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i应用”开放分享精选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啪啪:如何解决用户的寂寞
《商业价值》杂志夏勇峰 | 整理
    啪啪是个简单的产品,“口+拍”,其实就是拍照与说话。专业来说,其实啪啪应该是PVC的一类,也就是手机语音应用。
    今天我要说的内容其实自己很忐忑——啪啪其实探索的是“如何解决用户的寂寞”这个问题。
    寂寞包括精神寂寞和肉体寂寞,在这里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有个“高富帅”,他想在3位姑娘里找一个当女朋友,于是给了3个人各5000美元。第一个人拿钱给自己做美容,把自己变得很漂亮;第二个用来做投资,给他赚了5000美元;第三个则给他买了一副高档的高尔夫球杆。你们猜“高富帅”最终选了谁?他选了其中胸大的那位。
    这个故事对今天的产品经理特别有意义,因为我们为用户做了很多事,可我们真正发现和解决了用户的基础需求吗?
    要做好啪啪我们一直在思考,用户的本质需求到底是什么?每个人都有灵魂,只要你有自己与别人不同的独立的灵魂,你就会有找不到共鸣的时候,就会寂寞。
    这些事从理工科的理性角度去分析市场需求,你永远也不会发现,只会像“高富帅”的女朋友那样找到理财或者美丽这样的需求。我们要发现最本质的机会,希望我明年可以站在这里,给大家讲讲我是如何从人的“本我”需求发现机会的。
    黑格尔说过,人有3种精神:主观精神、客观精神和绝对精神。主观精神是什么,是我们的个人意识;客观精神是我们的社会意识。人如何解决寂寞?要从个人意识转化为社会意识,要获得爱,要群居,要社交。
    2012年年底几个投资人和我在一家咖啡馆讨论了很久,他们说啪啪这个产品不错,但这到底是什么需求?我说我是社区,是社交,可他们还是说,你一定要给我们讲出啪啪到底是什么。今天我可以说,啪啪解决的是“本我”的需求,用户寂寞的问题。就像微信的启动画面,一个大的星球上站立着一个孤单的人,从我的角度看,微信缔造者张小龙也是看到了寂寞。
    我这里有很多啪啪上的例子,来说明用户如何简单地通过声音就找到彼此的快乐。我们寂寞的时候会找朋友聊天,会唱歌,新生的孩子出生第一个动作是哭……声音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打破安静。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加上话题和标签,让相同兴趣的人与内容组合在一起,大家就可以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一拨人讨论同样的话题,消减寂寞。
    在春节前我们会推出位置服务,产生更加贴近生活、更娱乐化的照片,而一个普通用户只要坐在马桶上就可以跨越时空,由其他用户带着去到马来西亚或者纽约,看其他人在做什么。或者今年春节你不能回家,但可以看到老家人怎么过春节,听到鞭炮的声音。
    希望各位产品经理少一些理性,多一些感性和哲理性,因为太过理性和“超我”的产品是没有快乐的、寂寞的产品,只是给自己用的产品。


唱吧:语音给移动产品带来的变化
    唱吧这个产品发展很快,已经超过千万用户,在移动互联网热潮中,在有唱歌欲望的亚洲人里,我们刚好在这个时间点抓住了机会。
    移动互联网是个快速倍增的市场,空间大的有点像1998年的互联网,做很多事情前面都是一片空白。可在手机上你不能做传统互联网巨头做的事,要找到一个新的跟移动和手机结合的东西,在这个维度看,手机有许多以前PC没有的硬件和感应器,而唱吧正是利用了其中华佗和喇叭的特性,创造出不一样的玩法。
    手机上声音是个重要属性,而唱吧则将其麦克风的作用发挥出来了,再加上伴奏和歌词,还有很强的分享功能,用户就能轻松创造出自己的内容作品,并借助现有的社交网络传播,然后再将看到内容的新用户带回来,形成一个循环。这样的循环非常恐怖,做好了基本可以达成所谓病毒式传播效果,比如QQ空间通过一个键就能告诉成百上千人。
    对唱吧来说,不只是好的方向与好的营销模式,最重要的还是产品,能够抓住一些刚性需求。唱吧围绕用户原来唱歌的需求、看美女追美女的需求,这使得我们用移动的新方式解决了一些老问题,需求会非常持续、非常旺盛。它爆炸出来的力量让人想不到。

