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转载]从未忘记的理想和人生
媒体来源: 何三畏的BLOG
原文地址:从未忘记的理想和人生作者:越女
 迷迷糊糊长到二十一岁,猛一回头望去,往事历历在目。一切了然于心。我依然是我,时光流转中,芸芸众生中,我一直在变,然而不改的,是初衷。

  不是没有做错过事,年少的时候最爱犯错,把青春当做白纸,把读书看作儿戏,一场一场地,任性,自以为是,伤父母的心,把全世界都看作傻瓜。如今才知读书的好处。不过没关系,很多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假使现在再给我一个机会,再重头来过一次,我还是会选择那样过活。我早说过,人各有志,想法各异,所以有人辞乡归故里,有人漏夜赶考场,各人的选择而已。最烦人家说后悔,好马不吃回头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再说人生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你前怕狼后怕虎的一叠声的悔意?一句话,还不是输不起。所以我做事从不后悔,做了便是做了,谁又能把我怎么样,我的人生与过去同在,与经历自成一体。我就喜欢快意人生,有棱有角的活着。做人只要有自己的原则,大方向上把握得住压得住便行,若凡事都要三思而行都要权衡过才可做,这样的人生,我宁可不要。

  
  似乎有些跑题,再回到题目上来。是的,过去的日子,也曾有过困惑,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一时发昏,然而大方向上还是没错过。

  
  想起从前念高中的时候老师同学家长以为我如何如何叛逆,不禁莞尔。呵呵,哪有那么夸张,我可从来不是不良少年。我只是太过倔强,太过坚持自己而已。

  
  这么多年到现在我一直努力生活积极向上做个好人,是的,做个好人,这是我的底线,人生路上太多风风雨雨大起大落我无法控制,以后能闯出什么样我不得而知,但至少我会做个好人,至少我从来不是在混日子。

  
  我仍然会坚持在公车地铁上给老人让座,仍然会坚持捡起垃圾对着垃圾箱自动分类,仍然有最天真单纯的愿望,仍然会为了理想而坚持而奋斗而徜徉,仍然有最积极的人生,仍然会做个好人。不犯罪,不堕落,珍惜每一寸阳光,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爱家爱国爱惜粮食。每天每天,都,好好活着。我爱我的国家,我爱生我养我的父母,如果祖国有难,我会毫不犹豫地应声而起,哪怕是要我抛下一切、奔赴战场,如果父母有难,我会像一个男人一样负起自己的责任,把家庭的苦难荣辱兴衰扛在我肩上。我仍然拥有最积极的人生,最明郎的自己。从不绝望。永不放弃。不抛弃,不放弃,我比许三多更早了解这句话的含义。我说过我只想做我自己。

   不过这么多年来还是叫我明白好多事,好比写作文,我原本就只是体制下复制出的样品,处处不留痕迹地带着体制的印记,尽管老师却时常以为我跳出体制,是令人困惑的异类。我也曾天真地以为我与人不同,并且骄傲过,呵呵,其实不然,纵使拿奖拿到手软那又怎样,同龄人中相信没有几个会比我更擅长抒情和比拟,可这算什么,小孩子的心理,好文章要的是思想,注意,是思想,不是手笔。内容本身永远比其他的一切要来得重要,这从来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看看人家李杜,几千年前古人就知道这道理,可惜我辈却还蒙在鼓里。所以现在我发誓一旦拿起笔,就不再会有修饰这回事。还是亦舒说得好,青春固然可爱,但比青春更可爱的,是无知。呵呵。

  小时候很多人都一度以为我想当个作家,只要我一捧起书。真真是好生奇怪,我只不过是单纯喜书而已,有谁能料得定我不是渴望日后做书商抑或是摇身变图书室管理员,有什么不好,偏生以为我要削尖了脑袋去做什么穷酸腐儒,我也喜欢去周游列国四处游历呐,只不过是有心无力没钱没渠道没人送我去而已。

  在我,真想做个温和善良的书商,山中方一日,世上已万年,凡尘俗世从此皆与我无关,多好的时光,何况在我,新华书店原本就是全天下最好的地方,毋用花一文钱就能看尽天下书,不用担心会有小家子书店无良老板会扫我出门,这是何等快意的事情,做梦都会窃笑到醒。然而又是何等的不合适,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不切实际,开书店事实上说穿了就是做生意,忙里忙外忙接待进货不算,小本生意最是输不起,以我的理财水平和经营头脑,忙活了一年下来又有几成胜算,简直想不入不敷出都难。何况每日为开支琐事生计发愁,哪还有那份心思静下心来看书?简直是做梦一般。真个是不切实际,离题万里。与初衷背道而驰的事,我从来不做。

