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赖斯回忆面见卡扎菲
媒体来源: 何三畏的BLOG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10月20日文章;作者:康多莉扎·赖斯

    原编者按:在康多莉扎·赖斯最新回忆录《至高的荣耀》独家节选中,这位前国务卿讲述了她与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会面的情况:他对她的迷恋,他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还有他臭名昭著的“帐篷”。

 

迟迟未出访

    我(在任)的最后几个月很不平静,也绝非毫无建树。这段日子里甚至出现了几个历史性时刻,最具有历史意义的莫过于我期待已久的出访利比亚会见穆阿迈尔.卡扎菲上校之行。2003年利比亚人交出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时得到了明确的外交补偿:作为交换条件,我们将帮助他们在国际社会恢复声誉。但这并非易事,而且并不仅仅是因为卡扎菲的一贯恶名。利比亚若干年前曾逮捕五名保加利亚护士和一名巴基斯坦医生,捏造罪名指控他们蓄意使400多名利比亚儿童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这些医护人员坚称自己清白无辜,但利比亚法院判处了他们死刑。美国屡次敦促利比亚释放他们,我很感谢欧盟委员会负责对外关系的委员贝妮塔·费雷罗一瓦尔德纳在这个问题上所做的工作。利比亚在2007年决定减轻判决并允许这几名医护人员回国。我们还必须确保充分关注卡扎菲几十年恐怖统治的受害者的家人有何感受和需求。我迟迟未出访,直到有亲人在洛克比空难等袭击事件中丧生的家庭得到赔偿。

 

怪异的迷恋

    我即将到来的行程使我在这些谈判中掌握了强大的力量,因为卡扎菲急切地希望我访问的黎波里。
    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常规的,另一个有点令人不安。显然,1953年以来美国国务卿首次到访将是利比亚逐渐被国际社会接纳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但卡扎菲对我个人有着略显怪异的迷恋,向来访者探询为什么他的“非洲公主”不愿去见他。
    我决定忽略后者,而从前者角度考虑准备出行。安排过程很不容易,利比亚方面提出种种要求,包括要我在卡扎菲的帐篷里与他会晤。不用说,我拒绝了这一邀请,而在他的官邸举行了会谈。
    我先到葡萄牙拜访了我的朋友托马斯·斯蒂芬森大使和他的夫人芭芭拉。受惠于葡萄牙外交部长路易斯·阿马多对利比亚和卡扎菲的了解,他建议我从谈论非洲开始对话。“如果他有什么疯言疯语,别感到惊讶,”他告诫说, “他一会儿就会恢复常态。”

 

赶走翻译

    到了的黎波里,利比亚方面请我在城里为数不多的几家西式饭店之一等候。这个首都无疑曾经是个美丽的地方,但似乎破落了。仅有的亮光似乎就是照亮那无数卡扎菲画像及其“豪言壮语”告示牌的灯光。在跟利比亚人交谈时,显著的代际差异不言而喻。年长的工作人员会讲流利的英语,让我想起我的欧洲同行,而比较年轻的政府官员似乎没受过太多教育,也没有跟西方有过什么接触。这是卡扎菲的残酷统治带来苦果的又一个标志。
    几个小时后,我们被召集到卡扎菲的住所,我在那里与利比亚领导人相互问候,伴随着持续不断的闪光灯就座。卡扎菲说了一些非常得体的话,我也是,随后记者离开。我们开始会谈,谈论整个非洲,尤其是苏丹。他承诺,利比亚将帮助开辟向难民提供人道主义物资的其他路线。我想,这相当不错。他看起来并不疯狂。后来,正如阿马多预言的那样,他突然打断谈话,开始来回摇晃着脑袋。他大声说: “告诉布什总统,别再谈论解决巴以问题的两国方案了。应该是一个国家! Israeltine!(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合称——本报注)” 他或许不喜欢我接下来说的话,突然间,他赶走了房间里的两名翻译。好吧,我想,这就是卡扎菲。

 

共进晚餐

    我访问期间恰逢斋月,日落后,他坚持要求我到他的私人厨房与他共进晚餐。负责安排访问行程的科布里。库珀表示反对,说这不在计划之内。我的安保小组也不同意,当他们被告知必须留在门外时,他们更加反对。我想,我能照顾好自己,于是走了进去。晚餐结束时,卡扎菲对我说,他为我制作了一盘录像带。我想,噢,里面会是什么?那是我与世界各国领导人——布什总统、普京等等——合影的照片集,配有一首名为《白宫里的黑色花朵》的乐曲。这是一位利比亚作曲家专为我创作的。这有些不可思议,但还算不上下流。
    媒体对我的利比亚之行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我接受了有线电视新闻国际公司(CNN)扎因·韦尔吉的采访。扎因问我对卡扎菲的个人印象。我记得访问结束时我意识到,卡扎菲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我关注 2011年春夏局势的进展时,我怀疑卡扎菲是否完全清楚他周围发生的事情。对于我们解除了卡扎菲最为危险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感到非常非常高兴。毫无疑问,他在掩体中做最后的抵抗时,肯定会用到这些武器的。 

媒体来源:[文章]
(C) 何三畏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