 

猎豹浏览器:浏览器的体验还能怎么做
    在打算做猎豹浏览器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们就一直有个疑问:浏览器究竟要做成什么样的呢?这类产品的行业竞争太激烈,放眼望去,整个互联网浏览器有几十个,有大公司的、小团队的,各种特色的。
    作为一个后进者,我们和用户接触的时间非常非常少,有时候费很大力气把产品传播出去,到达用户桌面,最终却没有获得用户的使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追求将自己的特点、差异化,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用最快的方式、最直接表达出来,在第一时间就把用户的心抓住,从而让大家能留下来尝试和体验,慢慢爱上我们。
    基于此我们梳理了自己浏览器的核心价值,就是极速、安全、炫酷。鉴于电子商务的火爆和隐患内容的流传,安全行为我们提到了非常高的角度,这是我们的保障。有了这个基础,炫酷是我们寻找差异化的重点,为什么?市场上最近两年浏览器的功能变化越来越少,别的竞争对手耕耘了好几年,如果你拼功能一定死掉。可是在交互体验上、界面上的改进是最直接的,用户感受最深刻。
    不仅是面子活,我们还深入将一些浏览器基本功能改进,希望让熟悉这个产品的人体验之后能感受到一点点不一样。比如鼠标手势,只要有使用的人就能发现我们的用心;又比如皮肤,8个设计师用了几个月做了30多套皮肤,最终我们只选择了最好的5套,因为我们希望每一款皮肤都是精品。

 

JooMe:共享网络资源的商业潜力
    全球WiFi芯片的出货量很惊人,大家对WiFi网络的需求也很旺盛。很多人到了一个地方就是求WiFi密码,去餐厅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问有没有WiFi。经过抽样调查,北京实际上有WiFi的场所大概1.4万家,可是很多时候体验不好。你到一个餐厅就问服务员WiFi密码,他们就必须不厌其烦地告诉每个顾客一个有时非常奇怪的密码,顾客也记不住。
    既然商家愿意分享WiFi,但是又为什么要设置密码呢?这导致我们寻找WiFi时会发现大量没法用的垃圾信号。
    实际上商业用户有个WiFi困境,第一产品匮乏,如果有顾客看视频或者下载,网速就会拖得非常慢,而商业路由器则多给大的机构和场地提供,给中小客户的非常少。另外,中小店家没有IT维护能力,我们去过一家店,有WiFi但是连不上,也没法重启,因为它装在6米多高的房顶上。不提供WiFi没人光顾,提供了麻烦多多,有各种问题。
    JooMe就是为了解决以上问题存在,目标是构建一个人人可用的WiFi网络。那我们如何获取收益呢?第一,路由器在商家,WiFi用户可以自动成为商家会员,在商家之间由此可以通过我们形成异业联盟。比如你在咖啡馆喝咖啡,我给你一家周边饭馆的5折券,你就有可能去吃饭。基于此我们有一套数据分析的算法,预测今天到店能有多少人。

 

