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豪门裙带及其入侵者
媒体来源: 何三畏的BLOG

——薄熙来和谷开来与王立军及“多名异性”之关系
何三畏
    豪门恩怨永远是平民的娱乐。政治如果不跟裙带发生关系,便淡然无味,甚至不可持续。如果政治家庭和平民发生裙带关系,便相当于政治扩股,原股东就会减持。所以,政治一般只跟政治联姻,只跟权贵联姻。这是一种稳定和谐的关系,很符合逻辑。偶有灰姑娘嫁入豪门,便成为更大的娱乐,电视肥皂剧和坊间传说,对这种题材更感兴趣,这反映了人们对“婚姻民主”的梦想。
    根据这个道理,很容易解释,为什么薄熙来“与多名女性发生并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并据说和谷开来基本没有关系,但“多名女性”中,却没有一人打破薄谷的权贵联姻秩序,取代薄谷开来。可以想见,“多名女性”均出平民。她们的出现,只是豪门贵族的一夫一妻制的补充(语出马克思)。她们默默无闻,连姓名都没有。她们不是当代豪门婚姻的入侵者。无论在薄熙来的床笫之间鱼贯而入还是一拥而上,争风吃醋还是知命自足,都永远只是政治婚姻外围的地下游戏。红色家庭经过一二三代的演绎,再次证明了千古不变的婚姻法则。
    这一法则非常为马克思所嫉恨。这位满怀颠覆性的梦想的政论家,一直没有能力打破古老的婚姻法则。他终其一生就跟本郡的一位门第稍高的良家妇女斯守,最多再把随嫁而来而的佣女纳入婚姻体制以外的性关系。这令他烦透了。在他的一位女儿有了一位同样可能贫穷一生的共产国际的革命男友时,他立即背着女儿给革命青年写了一封相当粗暴的信,开宗明义地叫后生交待家庭财产状况,如果答案不佳,就请他悄悄离开。马克思给自己的理由是,他本人由于“无能”已经使女儿的妈妈一生饱受贫困,他们受够了,再不能让女儿重蹈覆辙,所以,革命男青年应该谅解他的这番心思。
    一个王朝过上一百年,满朝文武就成了裙带关系。裙带关系是文雅的说法,在李敖那里,直接称为生殖器连接的关系。根据新华社披露的信息,薄熙来是一个情种,并且性兴趣特别浓厚。但是,薄熙来的一而再的婚姻却也做到了权利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谷开来甚至和薄熙来的前妻是很近的亲戚。这不是美谈,在任何家庭都会生出另外的尴尬和麻烦。薄熙来及薄家的交往多宽啊,薄熙来当然阅人无数,还搞出近亲繁殖的事情。但对于政治豪门来说,即便多少有点尴尬和麻烦,也比身为伟大的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的子祠,却玩到住一回酒店,就要跟服务员结婚的地步,要有利得多。后者就像某一个电子挣脱原子核的引力溢出轨道,是一种例外。
    在政治婚姻中讨论感情似乎是多余的话题。在薄熙来的政治权力一路攀升的过程中,特别是在“问鼎最高权力”的最后冲刺阶段,他和谷开来之间还有没有感情,即便到了现在,公开披露的信息仍然有限,许多信息对接不上,猜测难以靠谱,仅供娱乐而已。本来以前看来,薄熙来和谷开来的关系到最后只是一种形式。证据有,一位日本记者说他在去年五年见过薄,透露薄谷二人长期分居,并且后悔没有离婚。谷开来杀人宁愿找王立军合谋,也不让丈夫知道等。但是,看过庭审,反而让人迷糊了。
