心。我的心情是典型的“高开低走”。从“商品的价格”作为开始,我的心情是非常愉悦的,因为作者所涉及的内容在日常生活中都有所感触。除了作为普通消费者的同感外,作为涉猎营销学研究的学者,也会对书中提到的企业营销中对消费者实施的“小把戏”报以不厚道的微笑,毕竟这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后面的命题探讨却让我觉得愈发地沉重,比如生命是否无价、幸福究竟几何、信仰的价格以及未来的代价,都触碰到极为现实又极为错综复杂的问题。越来越深入地探讨,越来越看似虚无的命题,反而直指人类的隐忧,这大概是作者内心真正的体会吧。当我们赤裸裸地彼此面对,明码标价一些常常挂在嘴边崇高的、不可亵渎的概念时,我们才发现价格的无情会真正把每个人的本我逼出来。
    生命无价!生命无价?当涉及赔偿的时候,生命就有了价格,所谓的“人人平等”可能在此刻就会无地自容。“9·11”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补偿金的最后结果是这样的:2889位在袭击中死亡的受害者,平均每人获得200万美元左右的赔偿。但其中8位年薪超过400万美元的遇难者家庭,平均每家获得640万美元,而补偿最少的遇难者家庭仅获得25万美元。以至“9·11受害者赔偿基金”负责人肯尼斯·费恩伯格在事后的一份建议中也提道:“无论是股票经纪人还是洗碗工的家庭,都应该从美国财政部领到相同金额的支票。”好吧,说到中国,你会对自己生命价值的评估满意吗?赵作海,蒙冤失去自由4019天,获得国家赔偿金50万元;被迫下岗的工人们几万元买断工龄。古人讲:一寸光阴一寸金。你的生命价为几何?
    说到未来,我们经常讲,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还能生活的地球。但真实的情况是,即使是为人父母者,内心里也不那么情愿用自己的现世为未来买单。地球变暖、污染升级,我们都知道2009年12月在哥本哈根举行的全球气候峰会依然没有达成一致的、实质性的协议。当面对为下一代的未来买单的天价票据时,大多数人退缩了,甚至有人强调2050年实在够远,环境的威胁实在是有些“危言耸听”。但是在2008年春夏之交,芝加哥期货交易所里玉米和小麦以及大豆的价格全都创历史新高的时候,埃及和孟加拉国就出现了食品引发的骚乱。在海地,索莱伊城到处蔓延的贫民窟里,泥巴饼——一种用泥土、盐巴以及菜油混合制成的食品,成了人们的唯一选择。
    其实我们愿意用价格指导一切,因为如果凡事均以价格为准绳,生活会很简单。但很多情况下并非如此。书中提到一个用“最后通牒游戏”测试公正的问题。简单讲就是先给选手甲一部分钱,并且告诉他可以按任意比例与选手乙进行分配,不过如果遭到对方拒绝,两个人都一分钱也得不到,空手走人。结果是——生活在秘鲁南部热带森林的马奇根加村民只拿出26%给对方,巴拉圭的阿谢族人有的几乎把所有的钱都送给对方,而印尼拉马勒拉地区的大多数捕鲸人送给对方最少一半。这些事例解释了为什么有时候我们并不在意高价格,有时却要为鸡毛蒜皮锱铢必较——表面看,在于对是否“物有所值”的判断,实际上是我们内心是否公正的标准在起作用。价格无法活在真空里,文化、社会等多种因素都会参与其中,都在发挥作用。
    在国内,有时觉得用价格做调控,可能会解决很多棘手的问题。比如治理交通拥堵,上海拍卖天价车牌,北京在中心区提高停车费都会立竿见影,据说在国贸上班的白领通通不开车,因为停不起。但是也许会失灵,比如如果不要发票,停车费可以便宜。还有解决大城市人口过分密集,简单方法就是提高生活成本,把所有价格都涨起来,“居不易”。但是,面对号称“蚁族”的年轻人、从中心区被迫搬迁的原住民,又会多少受到舆论或者是良心的谴责吧?
    作者为我们打开了一个看待问题的全新窗口,但也进一步展示了解决问题时的种种无奈。这里尚无完美的解决方案,也并不怂恿你凡事都贴上一个价签。但面对总要前行的生活,或许“价格”这一无形之手可以为人类自身赢得可以期待的未来,应该是没有异议的事。
    (本文作者为中央财经大学教授)

    原文链接: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4372.html    

媒体来源:[文章]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