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獐子岛:水产突围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出了人民公社的大门,獐子岛直接进入了股份制、集约化、规模化的经营道路。
《商业价值》杂志 小宁|文  尚文|摄影
    从大连港口出发,向东56海里,大概要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行程,就到达了著名的獐子岛,传闻因岛上原来野生很多獐子而得名。虽然獐子早已不见了踪迹,但是今天的獐子岛却以野生海参、野生鲍鱼、野生扇贝等高档海珍品而著名,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因所在地命名,这与中国很多地方的公司命名有着异曲同工的妙处,比如著名的“华西村”、“南街村”等地。
    确实如此,由于地处北纬39度——世界上公认的海珍品生长地带,正如葡萄的最佳纬度在北纬44度一样,这里的海水温度、含盐度等各项指标最适宜海珍品生长,再者獐子岛地处黄海北部,鸭绿江水流和北黄海冷水团的交汇处,两者洋流的汇集融合带来了丰富的营养物质,最后就是獐子岛远离大陆,属于国家一类清洁海域。这些无法比拟的优势也使得獐子岛成为中国扇贝最大的产地,占据了超过70%的市场份额,而其野生海参和野生鲍鱼也极具市场竞争力。数据显示,2011年上半年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11.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9.13%;实现净利润2.4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0.46%。
    但快速的增长并没有使得獐子岛渔业董事长吴厚刚感到轻松,如何实现传统渔业依靠资源禀赋到渔业产业链的经营,这是吴厚刚一直在思考并逐步在操作的头等大事。而事实上,这也是整个农业企业所面临的共同课题。为此,獐子岛将发展的方向瞄准了日本最大的渔业公司“玛鲁哈”。非常相似,玛鲁哈的业务也从最初的捕捞与养殖开始,进而发展到渔业加工、贸易等领域,营业额已经超过百亿美元。
    “獐子岛的发展到了必须突围的关键时刻。”吴厚刚在接受《商业价值》采访时明确表示,“进一步拓展产业的深度和广度则是獐子岛未来发展方向。”
    獐子岛模式
    免费的医疗,免费的教育,免费的养老……当然,只要拥有这个岛户口的每个居民都会拥有獐子岛渔业的股票,甚至连出生的小孩子也会拥有相当的股份。还有更令人称奇的就是,如果你想成为这个岛的居民,除了选择与当地的岛民成亲以外,还必须满足在岛上居住5年的要求,才能获得同等的待遇,这与北京市的5年纳税证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就是獐子岛,仰仗丰富的海底资源为当地居民带来巨大实惠的岛屿。
    獐子岛是隶属于大连市长海县的一个镇,由獐子岛、褡裢岛、大耗岛、小耗岛4个岛组成,总面积也不过1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大概1.5万人,拥有长达57.7公里的海岸线,岩礁交错,为其丰富的水产品提供了极其良好的天然“牧场”。
    实际上,獐子岛的生产模式要追溯到1958年,当时中国普遍流行的是成立人民公社,最为典型的莫过于当年的“学大寨,赶大寨”之风气,獐子岛当年也一度成为“海上大寨”的典型和示范。
    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人民公社的体制显然已经不能适应农村经济发展的需要, “小岗村模式”一度成为了农村的典型,分地到户,责权利明确。事实上,“小岗村模式”也成为了中国农村经济发展的主流模式,确实也曾极大地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
    与很多地方选择了走“小岗村模式”不同,獐子岛并没有进行分海分滩的单干,按照吴厚刚的说法“出了人民公社的大门,獐子岛直接进入了股份制、集约化、规模化的经营道路”,这颇有点像现在农村经济中所倡导的专业合作社,獐子岛的渔民以各自的“海洋牧场”入股,共同经营,共享收益。直到1992年,獐子岛组建了渔业集团,使得“岛企合一”,不过也有点“政企不分”的味道,但当时这也是最能发挥獐子岛集中所有的资源在渔业上有所突破的最合理的模式。
    如果说1992年的改革是计划经济时代的特殊产物,那么,2001年的股份制改革,则使獐子岛完全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企业。“股份制改革对于獐子岛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吴厚刚表示。
    事实上,股份制改革对于獐子岛的发展起到了一石三鸟的作用。一方面,獐子岛可以拥有中国乃至世界上单个企业面积最大、最优质的“海洋牧场”,占据了渔业产业上游的资源优势;另外一方面,股份制改革赋予企业独立的经营自主权,使得企业在经营、管理上有了绝对的话语权,这样能够更好地适应市场千变万化的复杂形势;而更为重要的一方面是,这种股份制改革并没有改变全体岛民的利益,甚至还在逐渐强化岛民的收益。
    这种模式为镇政府和3个村委会分别成立了投资发展中心,代表全镇人民持有公司的股份,并且拥有绝对控股权,以保证这还是獐子岛居民的利益。“这种模式是獐子岛渔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保障。”吴厚刚表示,“这也是獐子岛模式不可复制的天然基础。”
    实际上,獐子岛发展路径与华西村、永联村等有着巨大的不同,华西村依靠化工业而发展起来,永联村则是依靠钢铁重工业致富,反观獐子岛依然固执地坚守在渔业,不但没有放弃老本行,而是把老本行做大做强。獐子岛无疑选择了最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
    透视企业
    凭借着“天然海洋牧场”的巨大优势,獐子岛每年保持了至少50%以上的复合增长。高速增长的背后,也给吴厚刚带来了“幸福的烦恼”。
    一方面,高速的增长,使得獐子岛渔业的业务规模不断地扩大,由原来的单纯依靠销售最初级的鲜活海珍品到现在变成养殖、加工、贸易、物流等多个经营主体,并且成立了8大中心和9大事业部,产业链和规模的扩张,使得企业管理面临巨大的瓶颈;另一方面,市场形势的千变万化和产品线的增多,要求企业自身必须对此作出快速的反应,而首要的问题则是要解决信息的全面、准确、及时的流动。这对于獐子岛甚至整个渔业来说,都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课题。“信息化的建设为獐子岛渔业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企业管控的工具。”吴厚刚表示。
