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官场为什么越来越"讲道德"?
媒体来源: 何三畏的BLOG

官场为什么越来越“讲道德”?

何三畏

中国官场的神秘,不仅在于官员如何产生,单是产生以后,官场内部如何管理官员,如何评价和擢升,就是一件颇为引人入胜,也是让人颇犯迷糊的事情。表面上,各级各地各部门,应该都制作了一套完备的文本,这些文本应该与宗旨接轨,紧扣科发观,光彩照人,但这只能是用来走过场,维护场面的,实际上起作用的,应该是一种被官场内部默认的潜规则。这情况差不多也为公众所“默认”了,所以,对官场内部的管理形式,基本没兴趣。

但问题是,官员们要不秀出衙门外,不向公众走走猫步,也是很寂寞的。尤其因为这是一个大众传媒时代,大众的声音不可拒绝地围绕着官场,要做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也难。所以,当前的中国官场产生了一种与其回避公众,不如走出来,主动应对的共识。本文讨论的有趣现象,即由此产生。

官员们在公众面前秀什么?答曰,缺什么秀什么。目前,官员们喜欢在公众面前秀德,主要是私德,即证明他们在公众眼里是缺德的——包括公德和私德,但公德秀德艰难,秀私备正成为官场时尚。一年又一年党的反腐倡廉成绩单也证明着,对家庭尽责,对爱情忠诚,在官场中就是罕见的私德。我们不知道官员是如何做到把这样的人准确地选进官场的,但是,我们知道,进了官场以后,官场的文化是滋生和养育这些败德恶习的沃土。

连花老百姓的钱都不受老百姓监督,官员还可能有德吗?如果公德先决性地毁了,私德还能保全吗?当不受监督的越来越强大的公共财政把吃喝嫖赌的因子全盘激活,家庭和爱情还算什么呢?在就业艰难,腐败当道,贫富悬殊,房价奇高,更缺乏公正机会的年代,一个才华横溢的男青年踏入社会时尚且迷茫无措,正在这时,官员们挥霍着公共权力和公共财政降临了,女青年又如何拒绝这样的软暴力?

于是,“以德治官”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为官场的新节目,正在全国各地演习开来。简单搜索了下,浙江某些地官员的德行已经被“专业地量化和细化”,有大学教授接盘,投其所好地搞出了“领导干部道德评价体系”,其测评指标共有22个。湖南省邵阳县干部提拔公示期间,配偶要出具“家庭道德鉴定书”。四川彭山县委出台了一个“科级领导干部德的考核评价”试行办法,煞有介事地入户“征求”其父母、配偶、邻居、小区物管的“意见”,其中,真还有一名干部因“不爱做家务”而被扣掉“两分”。

对此,我想简单粗糙一点,用“无聊”,或者“恶心”两字评价了事。因为这无法跟现代政治观念接轨,以当今公众的政治觉悟来说,这样忽悠公众一没技术含量(没有操作性,家庭道德由家人证明,无由采信,没有意义),所以无聊,二还顺便侮辱了公众的智商,所以恶心。

而且这个无聊的忽悠也击穿了长期以来树立的官场好官榜样的逻辑。焦裕禄做家务吗?孔繁森做家务吗?连雷锋也不做“家务”,只帮人家做“家务”呀。“感动中国”的媒体形象,不也通常都是很少回家,连母亲生病都顾不上的吗?现在为什么这一套叙事又不连贯了呢?答案其实也很明确,这里透露出的秘密是,长期以来的意识形态空壳化的失落,一套假话系统在传销的过程中越来越暴露真相,因而不可持续,必须改弦更张,但一时还不想改,也还改不过来,所以显示出如此的可怜的窘相。

这里还要厘清两个情况,一是不要用私德的迷雾来混淆公德的界线。不要说某官不做家务,就算他家两口子都不做家务,由保姆包干,只要是用的他们自己的钱,都只能是他们的家务事,与公众无涉;就算他喜欢玩,比克林顿和贝卢斯科尼还过分,只要没有用公款埋单,只要没有用滥用公权,随便赏某个欢场的女伴一个科长处长,也都是他们的私德。当然同,这也算是多余的话,官员们都懂,只是假装不懂。

最关键的是第二点:目前管理官员的途径根本上是错的。“考评”官员不是官场的内部事务,而是公众的事。官员合不合格,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公众满意不满意,大多数公众满意就合格,否则就不合格。假使在某种可能的情况下,公众误会了你,你也只能接受,自觉下台,而不能强行代表民众,否则就叫强奸民意,因为这是规则。那么,对官员的评价方式也只有一种,就是让公众说话,由公共舆论主导。而目前官场玩的这套自娱自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笑话,叫对国家稍有爱心和责任感的人都看不下去了。(2012/2/21)

媒体来源:[文章]
(C) 何三畏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