    谷开来的同期声视频证词,处心积虑地证明丈夫有罪。说句良心话,谷开来收下徐明的机票呀电动车呀之类的小恩小惠,也许无聊之时曾跟薄熙来聊起,但更可能薄熙来根本不在意。这对一个高官和高官家庭来说,算什么鸡毛蒜皮啊。薄熙来作为一个有“政治抱负”的高官,他应该觉得这很无聊。至于法国买房子,这在普通民众看来是大单子,但正因为是大单子,谷倒更有可能不让薄熙来知道(无论是出于保护薄,还是为自己留一手),而薄也可能更不想知道。可是,谷偏偏要说薄知道,并且没有反对,以证夫君有罪。豪门恩怨以致于此,夫妻伦理荡然无存。而当她向调查人员回答自己的名字时,演员般浓妆出镜。在回答“我们强迫你威胁你没有?”时,甚至妩媚地转着头,愉快而轻松地笑出声来,说“没有”!在回答她的名字“薄—谷开来”时,还把薄字咬得相当圆满。这情节局外人看着也心凉。
    薄熙来听了心里应该多么愤怒和伤感。他指出:开来变了,开来不正常。薄熙来说到那个不省心的妻子,几次称“开来”,比妻子自称少一半字数!看起来,薄对谷是有感情的。薄熙来分析她为什么要指证丈夫犯罪,说谷开来是为了立功减刑,故意乱说的。这当然可能只是薄在法庭上的一种策略,但逻辑上也还说得过去。
    对于豪门婚姻秩序来说,王立军是一个鲁莽的入侵者。薄熙来和谷开来受过良好的教育。两代权贵生活养成了脱俗的气质。而王立军却是一个地道的粗人。薄在法庭上说,王立军在妻子面前自括耳光,而妻子指责他不正常,他辩称自己以前不正常,现在正常了。这真是精彩绝伦的对白。在置王立军于不伦的地位之时,恰到分寸地维护着自家的体面。薄熙来还说,王立军和谷开来如胶似漆的关系令他烦透了。谷开来派人去操王立军的家。在王立军家贴几十张纸条。还把王立军的鞋都提回来(是搜查王立军的战利品,还是情人的信物?)。薄只好叫另一位叫张小军的家丁给送回去。这是多么混乱的裙带关系啊。这还只是薄家故事的片断,但也够令人恶心的了。没想到他们前台为人民服务,唱红打黑,谈笑风生,一心为民,这已经够辛苦了吧,后台却还如此忙乱。
    但薄熙来作为一位年过六十岁的长者,在这一番悲伤的诉说之后,为自己赢得了不少粉丝,特别是女粉暴增,并更加粉他。连薄自述自己出轨之后,导致谷负气带着孩子出国的情节,也被女粉“谅解”(事实上也无法弄清他们谁先出轨)。这还只是剧情剪辑后的部分效果。设想一下,如果新华社通稿中所提到的“多名女性”一起出庭作证,搞成后来的薛蛮子似的,女粉们可能更加波澜壮阔。可是,薄熙来不是薛蛮子,多名女性的公案不会上法庭。
    还要说一下,王立军出庭作证,见到前上司兼恩人薄熙来书记即怒目而视,法庭问他“知道证人的义务和责任吗”一句,他回答三句。多出的两句是:我不仅是证人,我还是薄熙来案的受害人。从做人的角度,这有点过分。令人想起王作为内蒙兴安盟的一个山里的孩子的粗野原型。要不是薄熙来,你不会有在重庆“想抓谁就抓谁”的旷世风光,要不是在法庭上,你甚至没有当面对这位曾经名震一方的顶头上司直呼其名的机会。更何况,你侵犯过人家的“基本情感”,按本文的语境,应该说你作为平民偷袭了当今政治豪门的“家风”(薄熙来语)。你是《红与黑》里的于连,你显出个人样好么。
    本文接触到一个说不完的话题,它无疑是研究官场的窗口,但目前少见有人从这个角度去讨论。从家庭,婚姻与性的角度去关照历史,是古老的叙事传统。相信在今年不确定的某一年,薄家及其类似的权贵家族的奇情畸恋,会搬上电影电视的银幕。大片的基本元素天生齐备,一有可以开拍的时机不会被放过。但是,本文至此只好打住了。(2013-9-6)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何三畏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