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博客
ChinaMediaBlog.com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白居易认为“人间四月芳菲尽”了,而欧阳修却认为“五月榴花妖艳烘”呢,农历的四五月到底是不是花期,已经不那么重要,在这个时节,春天没有真正离开,夏天也没有真正到来,红与绿交相辉映,正如5月的南京,全城盛放。大街小巷的蔷薇百花齐绽;梧桐叶青翠欲滴如绿色的生命火焰;绿荫道下走过时尚的青年男女;总统府里花鸟树虫生机勃勃;还有山肴野蔌,甚是畅快。

这一切的一切,尽属于我们5月的南京。

南京城的又一个好时节,

香风浮荡,新绿蔽日。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5月的南京,

属于蔷薇。

街头巷尾、水岸山林,

随处可见蔷薇的踪迹,

密密匝匝,热热闹闹,

开得张扬恣意。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蔷薇临水开放,花儿与水中的倒影相得益彰

蔷薇四月底就盛放,到了五月,城内大部分花都落了。然而紫金山内气温较城内稍低一些,花开较晚,且有一处苗圃,花开最盛,恰好可去一观。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5月,

大自然的一切都紧锣密鼓。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中山陵音乐台

路旁的树叶都伸展开来,遮天蔽日地形成绿荫。相较于满城的蔷薇,树木比较低调,毕竟大家都习以为常了,鲜少有人去注意他们四季的变化。如果有,大约也是恼人的絮跟秋季厚厚的落叶了吧。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梧桐大道

南京城最负盛名的梧桐大道,在这个时节,也绿得与往日不同。若雨后去看,那股绿意仿佛能顺着树的躯干流淌下来,一直流进你的血液里,鲜活极了,一如能够点燃生命力的绿色火焰。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南京南大门是被称为“世界级”慢城的高淳,这条绿意恣意深湛的蜿蜒公路名叫“慢城南路”。

南京,在经过一整个春天眼花缭乱的色彩碰撞后,这一股绿意让一切归于平静,洗净双眼也荡涤心灵。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紫金山的绿荫大道

花事了,

绿肥红瘦,

草当做实。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叶子下掩着娇羞的果儿,不仔细看时,只当是碧绿的叶,看鸟儿们飞进飞出好奇去扒拉一下,满嘴泛起酸涩,是青杏呀!南京的大小园子里,多栽植果树,其中总统府品类较多。 总统府是民国建筑的主要代表之一。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总统府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煦园是典型的江南园林,与总统府连为一体。

煦园里枇杷长势很好,5月里果实黄澄澄的,累累可爱。沿着湖边到园子的最后方,有樱桃、杏子、山楂等各种果树,鸟儿跳跃其间摘取果实。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煦园枇杷

玄武湖樱洲的樱桃口感据说也不错,未曾尝过,但见碧叶中点缀着玛瑙似的果实,秀色可餐。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遥望南京城,5月玄武湖郁郁葱葱,中间的岛屿即为樱洲。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5月初樱洲成熟的樱桃

5月的风,

渐渐暖。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老门东石榴花开

初夏的风,吹得荷塘里团团的叶子越发大了;吹得石榴花破了蕾,花开似火。偶尔也仿着夏日来一两场大雨,这时候去园中看景最心旷神怡,人少空气佳,满目苍翠。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5月的雨后去门东,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老门东,是近几年才开发的景点。集文化娱乐为一体,也有一些美味小吃食,点缀着一些小园子,如芥子园、百子园等,花草树木茂盛,是摄影人经常光顾的地方。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这个时节,除了城中诸多可看之处,山野之间也是趣味十足。葱茏绿道上走着,时常有五彩斑斓的步甲虫,从眼前悠悠飞过。胖胖的身体仿佛太过沉重,下一秒就要坠落了一般。它们并不擅长飞行的样子,滑稽又可爱。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美丽的步甲虫

风车茉莉爬满老树,越上铁轨,把初夏的风吹成洁白芬芳的模样,野豌豆满满的豆荚只稍稍一碰,就炸裂开来,活脱脱一个豌豆射手。榆钱儿老了,一片接一片儿的随风落下,旋转着甚是轻盈,有郁郁葱葱的绿做背景,伴着山间的光影,似是比深冬的雪、初春的落花更空灵好看。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大塘金的马鞭草花海

高大的槐树上成串成串的开着白花,起初你或者并不在意,走到跟前闻着甜香,猛抬头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你。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正方大道向西几公里出有一处薰衣草庄园,适合一并游玩。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大塘金的薰衣草

5月的山野之中,还藏着鸟儿们钟爱的浆果,桑椹、蛇莓、树莓,色彩动人,口感感人。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南京的山间不仅植被茂密,野生动物也很多,大多数时候,看蝴蝶化蛹、螳螂捕食、蜘蛛结网就足够有趣了。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紫金山的蝴蝶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刚刚孵化的黑脉蛱蝶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野外刚孵化不久的小螳螂

城外还有一处山水,少有人往,有“小九寨”之美誉。一年中这时节水最清澈,山间景致也最动人——石塘竹海。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江宁区横溪街道石塘村——石塘竹海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泥胡菜的种子

“五月江南碧苍苍,

蚕老枇杷黄。”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荇菜

水塘里开满了小黄花,这朵不起眼的小黄花,在周朝的《诗经》里也曾是个“有故事的人儿”,到今日,大约也没几个人愿意多瞧上几眼儿吧。站在水边,似乎回到2千多年前的西周,而人间许多事,竟千年未改。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荇菜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国风·周南·关雎》

#关于本文的作者#

葛宏军

他是南京摄影圈里的名人,极其擅长拍花卉草木,跑遍了南京的各个园子,记录了各种植物,能够准确的预测花期。他希望大众能够从图中深刻感受到自己所在的城市因为这些草木而变得灵动,从而对这样的场景更为热爱和珍惜。

五月,沉醉在初夏的南京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监制:刘新宇

编辑:


 
媒体来源:[文章]
(C) 《瞭望东方周刊》的BLOG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me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