    现实情况是,对于成熟的工业企业来说,信息化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即使在陆地上,实现农业信息化相对来说,也不能说太难,这主要是种植和养殖等环节都可以实现标准化并且有相应成功的范本;而对于渔业来说,就目前为止,不仅中国而且就全球范围来看,还没有成功实现信息化管控,自然也没有成功的样本。
    因此,獐子岛在实行信息化时,并没有采取传统的先进行ERP建设,再进行企业的BI(商业智能)建设,而是采取了ERP与BI同时建设的思路,倒推来梳理业务流程。“这种做法在国内还几乎没有过。”负责此项目建设的大连用友软件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勾荣在接受《商业价值》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獐子岛信息化的想法也非常清楚,通过BI系统企业高层能够比较快的解决企业运营数据的准确性和即时性的问题,只有企业通过BI能够“透视”企业,才能进一步形成解决企业业务和流程问题的有效方案,否则,对于流程控制等解决也只是“盲人摸象”。而在BI的基础上,导入ERP的数据,一方面有利于高层看清楚企业运营的具体情况,包括数据、关键点、控制点等,而另外一方面,这样也方便了各部门能够梳理好业务流程,以便更便捷地把数据等上传至BI系统。
    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实施的效果却出奇得好。比如在采购方面,在信息化完成后,獐子岛改变了原来数据准确性差、采购业务无法与上下游产业链建立协同的难题,而信息化则为獐子岛建立了统一的数据库,统一规范了21367种物料,并且按照行政区划,区分并统一了574个供应商,有效地实现了采购前计划、采购中控制、采购后指导和服务的数据支撑;在下游的销售方面,信息化也改变了原来销售业务与财务、生产割裂的状态,通过对下游销售渠道的管理和数据分析,可以清楚地看到产品的销售情况,并且反过来指导生产和物流系统,同时对终端价格的掌控也成为其中的关键。
    当然,作为水产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獐子岛,毕竟还有其独特性。如果按照其他行业来说,一般对库存的要求是“零库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加快货物周转的速度,使得成本最小化。而对于獐子岛这样的水产企业,恰恰相反,对库存的要求却是要有足够的库存,这主要是因为水产行业的季节性,比如散养不能超过72小时,要保鲜,转成加工以后变成冻品可以有2年的保质期。“信息化可以为仓储建设提供完善的信息支持,使得企业的库存保持在合理的范畴内。”吴厚刚表示。
    突围
    纵观资本市场对于水产品的投资,相比于农业的养殖、种植、深加工等处于相对的资本洼地,这点从上市公司的数量也可见一斑,如果连从事水产品饲料的企业都算上的话,和水产品相关的上市企业大概也就10家。
    但这并不是说资本市场不关注水产品行业,考虑到中国广阔的海域和内陆丰富的湖泊、河流资源,最重要的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饮食结构的改变,消耗水产品的数量会日益增多。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人均消费水平为26千克,但这与韩国、日本人均消费水平为50千克、60千克相比,仍然有巨大的成长空间。
    这些为獐子岛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但是另外一方面,一些水产品企业比如海洋岛等一批企业也在排队上市。因此,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对于獐子岛而言,突围成为了当前面临的首要问题。
    为此,吴厚刚为獐子岛设计了三步走的战略:“资源+市场”、“市场+资源”、“技术+市场”。吴厚刚的逻辑是:在原始资本积累阶段,仰仗獐子岛独特的自然资源,以此求得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这就是“资源+市场”;而到了一定阶段,即单纯的依靠自然资源已经不能完全支撑獐子岛的发展时,就需要依靠獐子岛的品牌和已经开拓的市场,来继续整合上游更多的资源,丰富产品线,这即是“市场+资源”;当两者都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就面临更大的突破瓶颈,而这个时候正是技术发挥巨大作用的时候,完善产品的深加工,以此来不断地获得可持续的发展,这就是“技术+市场”。其实,这也是中国农业企业发展所必经的三个阶段的主要特点。
    但这三者之间并不是简单的割裂关系,而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并不是说发展资源的时候,不重视市场和技术,其他两个阶段亦然;只是在每个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侧重点而已。
    可以看到,獐子岛正是按照吴厚刚的规划一步步来发展的:
    在上游,獐子岛不断的整合周边的海域,目前已经拥有了300万亩的养殖基地,这也是世界上单个企业拥有养殖水域最多的企业。獐子岛还积极走出国门,已经确定在韩国全罗南道投资1亿美元,建设海参、鲍鱼育苗养殖及加工生产基地,不仅如此,獐子岛还积极发展淡水养殖,已经投资1亿元入股鲟鱼养殖,进军鲟鱼鱼子酱产业;在中游,獐子岛已经建设了扇贝、鲍鱼、海参等产品的深加工基地,并与中国顶尖的科研院所签订合作协议,共同研发深加工产品;在下游,獐子岛积极开拓多种销售渠道,包括自建店、加盟店等多种终端店1000个,还计划建设终端餐饮店,以此来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海产品享受。
    显然,獐子岛已经为突围做了充分的准备,“‘依靠三步走’的战略和强大信息化管理系统,獐子岛规划在2015年实现销售额超过百亿。”吴厚刚显得信心十足。

    原文链接: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4619.html    

媒体来源:[文章]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