路况电台:推广的经验和教训
    路况电台这样垂直领域的产品,用户规模和许多产品相比还比较少,我们经验不够,但有一些教训可以与大家分享。
    我们的用户群主要针对汽车用户,他们年龄稍大一些,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稍弱,那传统的推广方法是不是行得通?
    一般最常见的推广是渠道推广,在软件商店或推荐类应用里占据一个比较好的位置,可是对我们这样一个垂直产品,展示点击率是非常低的。我们做过测试,在相同位置和一些大众化产品相比,我们的展点率连人家1/5都不到,所以渠道推广行不通。
    后来我们又花很长时间做微博推广,效果也不是很好,之后分析,发现第一跟我们产品特性相关,第二微博上没有汽车用户相对集中的大号,即使有转发,也无法精确匹配。
    然后我们也线下推广,有个非常好的特点那就是识别潜在用户很容易,只要在路上看到一辆车,开车的人就是潜在用户。因此线下的效果和精准性比较好。可这也有一些问题,线下推广到线上转化的链条比较长,而且一般都是移动场景,比如地下停车场,网络状况不佳会进一步降低转化率。
    在摸索中我们得到一个结论,对路况电台这类产品,更多你要做的是品牌和口碑传播,而不是规模化用户推广。首先,满足用户需求,其次,会在产品中鼓励用户去分享一些有趣的事情,在满足用户之外提升他们的趣味性,让开车不再那么无聊。


智能电视的机会
作为新的智能融合终端,与移动终端相比,电视的客厅使用场景使得其更新换代频率、交互方式与内容定位都与之前的三个屏大为不同。
《商业价值》杂志 葛鑫 |文
    在移动互联网与云计算的大潮下,消费电子产品的内涵与外延正在发生变化,任何产品都不再以单一形态存在,而是互相融合与跨界的面向个人消费者的解决方案中的一部分。
    其中,业界普遍认为,在PC、手机和平板之后,第4个正在加入这种智能融合趋势的屏幕是电视。
    的确,Google TV在美国的持续热卖,以及苹果公司的iTV即将面试的传闻,将这种趋势向前大大地推进。而在Google TV的内容与商业模式基本成型之后,中国市场上也涌现出了众多“吃螃蟹”的产品,并且有关产业的融合正在走向成熟。
    不过,与移动终端不同,电视的客厅使用场景,使得其更新换代频率、交互方式与内容定位都与之前的3个屏大为不同。
    因此,智能电视的商业化普及,势必还需要一个相对长期的博弈与融合的过渡期。

    变革临界点
    中国互联网对于电视这一屏的融合起点,可以追溯到2005年的盛大盒子。但显然那时候这是一个过于超前的产品。它和随后的迅雷盒子与PPTV盒子相继夭折了。
    不过,伴随近些年的从基础设施到版权内容的条件成熟,电视成为“第四屏”已经具备了现实可能性。
    据display研究数据,2011年,中国市场销售智能电视400万台,2012年1675万台,2013年将达到2600万台,一路攀升,从2011年到2012年已经扩展4倍之多,2013年的产品渗漏率将达到90%。
    之所以出现在这种爆发前夜的局面,是因为硬件和用户使用习惯两个条件的日趋成熟。
    和移动终端一样,游戏也是智能电视屏上最具商业潜力的应用类型。开发体感游戏的创业公司——运智互动的创始人姚滨,在2013年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表示,2012年是OTT的元年,在这一年,整个OTT设备的性能提升远远超过了摩尔定律,基本6个月到7个要翻一倍,双核1.5G CPU的电视机使得游戏在电视上运行已经能够达到比较好的体验。
    乐视网CTO杨永强则在大会上表示,经过几年在电脑上看节目和移动设备看节目的体验,广大家庭用户已经越来越远离电视机。人们更习惯于随时随地地打开视频网站,或观看从视频网站下载到手机上的节目。此时,本质上是互联网服务的智能电视便有了用武之地。
    虽然很多方面都已经条件具备,但实事求是地讲,在操作系统层面还存在很大的瓶颈。
    来自易联伟达的总经理谢伟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表示,虽然Android系统解决了之前各种盒子的底层技术问题,但“安卓的老大难”——不得不适配大量硬件仍然在智能电视领域存在。TV、盒子经过优化后肯定会和原生系统有所区别,不同型号的盒子,不同品牌的TV,盒子会带来很多差异化,比如说有的时候Flash播放的性能问题,还有页面排版兼容性问题,硬件加速效果有可能不一致。比较好的解决方案,与开放平台合作,解决统一性和标准型。然而,开放平台本身之间的竞争与不兼容就是一个瓶颈,发生在手机领域的ROM战争,也会在智能电视领域上演。