  此路不通,或者可以去一家小小的电台应聘当一名DJ,把自己对文字对世事的感悟和了解,把自己对音乐的领悟和了解,统统讲给我的听众听,在电波中与人相处,做黑暗中与人分享的一个声音,又何尝不是人生一大快事。我想给听众讲林夕的词李宗胜的曲张婉婷的意境,我想跟人说窦唯说李健说陈升丁薇说黄家驹说老狼说许巍,说王菲说林忆莲说许美静说梅艳芳说叶倩文,谈朋克说摇滚听崔健听滚石听水木听唐朝甚至是花儿乐队,还有歌里的生死,冷暖,和,爱情。可惜仍然不行,抛却专业不对口人家招聘单位不要我的诸多原因,更重要的是,我没有一个绕梁三月而不止的好声音。这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然而你总得考虑大众的心理承受度,这实在是靠声音吃饭的事,你不能指望大众洗耳倾听准备好好享受一番的时候,半路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也罢。听听人家的就好了。这世上本就不是凡事都可亲力亲为。

  而我其实就想当一名记者,真的,实实在在的想,很想很想,从小就想。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渴望做一名记者的呢,从我第一次看南方周末,从我第一次看到何三畏的名字,从我每一次看报纸看杂志看电视,这个情结就开始在心里生了根,时至今日,愈演愈烈。在我的理想道路上,对我产生过重大理想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何三畏,我没有看过他的照片,但我猜想他一定是个倔强而又不服老的老头子,时而沉稳老成干练大气,时而又带着少年的极不成熟的意气和顽皮。他应当是双面人,他应当是个矛盾体。他应当最不合时宜。他从不教我们小技巧,他只教我们大智慧,眼光,和境界。我是这样的爱看他的报道评论甚至总词,有着新闻记者最应当有的冷静、客观、还有克制和大气。他完全沉得住气,扛得住,也压得住,没有一丝一毫的小家子气。他自有他的一个归括和体系。他对时代特征和历史脉络的最合理把握和分切,对个体命运改革事实的切实的低姿态关注,还有对社会对家国对世界的承受力和责任感价值观对历史的尊重和归属感,则是他的性格里我最欣赏的部分。他现在是南方人物周刊的主笔,一如既往,初衷不改。从小到大,凡是有他的报纸杂志,我一直都看,哪怕是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一个是吴虹飞,她是后起之秀。我在文章里提她已多次。清华大学出来的女孩子,双学士,硕士。是幸福大街乐队的主唱,爱做摇滚,也爱写诗,然而她也是南方的一名记者,我现在已经越来越关注她。有时有些犀利,有些不够冷静,但多时更聪明,更天真。绝对真实的一个女人,一个报人。

  多希望能踏着前人的足迹前进下去,努力下去,生生不息,奋斗不止。但是事实上前面的顾虑都在。我的父母怀疑我在这方面的天分,所以填志愿的时候我没有填到新闻。然而我仍在努力中,并且会一直为之努力下去。我不是科班出生,那还有多少可能,这个我不在意,谁能凭一纸志愿书决定命运,我不信。更何况我正在积极转专业中。凭着对对这份理想的热爱和敬意,我一直留意媒体圈的只字片语,看得出这不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好工作,很多人抱怨,很多人的辛酸和倦意一言难尽,据说现在女孩最不想的就是当记者。然而在我,人生最快意的事情不就是在最好的年纪做最想做的事情。不讲以后,至少此刻,我情愿。哪怕立刻遣我去珠峰采访我也情愿。心向往之,殚尽竭力,精诚所至。我要做的是工作,不只是谋生。当然,谋生是人生第一等大事。纵使日后我确实不能如愿也完全没关系,努力过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又是一回事。我要的从来都只是这一股勇气。我自会在我的岗位上坚守,好好工作,克己奉工,无怨无悔。日落日出,哭过以后,梳梳洗洗,明早起来,太阳照常升起。我不会恨社会,社会从来没有对我不起。这一切都只是我的选择而已。别担心我日后后悔,你忘了,我从不后悔。

  我只希望我能尽可能地再多读一些书,再多学一些有用的知识,再多去一些地方,再多多的与人接触相处共事,再多一些阅历再多一些历练多一分磨砺,不再怕痛,不再怕苦,也不再怕输。自爱,然后爱人。没有什么是真正输不起,跌倒了,就再爬起。我不会绝望,我会一直这样活下去,到三十岁四十岁到八十岁。无路可走,就往最绝处走,看看最绝处还有什么样的人生在等待着我。人生还有太多我不了解的事。我愿做最充分的准备和积蓄,迎接生命里将要接踵而来的一场又一场的挑战,下一场,再下一场。永不言悔。永无倦意。

  忍耐是最后的坚持,向往是永恒的自己。我,还有那些从未忘记过的理想和人生,我们都不会忘记。积极人生,永不放弃。我想我可以。

  有没有看过《亡命感应》?

  让我来告诉你,信仰,就是爱,和希望。了解那些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并为它而战。永不嫌迟。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何三畏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