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有关“三十年和一百年”的换算
媒体来源: 何三畏的BLOG

有关“三十年和一百年”的换算

何三畏

    “中国用三十年,走完了西方国家一百年甚至几百年走过的道路”。这是近年来中国流行的一种表达方式。也是一个公式。具体地,还可以套“西方国家的两百年”,“三百年”。全看说话的人当时的心情。正由于它是一种“非正式表达”,所以,虽然很流行,却也很不严谨。一百年,两百年的跨度已经很大了,几百年裹在一起,更是不知所云。而中国是一个国家,“西方”不是一个国家,你必须要说出一个具体的国家,才好比较。所以,我原先只当这是一种无聊的说法。但说来说去,现在似乎越来越当真了。

    那么,当他们在这么说的时候,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呢?他们无一不是把这个作为潜台词,实际上是为官场腐败和环境污染辩护。他们的意思是,官场腐败和环境污染都是不可避免的发展代价,因而也是合理的。既然你在三十年里享受了相当于“西方国家”一百年到几百年的发展成果,那么,你也应该把西方国家在同一过程中的腐败和污染集中承担下来。

    但这一说辞非常不合逻辑。也非常不符合科学发展观。我们不应该接受。它的最大问题,是把前三十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果归零,用后三十年否认了前三十年。它把新时期的起点,放到西方资本主义萌芽阶段。它甚至完全不考虑制度的因素,而把经济总量作简单的对比。新时期中国经济建设起步,即面临传统计划经济的转型,这跟西方现代化开始时的历史条件,实在是大不相同。此外,是否还可以说,即便文革结束后,中国的“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也应该比一两百年前的西方国家的基础条件“要强一些”。

    无论如何,我们有什么必要在西方现代化过程中“跌倒”的每一个地方重新跌倒一遍?前些年,不是说“后发优势”么?“后发优势”难道不包括避免“先发”者的交过的学费?

    其实,用上述公式为腐败和污染辩护的先生们,真的研究过,或者有兴趣了解西方现代过程中到底是如何腐败和污染的,交过多少学费,并且力求避免再交学费吗?这个答案在他们的行为逻辑中。他们不是傻子,而是这个时代的精英。他们很愿意把别人几百年发展过程中的腐败集中到自己身上完成。而现在别人早已有一套约束官员的办法,他们偏不跟别人比现在。在此,我很想跟他们开个玩笑:请他们把西方历史上的老爷车一一引进,每一代都坐几个月,而不是直接买最先进的来做公务车好不好?如果不好,为什么约束权力向过去看,享受要现代化呢?

    用“西方国家也腐败过”,“西方国家也污染过”为今天中国的腐败和污染辩护,是非常荒谬的借口。你先不要管别人过去腐败不腐败,污染不污染,我们要问的是,你是否在今天的政治观念下,做到了最大限度地避免腐败和污染。如果今天的条件下可以避免的,今天的人们正在反对的腐败和污染发生了,你就失职了,你就应该承担责任。

    实际上,党和政府从来没有说过“先发展,后治理”,或者“先腐败,后反腐”。种种为腐败和污染辩护的理论,都是官员们在腐败和污染的过程中发明出来的。我们应该说,所有因为对官员缺乏现代政治意义上的约束而产生的腐败,以及因为腐败和不负责任的行政行为而造成的污染,都是不可辩护的。“发展过快”不是腐败和污染的理由,“发展模式”才是腐败和污染的原因。要是官员们能做到“发展是为了人民,发展是依靠人民,发展的成果是由人民共享”,人民怎么能参与官场的腐败,答应家园的污染呢。

    而是,现在的情况是,民众举报腐败都不一定有效。一个地方的长官意志就是它的发展模式。举一个众目睽睽之下的例子:差不多每一个城市的街道和墙面,几年就换一次。这得花多很多钱。如果这个城市的下水道没有完全做到雨污分流,污水和垃圾没有做到百分之百处理,而把钱投到这样的“美化工程”中去了,它有什么理由说“污染不可避免”?而中国有几个地方敢说它目前没有犯这样的“错误”?类似这样的“低级错误”腑拾即是,这用得着跟西方道路比较吗?我觉得只要摸摸良心就够了。(2013-9-16)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何三畏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