    混沌期卡位
    虽然智能电视的数量销售和内容增长正在处于爆发前夜,但和其他产业变迁一样,在产业势力尚未各就各位、未实现充分竞争之前,健康的游戏规则与行业标准的确立离我们还远,智能电视与“第四屏”的概念被引爆之前,还要经历一段产业混沌期。
    显然,当下正处于这种孕育着巨大生机的混沌期,而已经有各方力求在此期间卡位,或者争做平台,或者在业务上精耕细作。
    在已经暗流涌动的潮流中,乐视网就代表着内容商的势力。成立于2004年的乐视网是中国第一个正版视频网站。它于2010年登陆创业板,成为了首批盈利的视频网站。
    乐视网所打出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战略,即是内容商向硬件逆袭的平台战略。据杨永强介绍,目前Letv Store终端覆盖率超过了70%,创维、康佳、海信等都与乐视形成了合作伙伴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乐视网还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现场,发布了规模为1亿元,旨在扶持优质应用开发团队的“开屏计划”。显然,这是乐视的又一个平台化举措。
    海信是国内重要的黑电生产厂商,在智能电视领域,它代表的是传统电视制造商的势力。来自海信的互联网运营中心总监范鹤龄,在第三届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坦言,和手机领域相似,电视生产商在潮流变革面前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感。
    范鹤龄透露,之前海信集团内部已经就“电视已死”这个命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与辩论,之后达成了意见一致,结果便是2011年海信集团发布了海信智能化战略。
    不过,家庭更换电视的频率要远小于更换手机的频率。因此,在行业变局之时,电视机生产厂商比手机厂商有更多的时间和资本去应对。
    上文中提到的运智互动代表的是第三方开发者势力。在智能电视应用层,各方的意见很一致。都认为除了视频之外,在智能电视平台上最有商业价值潜力的应用是游戏、健康和教育类应用。
    国内知名的设计方eico design也已经加入到了这场电视行业变革的潮流中去。其创始人张伟在第三届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表示,eico遇到的挑战,可能并不比电视机厂商面临的轻松。这是因为,在最近的5年内突然涌出了这么多的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屏幕和媒介。在刚完成一种内容的屏幕迁移之后,eico马上就会面临另外一种迁移的挑战。在这些挑战中,显然因为尺寸和底层系统的缘故,智能电视给eico带来的挑战尤为艰巨。
    “信息形式的变化远远没有跟上媒介演变的速度,这是我们遇到的最艰难的问题,”张伟说:“我们的任务是把信息传达到新的屏幕上。但是信息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重组的不仅仅是信息,如果其实我们还在重组我们自己的行为,带动的其实是支付能力、娱乐能力的转移,甚至生产力都在转移。”
    目前,App Store用户量已经70多万,Google Play用户数量也已经超过80万,谷歌电视上的应用却只有100多款。智能电视是一个在爆发前夜的蓝海领域,这一点各方已经有所共识。
    而且,“屏幕越大广告价值越大”,“TV屏是半封闭系统,用户的付费意愿更强烈”这两个未来判断也被各方所接受。
    然而,智能电视行业当下的主题不仅仅是卡位与淘金。关于平台化的激烈的博弈和竞争正在进行着,而试错的成本不可谓不高。
    这一点正像李开复在创新大会上所提醒的那样:“如果PC公司做的话,可能过多的想着工具(比如联想);如果电视公司来做的话,可能想利用遥控器打一切;如果是互联网移动公司做,可能会做的像移动企业了。但是,电视跟手机有巨大差别。”

    原文链接: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9332.html

媒体来源:[文章]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