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大学生何以被推向“强拆”前线
媒体来源: 何三畏的BLOG

大学生何以被推向“强拆”前线

何三畏

守法的故事平淡无奇,违法的手段则丰富多彩。我说的是政府和法律的关系,我说的是“强拆”的故事。20131019日,南方都市报报道,贵阳837名大学生加入保安公司,穿上由有关方面提供的制服,参与了一次由2671壮丁组成的强拆队的行动。黑压压的图片里稚嫩的脸庞令人触目惊心。

这个事件透露了丰富的时代信息。强拆是一种执法行为,应该有法院生效判决,由有执法资质的公务员去执行。但政府却外包给保安公司。这种外包是精确订制的。如此庞大的队伍,还可以精确定岗到个位,这是何等的组织能力。这种业务是可以层层转包的。一家公司承包了,又转包给另外7家。为首的公司承认,有关方面拨给他们每人300元的人头费,他们再以250元分发给二级公司。到了学生手上,是8090元。

强拆的上游是强大的利益预期和资本推动。而学生被置于食物链的最末端。当天他们干了11个小时,报酬不及城市钟点工。就这样,有学生在5个月内干了6次。但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不是合法的工作,这是“毁三观”的勾当!

保安公司接纳政府的外包业务,居然可以是一个危险的买卖。这不是什么秘密。大约两年前,同样由南方都市报揭开的黑幕,北京某某某保安公司,从外省政府手上承接“截访”业务。“截访”的性质和手段,跟大多数“强拆”一样,上不了台面。说白了,是违法的。平时,没出大事也就混过去了,一旦惹出纸包不住的火,倒霉的就是动手的底层员工。今年上半年,北京就判了这么几位,他们都是在社会底层的子弟。至于公司的头领,给他们派业务的地方政府官员,连名字都找不到。

稍微有点责任心和法制观念的人,就不会让学生去干这个。很容易想到,要是学生牺牲了,或者致死他人了,都将比夏俊峰事件更震荡。你承担得起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要真的事情来了,有关人士一定躲得远远的。事实上,现在还没出人命呢,只是微博上走漏了消息,涉事的观山湖区政法委就“辟谣”了,说他们组织的全是公务员,根本没有学生;学校也不认账,说这样的消息中伤了学校的声誉!

撒谎的动作这么快,倒也说明他们知道自己在玩火吧。但误导舆论,欺骗公众,辱没学生,按照当前的网络管理和两高的司法解释,已经构成了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全部要素。贵阳市委在处理这一事件的时候,倒是一天都没有犹豫,迅速撤销了区政法委书,及其以下一干人的职务。

“强拆”已经演绎了太多的人间悲剧。推土机一再碾压身体,又有几多爆炸和自焚。至于恐骇、停水、断电、敲窗、起火、砍手、失踪;出脚路被挖成断头路;半夜把人拖出家丢老远,回来房子不见了;法院通知去谈拆迁条件,回来房子不见了……的流氓手段,差不多已经常规化。这都是媒体报道过的故事,不流传后世都不行。

未来的“强拆”将如何走向?在特定的法治环境下,它主要就受制于经济了。大部分“强拆”的原始动力是经济。今年前三个季度,中国城市土地收入暴增,特别是大城市,环比增速超倍。这个指标是否可以解读为,至少近期的“强拆任务”将更加艰巨,“拆迁矛盾”将更加尖锐?进而,“城管队”,“强拆队”,“保安公司”这些功能“含混”的组织,将成为政府更大的需求?它们将更加壮大,更加“现代化”和有更多的人员参加?

大学生被成规模地征入“强拆队”,本身就说明“强拆”前线吃紧,城管队不够用,保安公司也后续乏人。与此同时,种种情节离奇的“强拆悲剧”仍在不断冲击公共视野。就在贵阳的“大学生强拆队”出征的时候,厦门19名城管“因拆迁违章建筑被泼硫酸”,其中多人伤势严重。放在二十年前,这会是一个震动全社会的事件。但在今天,网络一闪现之后,便淹没在层层社会矛盾之中,细想都来不及。难道社会神经真的已经麻木和疲惫?而“强拆”就只能这样“强”下去吗?(2013-10-20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何三畏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