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制造业转型需要长期战略眼光
媒体来源: 中国媒体博克

中国的制造业,已经把容易做的事情做到了极致,同时也让自己再无退路。
刘湘明  《商业价值》出版人
    2月14日,做空机构香橼公司发布了针对美国3D打印龙头公司3D系统公司的“做空”报告。受此影响,美国3D打印概念股集体大幅下跌,市场上对于3D打印的质疑一时此起彼伏。
    但是就在不久之前,美国总统奥巴马还在国情咨文演讲中表示,3D打印是一种创新的制造技术,并称3D打印有可能“变革我们生产一切产品的方式”。
    这种“不和谐”的声音,充分体现了制造业转型过程中的混乱和紧迫。对中美这样的大国而言,制造业都是战略之重,也都将面临极大的变化,正处在此消彼长的关键时刻——据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受中国生产成本上升及美国劳动生产率提高和美元贬值等因素的影响,2015年前后某些产品在中美两国生产的成本将不相上下,在交通、电脑、装配金属和机械工业领域,10%~30%的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在2020年美国可以实现自主生产,每年增加的总产值差不多在200亿~500亿美元之间。
    在这个制造业大迁徙中,人力成本的变化只是量变因素,而以3D打印为代表的技术发展,会是决定性的质变因素。杰里米·里夫金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说道:3D打印技术可以通过“添加式生产”打印出来,这种生产方式不同于传统对于原材料进行剪裁、拼接然后连接而成的“减成法”。这种生产方式所需要的原材料只有传统生产方式的1/10,能源消耗也远低于传统的工厂式生产……第三次工业革命标志着以勤劳、创业和大量使用劳动力为特征的200年商业传奇故事的结束。
    中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尾声,因为人力成本的巨大优势,获得阶段性的优势,但一些核心技术的缺失,使我们始终无法成为制造强国,例如在发动机领域一直没有突破,这就使得中国可以造出最先进的工程机械装备和战斗机,但里面的发动机依然需要进口。
    好的发动机是怎么造出来的?2012年底,我去采访世界一流的船用和工业用发动机及全套动力系统的制造商——沃尔沃·遍达(Panta)的CEO比约昂·英格曼。对于这个问题,他回答说两点很重要,第一是材料和电子控制技术,第二是必须要有最好的一个供货网络供应商渠道。对遍达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供应商是德尔福和博世,它们的燃油喷射和涡轮增压是遍达非常看重的技术。最后,他还强调,所有这些都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沃尔沃·遍达在这个行业已有超过100年的时间。
    这个回答简单,但却很准确。根据我查阅的资料,中国无法生产高质量的航空发动机,是因为不掌握高温合金材料技术,这是发动机高温部分的涡轮叶片和压气机涡轮叶片,以及金属燃烧时所必需的材料。这属于基础的材料科学范畴,取得突破可能需要10~15年的时间。而配套的高质量供应商网络,因其技术与协调的复杂性,需要磨合的时间也不会短。
    所有这些,都不同于简单快速的仿制与装配,都需要长期而且持续的投入,以及百折不回的精神与信心。中国的制造业,已经把容易做的事情做到了极致,同时也让自己再无退路——499美元的iPad一代,仅仅只包含33美元的人力成本,分到中国的只有8美元。根据中国企业联合会发布的《2012中国500强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在2012年中国企业500强中,共有272家制造业企业,平均收入利润率仅为2.74%(2011年是3.15%)。
    巨大的变革已经在眼前,中国的制造业要实现成功的转型,政府和企业都必须从长期战略的视角去思考——在下一轮制造业竞争中,什么是我们现在就需要开始投入和准备的事情?

    原文链接: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9518.html

媒体来源:[文章]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