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这个夏天,我们去了喀纳斯
媒体来源: 何三畏的BLOG

这个夏天,我们去了喀纳斯湖

何三畏

   

七月,我和朋友们去了新疆。新疆,尤其是北疆的风光美得很稀缺。夏天飞快地过去了。当我回味这一段旅程,懒散而愉快地敲着这些文字的时候,已经坐家乡的秋天里了。

我经常对一个旅行的悖论耿耿于怀:跟着戴小红帽,举小红旗,用麦克风背诵新编历史故事的那位姑娘,去不到想去的地方。可是,旅游目的地,总是陌生的地方。我们常常没有选择,还是跟着她走了。

为什么旅游也被称为观呢光呢?旅游就是“观看风光”吗?

我常常觉得风光没有风情重要。风情就是风俗和人情,就是另一种生活。是导游带不去的地方。而这一次,特别愉快的是,我还算意外地接触到了一点未经修饰的风情。

 

川航的德性

 

我要先记下这次航班的纠结,因为这个也是有意思的。

飞机已经到喀纳斯上空,被告知因为天气原因返航。这是硬道理,没人有话说。喀纳斯“一日四季”,变幻不定的天气,正是它的迷人之处。雷雨很快就会过去,很快就可以返航。等待。别急。

可是,那天我们遇到的是不是雷雨,是川航。天气可以变好,川航不再送我们回去的决心却不会转变。它叫我们下飞机,我们以为是在候机室等待,结果刚走出机舱,就通知我们去取行李,然后它的飞机就要“执行另外的任务”去了。

我们觉得只有执行战斗机的任务才可以这样,否则得先完成我们之间的约定。

但是它不会跟你商量。一个服务员在拐弯的路口叫我们去二楼领房卡和餐券。我们可以选择第二天坐南航的飞机走(它和南航之间有结算协议)。或者第二天晚上,再坐同一班。如果不想在机场耽误一天,或以坐第二天早晨南航飞到“附近”的阿勒泰机场,但这“附近”是三百公里,它还要你自己想办法走过这三百公里。

除了接受这样的安排,就只有在那里叹息。事实上很多旅客无奈之下接受了。可并不是每一个旅客都甘心被甩。有人问它,为什么不可以待会儿天气状况好了起飞?它语重心长地答复:朋友,这条航线没有夜航!可是,南航不是隔会就要飞么?这个他们不用回答。

根据民航规则,能够起飞时不起飞,就要开始计算对乘客的赔偿。但川航的工作人员也相当无奈,他们的权限只有搪塞乘客。

最后,还是乘客报警,机场警察来叫它按规矩办事,它才终于答应我们一行第二天早晨坐南航班机去阿勒泰,再租客车去喀纳斯,他们给租金。

达成这个挤压了我们一天在喀纳斯的时间的目标,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中间经过四五个小时无谓的扯皮!这样的折腾到最后只能让人感到气馁。你为知道为什么,这些看上去那么光鲜的航空公司,管理思维和农业合作社也差不多。

而我并不觉得只有川航才这么颟顸。我突然理解了长期以来乘客和航空公司的冲突。理解了为什么在国外,遇到不可抗拒的原因滞留,大家会静静地等候。这不能单单归结为外国人素质高。实际上也需要航空企业素质高,如果它也像就中国的航空公司那样忽悠乘客,你看看外客乘客维权的本事!

而在中国,只要你想跟它论理,它就会跟你冲突。航空公司忽悠失败,不仅不会反思,反而会把“恼羞”也记入工作成本,而产出就是“成怒”

 

误会也产生美

 

然而,感谢大自然的造化。在新疆,即便“误入”一地,也会令人称奇。从阿勒泰到喀纳斯,一路风光无限。我只能这么形容:它让头天晚上只睡了四个小时的朋友们都没了睡意。大家甚至因此而感谢川航。上文那样详细地介绍川航的“挽留”,也正是为了衬托这一路风光——来之不易。

但终究两天行程缩水成一天,进得景区,实际亲近湖区,只有三、四个小时。

自然保护区空气清新得令人想大口呼吸,特别是从北京来的朋友。

公路蜿蜒,但路面是新铺的。公路底下,是发源雪山的溪流。时而湍急,哗哗作响,并掀起阵阵凉气;有的段落则安静地躺在山间,倒映着山影。途中有三处奇异的景致,停车驻足,大家一阵风下车,对着风景赞叹一番,手机相机响成一片。

终于穿过山,穿过雨,穿过雾,穿阳光,来到湖区。

下午的阳光依然明亮而热烈。天空蔚蓝而高远,白云却显得很低。喀纳斯湖仰卧在群山间。近处绿,远山蓝。但蓝色中间闪耀着白光,那是雪山的光影。

不能在湖畔多走走,不能在树林下多坐坐,不能躺在湖边的草地上仰望天空,只能匆匆一过,感觉天上的云都溜的飞快。

如果就这么离开,也算是一次不错的观光。但就在回程的时候,有一个意外的收获。

坐在喀纳斯湖中心出景区的车上,忽然听到了歌声。歌声是从我的后面,即最后一排响起的。

她们是五位哈萨克族族妇女。先是默默地坐了一小段路,大概是想唱歌了,我看到坐在车的中部的一位妇女起身走向后排,凑到一起,唱了起来。

我一个字听不懂。但我被歌声深深地吸引。这就是草原上最原初的歌声。只有在这里才能听到。如果不是这种偶遇,你听不到这样的歌声。旅行公司安排的歌声不是这样的味道。这样的歌声也不可能搬到央视演播室,如果强搬进去,也是另一回意思了。

我回头看她们。看到她们被草原的阳光熏陶过的脸,她们不到五十,脸上有深刻的年轮。

我问她们唱的什么。她们说不出来。坐我前面一位男人以奇怪的语调说,这些婆娘唱的是她们爱你。他们是一起上车的,我还记得,上车的时候,这位男人站在车门侧边,自己不动,挡住其他人,让她们先上车。这个男人也是一身草原的黝黑和粗犷。

她们叫我,和跟我挨着坐的外国朋友一起唱。可是我们根本和唱不了。我们的生活隔他们太远了。因此,我们没有她们的歌声。我们只能被她们的歌声带走。带进辽阔的草原,带进她们的世代游牧的生活。

其实,起先导游问过我们,去不去“家访”。“家访”也应该可以听到故事和歌声。但那一定是编排过的,讲给旅行者的故事,一定是新编的,旅游大吧上重复播放的歌曲,都是用于出卖的故事和歌曲。

半途上,我们的同伴下车了亲近山水去了。他们想在路途再留连一会儿,然后坐最后的班车出景区。而我和我的外国朋友走不动了,因为她们还在唱。

******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何三畏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